下拉阅读上一章

【009】 相 逢 何惧再次离别4

  匈牙利原始森林。

黔劫抱着风往穿过参天巨树,来到一座爬满藤蔓红蔷薇的古老城堡前。城堡前红色的蔷薇花花苞立刻绽放芬芳,隐隐还有花开的声音;花瓣像血一般红艳,显得那样妖异,低糜凄美;漫地蔷薇透出一股神秘莫测的诡谲;血色的花瓣在星星点点的细小的明媚微光中摇曳闪烁,恍然若梦。

像是迎接他们的到来一般,那些攀附蔓延的藤蔓一点点蠕动收缩,渐渐的露出被掩盖住的小路和城堡大门。

大门缓缓开了起来,一名浅褐色碎发的清俊男子带着6个仆人出来,走到黔劫的面前,齐齐弯腰致礼道“欢迎回堡,主人。”直起腰时,他缓缓的扫了眼黔劫怀里的风往。

黔劫淡漠的发出一个单音“嗯。”复又吩咐道“立刻准备餐点,还有明晚我要举行一个晚会,哪些人该请,你自有分寸。”

言讫,他抱着风往径直城堡内的长廊走去。

一抹银色落在风往的眼前,她伸手抓住,愣愣的问“为什么···是银色?”千年之前,是黧色的···

黔劫不看她脚步不停,目光幽幽的看向冗长的走廊的尽头,平静的陈述“因为使用禁术,‘血引魅’失败后沉睡700多年,醒来就是这样了。”

她愕然抬眼“是为了我?”一股异流划过心间。

他低眉,看着风往,不置可否。

血引魅,被血族禁止的古老法术之一;施法者需以自己四分之一的血液为媒介,召唤束缚之魅·鬼让它为施法者寻找那些不在阴间的不知所踪的亡灵;但是束缚之魅·鬼被囚禁在地冥深渊千万年了,非一般人能驾驭,稍有不慎就会被其反噬一样成为束缚之魅·鬼永生永世囚禁地冥深渊,亦或沉睡到地老天荒···

幸而,他只是沉睡700多年,不是···不是沦为束缚之魅·鬼···

风往动容的加紧揽着他脖子的手。

他···曾舍命为她···

他不语,抱着她,穿过长廊来到一扇略显陈旧古老的暗红描金的雕花大门前。

这是、千年前,他为她准备的房间···

“吱——”那扇古老的大门仿佛有意识一般自动开启,响起微弱的响声。黔劫将风往抱进去,轻轻的置于墨蓝色的花床上,然后返身从灰色的壁柜中拿出一条长裙。

“换上吧。”语罢,他转身出去。

风往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病服,脱衣,换上长裙。动作流利,顺畅。

换好后,她赤着脚走到玄关间的落地镜,细细端详,思绪未明。

墨色长发如瀑布一般倾泄而下,闪映着动人的蓝色幽光,长长的斜刘海划过眉心的朱色花钿印记垂落于左侧脸;细腻如玉的小脸上细长的柳眉不扫而黛,一双薄雾氤氲的黑色双眼;小巧秀挺若美玉的鼻子下是玫瑰花冻一般粉嫩诱人的双唇;削肩的曳地长裙蓬松,绸面光滑缀以暗色蕾丝花边和红色宝石,如流水一般美丽。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皙动人,完美的找不到瑕疵。

暗红色的曳地长裙精致华丽,穿在风往的身上显出一种独特的低沉雅致的美。

风往移开目光熟练的打开另一个壁柜,从里面拿出一双做工精细的黑色细脚高跟鞋穿上。

走到门后,透过缓缓而开的大门罅隙,她看见了背对着她的黔劫一身黑色修身礼服,银色的长发随意的披散,说不出的优雅和美丽。

【009】 相 逢 何惧再次离别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