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发现问题(求收藏)

  他想完,立马转身往京城的顺天府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了那里的鸣冤鼓前,拿起了放在旁边的敲鼓棒,就敲起了鸣冤鼓来。

只见不一会就从顺天府里面走出了一个衙差,温和的说:“跟我来吧,我们大人已经在等着了。”

他点了一下头,就跟着那个衙差往顺天府的大堂走去。

这时坐在大堂之上的京兆尹,正有些坏笑的看着外面正往里面走来的那个年轻男子,心想着等会又可以敲诈这个年轻男子了。

那个年轻男子手里拿着一小块碎布,跟着衙差不一会就来到了大堂上,听着大堂上分别站在两旁的衙差威武的吼完,就站在了大堂中央,跪了下来恭敬地说:“参见大人。”

“嗯,起来吧。”京兆尹看着这个年轻男子手上拿着的一小块碎布,不禁有些疑惑了起来,就不解地开口问:“年轻人,你手上怎么拿着一小块碎布呢?”

“哦,晚生今天来此,就是因为在路上捡了这一小块碎布,感到奇怪,随会把这长袍上的衣料给一小块一小块的剪下来,随即一想,不会那个人被人给绑架了吧,所以就急着来这里像大人您汇报了。”

京兆尹不可思议的说:”居然有这样的事,你是在哪里见到这一小块碎布的?把它呈上来给我看看。”

“是,大人。”顿了顿,年轻男子又说:“晚生是在京城的大街上捡到的,希望大人你能赶快派出衙差去查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完,年轻男子已经走到了京兆尹的桌子前。

京兆尹立马从年轻男子手中拿过了那块碎布,在一看之下,被吓了一跳。这样的表情落在了年轻男子的眼中,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可他也没来的去想,京兆伊就平静了下来,温和地说:“证据不足,我不能查办。”

“大人,怎么证据不足了?”

“因为缺少人证,证明那个割破长袍上一小块一小块的人是不是真的被绑架了。”

那个年轻男子听了,恍然不大悟地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那晚生告辞。”

“嗯。”京兆尹点了一下头,随即匆匆的转身回了内堂。

那个年轻的男子不一会就走出了顺天府,往京城的大街上走去。

正巧这时,有一群马帮的人骑着马从这里飞奔而过,其中有一个女的骑着马不小心把他给撞到了,害得他疼痛的跌在了地上,让他很是生气,正想站起来,说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骑着马不小心把他给撞倒的女人回头看了一下,就拉住了马上的缰绳,停了下来,立马从马上下来,不一会走到了那个年轻男子的面前,蹲了下来,不好意思的说:“公子,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有意的,如果你那里被我的马撞伤了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

那个年轻的男子听了,气也消了,可是他也感到些疑惑,就不解的问:“你们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非要骑着马向飞奔似的,往京城的大街上去?”

发现问题(求收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