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六

  浩推门走出身影消失的刹那,桐的心情一下子就坠入了万丈深渊。







他的离去,让桐感受到一种无法承受的悲凉,她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胳膊交叉抱于膝盖上,然后将头深深的埋了下来,这是她多年来心理保护的习惯动作。







或许,回到这个城市,真的是一种错误?而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呢?桐在无声的问着自己。







二十年前,当自己怀揣一份懵懂的感情而走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到怎样的兴奋和激动。自己喜欢的,那个一直比自己优秀的大男孩浩,却不知什么原因,在最后的关头,落榜了。这对于当时的她来说,无疑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隐隐约约,她也曾在心里勾画过与浩未来的美好蓝图,可是,随着浩高考的落榜,那蓝图,也许就要成了一纸空文。她不想让自己与这个暗藏心底的男孩就这样失之交臂,她多么希望他能振作起来,从头再来。所以,浩已经重读的消息被她得到证实后,她的兴奋是可想而知的。她认为自己有责任给浩一份鼓励,走出这个谷底,取得一份满意的成绩。于是,思虑了很久,她给浩写了一封很短的信。那个时候,凭着女孩的直觉,她知道浩也是喜欢自己的。她在心里发誓----与浩相守一生。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很幼稚,但当时她认为这个信念在心底却是庄严而神圣的!







她把这个信念作为一个秘密暂时埋在了心里,然后就开始耐心的等待,等待浩在重读的一年里能够有个飞跃,有所建树。







信,发出那天,恰逢自己的生日。桐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凭借一种甜蜜的心情能给远方的他一点感应。而这感应,会回馈给自己更多更深的幸福感觉。她也矛盾,她怕浩因此而耽误学业,而又真的好希望能得到他的回复。哪怕几个字,都是一种清新的温馨。







她在这种激动与焦灼里等待了足足半个月,却是,一点回音也没有。







这,并没使她陷入失望之中,反而有了些许的安慰。不回信,意味着他能够很理性的处理这份感情,所有的时间都可能被浩用学习填满了。这一点她比谁都坚信,她会等待,迟早有一天,浩会向自己表明心迹的,她极自然地宽宥了他的杳无音信。







时间,就这样,满载着桐的厚厚的牵挂,一寸寸的划过了第二年的六月初。很温馨的一个下午,桐坐在教室的阅览室里,盯着窗外随风轻拂的柳叶,思绪,也随着这柔柔的风儿,飘回了遥远的家乡,遥远的母校,母校里那个梦呓了千万次的名字。桐算算距离高考没多长时间了,她感觉在这个时候更应该给浩一点激励,这激励,也许微不足道,但很强烈的一种挂念触使她又铺下纸来,按压徘徊心头的几许激动,静静地写道:



浩:



机遇-----永远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头脑。你,准备好了吗?



这个七月,让它阳光!让它明媚!握住你的手,一起加油!期待!



桐于92年6月7日下午。







她不会将自己的思念铺述给他,她在等待,等待一个时刻,将所有的思念统统倾诉的那个时刻。她用手背贴了贴有点发烫的脸庞,甜甜的笑了。







她在一种既幸福又不安地心态里熬过了那一年的黑色七月。







当她把第三封信发出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浩考取的学校。她知道他的家境已不允许再读,而这个专科又一定不是他最想要的!她好牵挂他此时的心境,她知道,现在,她有责任把他从失意的痛苦里解救出来!于是她毫无保留地敞开了自己少女的心扉,将自己的一腔思念以二十张信纸的大篇幅倾述投寄给了远方的他:



浩:



你好吗?



收到这封信的时候,请你慢慢的打开,因为这里包含着一颗滚烫炙热的心。它潜伏在字里行间,每一句真诚的话语,都是它跳跃的音符,每一声轻轻的问候,都是它长长地期待。



这种感觉,早在我们相识的最初,就已经在心底结下了丝丝缕缕无法割舍的情缘。



或许是老天的有意安排,让我们在最美的人生季节相遇,一切都是美好的,美好在于我们的情窦初开,清纯的心理,还有啊,携手憧憬未来的美好夙愿。



阳光为我们沐浴,小鸟为我们开道,将所有的欢声笑语洒在我们即将相伴走过的那条通往幸福的必经路上。



认定----是我一生对你的承诺。



尽管我们相识至今,连手都没有握过一下,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的心里为你腾空了所有的空间,我信,你也会的,这已足够。装下了一个刻骨铭心的你也就装下了整个世界。我想,这就是我沉醉美好人生的全部。



轻轻地咀嚼一片绿叶,感受那苦涩蕴含的清香,就如同想你的心情,摘下一片花瓣,掌心里细细打量,让容颜灿笑成花,好似你就在身边,耳语情思的缠绵。请允许我。在这个浪漫的季节,轻轻地叫一声:亲爱的。



羞红的不只是滚烫的脸庞。



浩,你听到了吗?我的每一声发自心底的呼唤。我坚信,它可以翻越时空,在每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轻轻地驻足你的枕边,以一个甜甜的梦呓,舞动梦里的翩跹,或者,晓风明丽的清晨,舒展你疲惫的筋骨,以一份牵挂的感应,柔和你拥抱阳光的眷恋!



