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永不示弱

  陈亭午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看不出他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我一阵莫名的心虚,匆匆丢掉一句:“他是个神经病。”逃也似的进了电梯。

“喂喂喂!宸姐别走啊!你不会没受伤吧?这么猛……”我重重按下28层,留下原地怪叫的陈亭午。

我环顾着新办公室,简约,干净,黑白的主色调,没有多余的陈设和装饰,我十分喜欢这样的风格,虽然这间办公室对我只是一个摆设——谢振寰的意思是,我名义上的主要职责是综合业务中的娱乐版块,说白了,那就是“人间四月”的**。

我这样的摆设式人物自然是不需要助理的,如果我是谢振寰,那么就给谢宸一间漂亮的办公室,让她参加几次无关痛痒的会议,堵得住悠悠之口便罢,反正晚上的折辱已足够,足够她永堕沉沦,让她无法再争夺任何东西。

因此过来给我介绍工作交接的是海外地产部总监助理莫小扬,很漂亮,“听说宸姐只爱喝茶,不喝咖啡,所以我准备了明前龙井,不知宸姐喝不喝的惯。”她不动声色地端出一套样式古拙的紫砂茶具。

我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不声不响中,便知来人喜好,而且并不因我被贬坐台女而薄待轻慢于我,可见其心思缜密,步步为营,每一步都为自己留下后路。有此女坐镇,可动静间御千里。难怪她一个26岁的内地女孩,在完成港中大学业3年后就坐上了华越集团总监助理的位子,为人处世可见一斑。

见我眉目间闪过一丝感激,她不失时机地递上了集团综合业务,特别是娱乐业务上战略计划相关文件,近五年来的年报,以及本埠相关竞争对手的详细资料。一丝一毫叫人挑不出错,倘若我日后翻身得势,必会感激她今日的另眼相看;倘若我就此一生,她也并损失不了什么。

有什么,真不必不必要地得罪人。

“宸姐看看内部资料方面还有什么欠缺,你的助理……很快就会到位,或者直接call我就行,叫我sharon就OK。”她十分得体地介绍道,“宸姐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过去了?”

“ok,你去吧,明天把正在联络出让的会所和戏院名单及可能接洽的线索给我一份。”

我靠在软椅上深吸一口气,在胸中含住,再缓缓地吐出,像是完成了一个属于自己的仪式——即使我再卑贱,即使我的夜晚再不堪。白天的我,一定要活得像个人,对得起生命中的每一分苦难。

桌子微微一震,我拿起手机一看,是谢振寰的来电。

“深呼吸中又埋了什么野心?”平心而论,他的音色极有磁性,可惜永远跑不了放浪的语调。

“在想,怎么才能将整个华越据为己有,与你换个位置。”我抬头扫视着屋顶的各个位置,看来他还是不放心,在屋里装了监视设备。但我一点都不客气,歪在皮椅上,给自己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不知为何,我在他面前就会肆无忌惮。

“谢宸,过分好像是你的特点?”他吊儿郎当,好像一到白天,我和他都齐齐换了一个人。

“应该说,是我的优点。”

“好吧。”显然他吵不过我,是啊,他那样出身高贵的教养,怎么能像我一样以与人斗嘴耍泼为荣呢?“总之你要知道,我看得见你,如果让我看到你做任何与工作无关的事,你晚上的那份工就准备一直做下去!”说着他就挂了电话。

是吗,难道我好好工作,他还能慈善到免了我晚上那份工吗?

第十七章 永不示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