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疏离,人生若有倾城之恋

  “医院?”啸风一时自然是不明白的。

只有我自己明白。

我看着他的眼睛,依旧是那双深邃俊美的眼睛,曾经在混乱中这双眼睛亮晶晶的望着我,对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时代,我们经历不了烽火中城的沦陷,无法体会张爱玲笔下范柳原和白流苏在硝烟中的香港断墙下的那复杂而自私的心情。所以,我一直认为,赫尔辛基酒吧的那场混战,因为少年那样不合时宜的问题和明朗的微笑,也能恰如其分地诠释了倾城之恋的意义——即使受伤,即使死亡,也及不上那一刻与你的相识与牵手。

倾国倾城,谁说必是容貌冠绝天下,而须得这世上百万分之一的故事背景,百万分之一的机缘巧合,百万分之一相同的心情和百万人中遇到的两个人。

可是,时光流转——时光其实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横插于时光中的无数世事总会一点一滴地毁掉当初的心情——这双眼睛并没有变,依然深邃俊美,却要生生隔离。

“是的,医院。”我冷静地说着,“这个孩子,我不能要。”

啸风一听,刚刚略略平复下来的情绪立时又激动起来,一面捂住我的嘴一面紧紧把我按在怀里,几乎让我不能呼吸。慌张得语无伦次,“Carly,对不起,我刚才真是太伤心太怕失去你才说出那样的话的,我当然知道孩子是我的,你上个月还来过例假……”

是的,我来加拿大快有三个月了,而且上个月还来过例假,所以怀孕不过是一个月以内的事,这孩子不是他的还能是谁的?莫非他以为我要打掉这孩子是因为我担心是**的产物?

谢宸的优点不多,遇到任何事情大脑少有短路可以算一个。

“我自然知道是你的。”我慢慢说来,眼神有些涣散,如此从下午开始的恐慌,晚上开始的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加上突然得知怀孕的乍惊乍喜,之后的绝望,实在让我很有些累了,好在把我的意思说明白并不是一件多么费精神的事,“我不要这孩子,是因为我不能让他一出生就跟我一样,是个私生子。”

啸风眼中的悲伤不亚于我,然而他却没有办法,全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死死搂着我不放手,喃喃道:“Carly,千万不要乱说,我知道你难过,但是我们的孩子怎么会是私生子,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就结婚。你想去哪里蜜月游?地中海的安塔利亚还是波罗的海的塔林?从前你说过想去的,还是两个都去?”

“我不会和你结婚,所以这孩子生下来就会是私生子。你生在霁月风光中,自然不懂得人间的疾苦,他一出生就比旁人要落后许多,再优秀也是处处不如人,况且——”念及自己的身世与二十多年来的悲欢,喉头一哽,说不下去。

“你要去哪里?”啸风语气中是彻底的慌乱,全然不像一个将近30岁的男人。我很心疼他这样,啸风,你一直都没有错,在出了这种事后,你仅仅是说了那样一句话而已,实在不算过分。

只是谢宸,缺乏温暖,所以容易心寒。

第九十四章 疏离,人生若有倾城之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