我现在不在你的身边,但心已经飞回你那了,答应我,好好保管,我等待,身心合一的那一天,就是我们携手的伊始,握住我的手,就再也不要放开,把手交给你,心交给你,连同我的灵魂。



偶尔的阴霾,不要怕啊,有我与你相伴。间或的迷惑,我也不怕,有你与我同行。不回望前世,不渴求来生,这辈子,我们完成相遇,相识,相知,相守,给彼此一份没有任何障碍的心路历程。







。。。。。























三封带着少女初恋情思的信件接连石沉大海。







桐不肯再试着理解浩的处境了。







她感到深深地淡漠削割着这颗柔弱的心,无由的愤懑在啃啮着灵魂,那是一种莫大的羞辱,践踏着她的自尊,她的情怀,她的善良!







从那天伊始,她就开始深深地恨上了这个男人!







她用这种恨每天折磨着自己而日渐憔悴,寡言少语的穿行在同学之间。她漠视周围的一切,很长一段时间,她把自己埋进图书馆的书海里,拼命地感受着文字里散发的魅力。以至于后来她成为上海一家报社的编辑可能都和那段时间的文学积淀有关。







在文字里畅游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结识了现在的丈夫松。直到现在她都感觉松与自己的结合完全是一种乘人之危。







松是他的同班同学又是邻座,一个个子不高很不显眼的南方男孩,而这个男孩唯一聪明的就是把南方人特有的精明都用在了桐的身上。这也是到后来桐逐渐明白以后最不能原谅且恨得咬牙切齿的地方!







桐的缄默与冷若冰霜的气质被松一眼就看中了。于是,他向室友宣誓:一定追到她!







桐的情绪低落与迷茫总能被松恰当的捕捉到,而每每细心地一句问候或者一次小小的关怀在桐毫无设防的与之接触中也颇有了几分好感。或许是桐的脆弱?还是松直至今日仍对桐的一往情深使然?桐与松在一次郊游中就顺理成章地演绎了男人女人之间的故事。







那天的天空很不晴朗,没有风,空气却有点点沉闷。







草地上,同学们根据个人的关系程度早已自觉地分出了或多或少人数不一的群落。都在喜欢的话题里各抒己见。乱哄哄的偶尔还有闹成一团的,有了朋友的恋人们,都在一个眼神的暗示下找个地方享受二人世界去了!







桐与松也不例外。







“要去哪啊?”桐被松拥着已经翻过两个山头了,她显然有些不耐烦了。索性坐了下来,喘着粗气。







“累了啊?”松没有马上坐下,他回头看了看郊游的中心点,同学们的身影都变成一个个小黑点了。是走出好远了啊!他又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没有规律的灌木丛横七竖八的疯长在岩石与岩石之间,碧绿的一小片一小片依傍岩石的草地散发着浓浓的草香,零星几朵随微风舞动的野花,在碧绿中呈现了几分妖娆。







松的情绪有些微妙的冲动。他紧挨桐的身边坐下,看着桐随着急促的呼吸,微微颤动的胸部,一股热流在心里涌动了起来。







他将桐箍在自己的臂弯里。望着桐投向远方的眼睛,轻声的说道:“累了吧!看你喘的。哎!刚才背你好了!”







“现在背我回去吧!”桐回过眼神,挤出一丝淡淡的笑。







“不!”松收回了刚才的神态,目光里含有一丝不易觉察的狡黠,他慢慢的将桐的身子扳正,和自己面对面,两只手由桐的背部滑向双肩,然后,托起这张娟秀白皙的脸庞,久久的凝视着桐的眼睛。







桐,迎着这目光,她仿佛在这一瞬间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像,她的心跳开始加快。







脸庞的红晕给了松一个无法按压的渴望,他一把拥过桐柔软的身躯,将滚烫的唇贴了上去,桐闭上眼睛,任凭松一阵热吻强烈的挑战她的底线。







她感觉自己有些昏厥,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不能自己的昏厥,那是幸福的,是快乐的,她仿佛感受到了面前这个和自己肌肤之亲的就是心底的那个男人,她乖乖的任由这双滚烫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游移。







她知道守护到哪一天这个身体都是他的,她不反抗。闭着眼睛,在一种不很清醒的燥热情绪里完成了一个女孩变成女人的过程。







这是桐的第一次。







之后的几个日子,她都在一种极其绝望的心态里沉睡,不吃也不喝,任凭松怎样的苦苦哀求也不进一滴米水。







她要饿死自己!她在不很清晰的视觉里恍惚看到了浩的神情,那是一种仿佛针芒一样的眼神在一下一下刺着她的心,她没感到疼,她已麻木,麻木在自己背叛情感的罪孽里,唯一清醒的只有一个意念:从此后,与浩天涯海角,永不相见!



{待续}



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