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八章 隐秘,东窗事发3

  “那好,你自己也收拾收拾心情,该忘的就忘掉,不然,也是你自己难受。”这话说的语重心长,又颇有威慑力,是告诉我,如果自己不能去适应这个新的变化,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救我。

很想大笑,我该忘掉什么?我跟他之间有什么情可以忘掉,不过是一段孽缘,还毁掉了我在这世上唯一可以牵念的温情。于谢宸如今,就没有什么宝贵的东西可以去忘掉。

当日我说出那样决绝的话,啸风绝不会再想见我。

原以为可以麻木地在香港自甘堕落一世,纸醉金迷中总会忘了只续了一半的缘分。

这具身体,总有一天会老去,会没有人再贪恋,那时候,就能得到永久的平静了。

很快,华越上下都知道了凌氏将与华越联姻的消息,两家的股票也在周末休市前大涨。这边孙清清帮梅雅琴与我mum订好了来香港的机票。骆宇年将会返回马来西亚,而她自己留在香港协助宗仲南。毕竟我走了,梅雅琴在找到更好的代理人前,宗仲南是宗氏埋在香港最可靠的势力。

清清打电话给我报备我mum来港机票时语气很是犹疑,一再祝福我结婚后一定要快乐。她大概是为向梅雅琴告密谢振寰上了我的床而愧疚。其实大可不必,她只是告诉了梅雅琴,而逼我离开香港一事梅雅琴没有参与,我是相信的。

她只是促成了我和凌啸风的婚事,一来顺从了Daddy的意思,二来从此与凌氏也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与她有益无害——这正是她的风格与手笔,善于在一切猝不及防的变化中抓住机会变被动为主动。

其实就算是陈亭午,也毫无必要愧疚,他只是向Daddy说了他看到的事实,在为华越的将来而负责。在他看来,我和谢振寰就是在玩火,迟早要自焚,不如及早拉开。

Daddy从来没关心过我,大概也没有多关心谢振寰,否则他一定不会这么紧张。因为我自问没那个本事引得谢振寰为我众叛亲离,冒天下之大不韪与我发生点什么,更荒唐的是,我根本没这么想过。难道我母亲出身不好,我就必天生下贱?而谢振寰也不是个多情种子,会去不爱江山爱美人,况且他已有佳人在侧。除却江心怡那样的佳人,香江美人有多少不能要的,会为了我闹出荒唐事?

次日我回29层收拾东西的时候,陈亭午过来了一趟,一向的嬉皮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中的犹疑,”宸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走。“他说的吞吞吐吐。

我是真不怪他,但是那份尴尬还是让我笑得有些失控,就是灿烂客气得有些过头,一看便知是假,”是啊,“我环顾了下办公室的红木陈设,厚重的地毯,从29层向下看到的浓烈的香港气息,都是我刚来时所深深迷恋的,可惜要走了。

”我还真有点舍不得呢。“我歪在摇椅上,潇洒地转了一圈。

心不潇洒的时候,动作一定要潇洒。

陈亭午也许理解错了我的话,更加惊疑地问道:”宸姐,你和寰少真的……“

颍川之言:今日第二更,有些晚了,有些不太well。。。

第七十八章 隐秘,东窗事发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