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五章 恐慌,心中一点一滴

  显然孙清清脸上疑惑更盛,几乎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方。

“寰少要是没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还约了病人。”DoctorTang适时地说话,谢振寰放开我也转身道:“今天多谢,我们顺路,送你一程。”

其实我也很疑惑,就这么完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没有那个好心去关心我颈上的伤痕几时能好,虽然都是他造成的。

孙清清表示要留下来陪我,他们二人便自己出了门。

我从不知道孙清清的眼睛还能瞪得这么大,“宸姐!Carly!到底发生了什么?感觉你们关系改善太多!会不会有诈?”

“我现在不知,但是取得谢振寰信任绝不会轻松,也许他只是碍着外人,不得不做出一个体贴亲姊的形象给你们看罢。”我故作轻松,其实心里怕得要命,这样的敷衍之词,偏偏和中学女生还差不离。

“Carly,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孙清清皱着眉,有些迟疑,“但是……我真觉得,如果不是我事先了解你们的关系,会以为你们是情侣。”

什么?情侣?我甚至感觉要当场血溅三尺。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不是没恋过爱,如果这能是恋人,也未免太诡异了些。

难道这就是谢振寰想要达到的目的?让所有人误会,以至让我自己也产生错觉。

当我也深陷错觉中,他再高姿态地来一句,你误会了,你想得太多了吗?

学校里最恶劣的男生不就常常如此戏耍那些丑小鸭一样自卑而灰暗的女生吗?给她一点暗示,当她满怀希望和感激的准备迎接的时候,再半带嘲讽地说,你以为我是喜欢你?

”那你跟南少约个时间我们见一面吧。”我主动提出和他们在香港的首领宗仲南见面,洗清自己可能叛变的嫌疑。

送走孙清清没多久,我打电话给婵姐告诉她我今晚有事不能过去了。

“其实……梁少关照过,你这个月是自由的。”婵姐态度不明,听不出她的真实意思。

“那,多谢婵姐关照。”我惯于装聋作哑。

挂了电话便爬到床上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几时,电话突然像催命一样响起来,我心里一面咒骂一面爬起来去接,看看时间,零点二十,谁这么晚打电话?

“我只是想告诉你,明天你也搬到安雅园来住,我已经跟Daddy说过了。”没有自我介绍,没有称呼,但是他与生俱来的骄傲语气和声音,除了谢振寰,我认识的人没有第二个。

“我为什么要搬?”尽量让自己语气冷一点,不知有没有掩饰住一丝慌张。好像孙清清说我和他像情人以后,莫名其妙地就自己先心虚了。

“你住的太远,我怕以后再有什么事没办法连累你。”

他这么说,我反而安心了,我和他的关系就该恶劣,我和他说话就该冷嘲热讽。

“知道了,我去睡了。”我按下电话,又回到床上躺下。

才过了不到一分钟,电话又响起来,“撞到邪神了!“我暗自骂道。

“喂,”又是他!

”你还有什么事?“我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喊出来。

”你刚才还没说晚安,我打电话提醒下你必要的礼仪。想必你mum那种出身是没有教过你的。“

我忍住叫他去死,摔了电话,想了想还是在站了一会,我也不想还没走到床前他就打过来。

还好,等了一分钟,很安静。

我重新躺到床上,睡意已经去了一半,大概十分钟后才略略将要入眠,谁知电话又响起来!

我顿时掀开被子,气势汹汹地接起电话:“谢振寰,你精力过剩可以去做义工!”

第三十五章 恐慌,心中一点一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