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番外——胤祯(二)

  自那次起,我决定联合八哥,为了那张位子,我苦练武功和文学,皇阿玛和额娘更是对我刮目相看,而芸儿呢,是喜还是·····?真希望她能和我一同分享这一刻。

康熙四十七年十一月,喜子告诉我芸儿被皇阿玛册封为芸常在,住进了翊坤宫的欣安院,那时我正在练字,听到这一消息,比从指间中掉了下来,在纸上留上一块墨点,泪水早已溢满了眼眶,一滴泪正巧也落在那墨点上,急忙进宫找额娘,当我问起这件事,额娘说既然芸儿早已无心与我,我就应该放手让芸儿寻找自己所爱的人。“所爱的人?”是皇阿玛?还是权势?芸儿,你又一次伤了我。

走出永和宫,天下起了雨,喜子跑来给我撑伞,我推开了他,我走在雨中,感受着被雨水冲刷全身和寒风刺骨的感觉,这一刻,心不疼了,也许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够放下。

那一日晚,我病倒了,太医进进出出书房好几趟,完颜氏给我派了一个婢女照顾我,那晚借着烛光,我发现她长得很像芸儿,当她给我擦手时,我一把将她按在床上。

“芸儿,你为何这么伤害我,难道你心是铁做的,就算是铁,这么久下来,早该捂热了,你不能嫁给皇阿玛,你是我的人。”

说完后,那婢女将手环在我的脖子上,在我的脸颊上轻轻的亲了一下。是芸儿,我再也控制不知内心的火热,重重的吻过她身上的每个地方,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脖子········最后用力进入,我感受到了此前从没感受到的快乐和舒服。

“芸儿,你是我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记不清那一夜我将身下的这个身子伤害了多少次,那夜我安心了。

早晨起来,我猛地发现身边睡的不是芸儿,而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婢女,但是她为何与芸儿长得这么像,我悄悄的起身又悄悄的帮那女子盖好被子,走出房门,喜子早就在门口候着了,他眼睛朝里看了看,我向他点了点头。

“告诉福晋,将这名女子以后的起居按嫡福晋标准给与。”

一天就这样过去,完颜氏进宫求皇阿玛将此婢女册为侍妾,皇阿玛欣喜,下旨将她封为我的庶福晋。后来的几个月中,我几乎在她的房中就寝,完颜氏也没有说什么,我问她叫什么名字,原来她叫伊尔根觉罗·敏慧。

康熙四十八年三月十日,我正教着敏慧认字,喜子进来告诉我今晚被皇上翻牌子的主是芸儿,我“嗯”了声,就让他出去了,我依旧继续教着敏慧,可心里却在流泪。

芸儿,愿你幸福。

那晚,看着身旁熟睡的敏慧,想着今晚在乾清宫的某一室内,芸儿服侍皇阿玛的情景。我在敏慧的唇上留下一吻,起身来到院内,看着天上的星星,想着与芸儿一起度过的日子,想着那一次偷偷吻上芸儿唇的场景,她是那样羞涩的回应着,如今能吻她的不是我,是我的皇阿玛!

康熙四十八年八月,完颜氏来到我书房内告诉我宫里的芸常在怀孕了!我听后看着她那样乐呵呵的样子,我猛地拍了书桌让她滚出我的房内。芸儿怀孕了,可怀的却是我皇阿玛的孩子,是我以后的弟弟或妹妹。我该怎么面对以后的这一切,芸儿,请你告诉我!

康熙四十八年九月,宫里传来消息,芸儿小产了!

康熙四十九年五月,四哥突然拜访我的府邸,我以为他是来挑衅的,没想到却带给我一个意外的消息:芸儿要见我。

第二十章:番外——胤祯(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