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咋,想通过这个故事再往我伤口上撒把盐?

  高学义走进办公室,隔着玻璃朝车间望望,查衫部有部分员工在懒懒散散的上班,包装部依然没货。李廷贵正隔着玻璃向他这里望。高学义就朝他挥挥手,做了个可以解散的动作。包装部的员工便陆陆续续的回去了。没办法,现在这批货的物料还没有到,就算货已经到了包装,也只能看着。要催一下物料了。高学义给总公司负责无聊的廖生发了封传真。本来这个事情可以电话解决,但是高学义不会粤语,打电话也说不清楚。一般都是通过传真。其实这样也好,有字为证,避免扯皮。

发完传真,又没有事了。高学义不愿多想早上和中午发生的事,就拉开抽屉,打开一本新买的《佛山文艺》看了起来。胡适说“看书是为了忘记烦恼,打麻将是为了忘记读书”,其实归根结底,都是为了忘记烦恼。高学义在钱钟书的《围城》里看过这句话,仔细想想倒也是这个道理。高学义一打开,就被里面的一篇小说吸引了。

这小说的题目叫《老师的爱情》,故事梗概是讲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漂亮女教师,给学生讲的关于她的爱情故事。说的是有一位大学男同学,爱上了她,可是这位同学不善于表达感情,就委托宿舍长帮他,宿舍长非常尽心的给他出主意,并陪他去邀约这位老师。最后的结果是这位老师爱上了宿舍长。文章不长,却很风趣,最后的结果也出人意料,很有戏剧性。高学义看完不禁莞尔,莞尔之余又不禁想起了黄定略托他做媒,其实完全没这个必要,看来,这篇小说要推荐给黄定略看看。

高学义一想到此,也不管上不上班,就拿起书朝门卫室走去。

黄定略正在上班,高学义把书往他面前一甩,指着那篇小说说:“你好好看看这篇小说,”说完,目光定定的看着黄定略。

黄定略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看他,接过小说看了起来。看完却愤愤的说了一句:“你就是那宿舍长,我就是那傻蛋,恭喜你被人爱上了。咋,想通过这个故事再往我伤口上撒把盐?你真是够可以的了!”

“你!”高学义一时被他激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可以这样理解自己?真是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看来,对于一件事情的理解,不一定人人都可以有相同的看法。站的角度不同,看到的意义也不同。高学义不觉苦笑,这才说道:“你咋能这样理解呢?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让你看他,是要通过它告诉你‘对于你想要的东西,要有勇气自己去争取,靠别人往往不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明白吗?”

“不明白!”黄定略赌气的说。

“你呀,不要抱着成见看事情。我之所以这样,就是要告诉你这个道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顺便告诉你别把我想的太坏。晓萍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会和你去抢,昨晚只是一时兴奋,没把握好。反正这个媒我是不在帮你说了,免得到时‘黄花女做媒—自身难保’你自己喜欢,就自己去争取。走了!”高学义从黄定略手里拽过书就走。

“哎,别呀,老表,让我再看看!”黄定略连忙来抢书。

高学义一闪身避开了他,边跑边扭着头对他说:“我先看完再给你看!”想不到一下子撞在了刚刚走出办公室的郑生身上。黄定略吓得赶紧缩回了门卫室。

“上班时间不好好上班,打闹什么!”郑生严肃的批评道。

“是!”高学义垂首而立。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辨解。只能静静的挨训。

第六十六章 咋,想通过这个故事再往我伤口上撒把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