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绝望,又一次沉沦

  刚才那一折腾,像是溺水后被救起一样,力气被抽干了,我无意再跟他起冲突,因为我不再是从前的孤单一人,坦然面对万箭穿心。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是一个人,就好像多了很多受伤的机会。两个人似乎是中了某种穷凶极恶的毒,一个人受伤,另一个人会被疼痛反噬得更加厉害。

所以,我不要再流血牺牲,有一个人,让我想要与他携手去贪恋尘世的温暖美好。

这么想着,心胸也便宽广起来,我把浴巾砸回给他,索性把浴室也让给他,回卧室换衣服。

我不知道他洗完澡打算又闹哪样,我是困得不行了,刚刚烘干头发准备锁上卧室门休息的时候,谢振寰洗完了。

这一次他非常的直接,见我要关门,一个箭步冲上来顶开门,我猛地精神一震,慌忙用力想要马上关上,可是他半个身子已经挤进来了,我只好赶忙松手,向床的方向退守。

“谢振寰!你脑子有问题?你要睡这,ok,我去沙发睡。”

然而谈判宣告失败。

……

……

我希望自己死去。

如果可以抹杀掉这一夜的沉沦。

惶恐害怕得要哭,天啊,我们做了什么?如果说上次还可以用一时冲动来当做借口的话,这一次呢?一时冲动不可以一而再再而三,否则就是蓄谋。

谢振寰似是很疲惫,深深吐了口气,闭上眼睛拉过我一只手道:”你知道我现在最怕什么吗?“说着又自语道,‘我要是瞻前顾后,怕别人风言风语,大概今天华越不在我手上。我怕的是,天一亮,我们又是你死我活的敌人。”

声音颤抖而黯然,这,可以算是表白吗?

我木然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和他之间,适用这样的话吗?心中也不禁莫名地一涩。

可也只有一瞬间,我和他都恢复了正常,就算他真心我也真心又如何,没有结果的事罢了,身份,过去……太多太多。

何况,我和他之间,哪来的真心,真心的是江心怡,是凌啸风。

我冷静下来,缓缓地整理着自己,慢得像在进行一个仪式,天边黎明的微光太微弱,暗的我们看不清对方,我不知道他是否在看着我,总之我轻轻将卧室门掩上,来到客厅,已经一丝睡意也无,看着东方即将破晓的天,心中似是很乱又似是十分清明。

突然一阵急促地脚步在门外响起,我正疑惑这样的黎明时分有谁会这么急三急四的,我家的门便被敲得地动山摇。“宸姐!快开门,是我!”是陈亭午的声音!

我忙打开大门,陈亭午满头大汗地冲进来,见我在这才松了口气,叫苦不迭道:“宸姐,你马上跟我去一趟,人间四月那边有麻烦了,四处找不到寰少!我跑了大半夜,电话也接不通。”

我心里咯噔一下,能让陈亭午这样惊慌失措的事情,绝不容易应付。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喘气道:”寰少也不知上哪去了,订婚夜,竟然不在心姐那。”

听他这么说,我脑袋嗡的一声响,不怪他疑惑,谁会不疑惑?一个男人订婚夜不在未婚妻那,不在自己家,在任何地方都是反常的!我不由得一阵心虚,忙岔开话题,一边找鞋一边转头问道:”那边一向小心谨慎,上次顶发的事后,婵姐她们不是越发注意了吗,怎么又闹出事来?”人间四月是声色场所,本来是找乐子的地方,出任何事都会吓走熟客。

“得罪了多大的人物,我未必罩得住?“我弓着身子找鞋,紧张得有点僵住。

”一个老爷的公子昨晚……“陈亭午凑在我耳边说到。涉及到这一层的人物,我一听也知事关重大,匆匆踩上高跟鞋,

见陈亭午还站在瞪着我,又急又不耐烦道:”还不走?”

”喂喂,宸姐,你裹着浴巾出门?“陈亭午一把拉回我,像看怪物一样,”我知你心急,”边说边快步去帮我开卧室的门:”可你先回房换个衣服啊,这样子如何出——”

说顶梁骨走真魂那感觉不假,等我要阻止他已经来不及,陈亭午一拉开我卧室的门,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去,天哪!一片狼藉的卧室,坐在我床上的谢振寰!

颍川之言:一直认为,走在流言蜚语中的爱情是最幸福的。

于是,文中的宸女也有一个最最极端的爱情。

爱情就是,那个人坚定不移,敢于你一起去众叛亲离

不过,他们显然未到火候

第六十四章 绝望,又一次沉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