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本来就不是什么清白之人

  她正要还说什么,门口进来几个衣着不凡的男人,包括她在内的十多位靓女立刻像花蝴蝶一样扑了过去,胜利者如子珊挽着各自的男人傲然离去,落败者骂骂咧咧地返回。

我冷漠地看着这一切,喧闹的音乐中,光怪陆离,仿佛谁都戴着面具,谁也没有真心,大家都在演戏,我只是一个小演员而已,并无特殊的苦难,只是角色不同而已。

我索性背对着吧台坐着,只留一个背影,这样总可以免去一些骚扰。

听到一个脚步声匆匆过来,我想应该是子珊发现自己的粉盒刚才落下了,转身从吧台上捡起准备递给她。谁知一抬头,竟是一个男人!

虽然灯光昏暗,我还是一眼认出来,他就是那天华越酒会上抓着我的手配合谢振寰捉弄我的大男孩!

他显然也认出我来,脸上又是惊讶又是窘迫——看来他刚才是准备点我出台。

我立刻讽刺道:“看来谢振寰都是些声色之徒!”

因着我的讥诮之意,这男孩似乎有些狼狈,退后两步道:“宸姐怎么在这里?”

他直呼我的名字,我还是有些意外的,那天的我化着浓妆,而今天却完全素面朝天,更是在这种灯光暧昧的场合。他看出我的疑惑,略显尴尬地轻声解释道:“宸姐眼中那种清冷,是别人学不来的。”

我无动于衷。奉承也好,实话也好,于谢宸,没有半点作用。

他一转身,我随着他的视线望去,显然跟他一道来的还有数位衣冠楚楚,酒足饭饱后目露色欲的男人。他看了看我,犹豫了片刻,突然拉起我的手,跟同行的人略打了个招呼,就径直朝幽暗的走廊奔去……

“放开!”

他的脚步一滞,反身看向我,也许是被我眼中的气势被震到,缓声解释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在那里坐着,迟早清白不保!”

我用力甩开他的手,“用不着,我本来就不是什么清白之人。”说罢,我转身就走,消失在幽黑之中。

他没有追上来,也许立在黑暗中叹气,想着怎有如此自甘堕落之人;也许如释重负,觉得已经尽最大力帮助一个一面之缘的人了。

这很好,我不受人恩惠。

期待大家的留言,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让我知道你们的存在

我回到吧台又坐了一阵,看看时间已近午夜,我站起身来准备回家,第一天的坐台结束了。如果谢振寰不改变主意,如果我不肯回到马来西亚,日子就会一天天重复下去,也许有天我会真的变得跟子珊一样,跟我mum一样。

回到天一苑的公寓,静静地躺在床上,像小时候一样,希望这漫漫长夜永远不要结束,这样就不用迎来新的一天,不用去重复昨日的困苦。自己破碎的灵魂也可以在这万籁俱寂中得到痊愈

然而,黎明总会到来。

每天睁眼的时候,都会想起龙允泽的好。是自己放手的,因为他那样的人,自有世家女子堪配。也许,他所欣赏和心疼我的就是我的一份决绝,而正因为这份决绝,我的生命总是多了以离开为结果的悲凉和激烈。

我和他,并不是一类人,我喜欢,但不爱。

倘若只为贪图他的好而在一起,我十恶不赦。

白天我会像一个普通白领一般出现在华越大厦,这就是我用夜晚的屈辱所换来的隐隐光明。

上午十点我刚到公司,陈亭午便忙忙地把我拉到一边,神神秘秘道:“寰少手上吓死人的一道伤,是宸姐你做的?”他说着用手一比,倒有一尺长的。

“我做的?”我停下脚步掉转头,好像黑话,那语气似乎我杀人越货了一样。

他见我不正面回答,讪讪笑道,“猜的猜的,猜错了宸姐别见怪啊。”,又忙解释道:“我前天在度假村那边有客人,送他们出去时正看见宸姐你去顶层套房,那边套房只有寰少用,我想晚上那么晚了,你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寰少的人。昨天一早见到他手上那么吓人的疤,我就想到宸姐啦,嘿嘿。”陈亭午嘻嘻哈哈,不得罪人。

“你为何不去做推理作家?大晚上的你盯着这个盯着那个,不怕闪了眼睛!”我嘴上不饶人,尖刻是我最后的尊严。

“蒙宸姐瞧得起,嘿嘿,”陈亭午打着哈哈,“你不知寰少有多注意形象,何尝有人敢在他身上留疤?哈哈……”说着又略带尴尬地不解道:“寰少竟然也没发火,只说割伤了,这……”

第十六章 本来就不是什么清白之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