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决裂心死终陌路

  “她不该回来。”容华将整个身子背过去,只留了一个绝尘的背影给花湮,“你师叔没有告诉你么?”

花湮心里哗啦啦的流着血一样:“我不信。”

“有何不信?”容华还是没有回头,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你听到的,就是我要说的。你走吧,莫要再来。”

“师父!”花湮扑通跪在地上,“湮儿错了!求你容下湮儿在你身边!师父,湮儿求求你,湮儿知错了,知错了!”

她知错了,她不该爱上师父,更不该让师父知道,用这世俗情爱玷污了师父的清明,可是她从来也都没有奢求过什么,只希望能够一生一世陪在他身边,其他的,她什么也不要...

“如今我怎还能留你。”容华自始至终背着身子,夜色渐暗,他的声音似乎也充满了疲倦,“你走。”

“我不走!”花湮大喊,声音劈裂开来,“师父,求求你让我陪着你!”

容华终于回过头来,满目凄厉:“你若再这样执迷,只怕你我最后一点师徒情分,也要失去了。”

哈!最后一点师徒情分也要失去了?看来,师父真的是铁了心不要自己了...花湮终于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任凭眼泪在脸上肆意流淌。

真儿哆嗦着嘴唇搀起花湮:“湮儿姐姐,我们先下去吧。”她从未见过这般无情的上仙,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两人正欲走,一个水蓝色身影快如闪电,出现在院子里,接着毫无停顿便携起一股凌厉杀气,直接攻击容华。

湮儿都来不及惊呼,就看见水沧澜被握住沧澜手里,剑人合一,将空气生生刺开,呼啸的剑气直接刺向容华的眉心。

一瞬间容华袖中白光一闪,璇玑剑握在了手中,矫若惊龙地飞身闪过,“啪”地挡住了沧澜的一剑,容华后退了好几步,俊颜变得如冰山一样冷。

“沧澜!”湮儿尖叫,“你这是做什么!”

沧澜猛地转头,看见被真儿扶着的花湮,激动的吼了起来:“湮儿!是你么?”

“是我,”花湮抹了抹眼泪:“沧澜,是我。”

沧澜克制着欣喜若狂的眼神,突然发现湮儿浑身是水狼狈不堪,且憔悴的不成样子,目光一沉,水沧澜再次指向容华:“是你把湮儿害成这个样子的,是不是?你还嫌害她的不够么!”

花湮急忙大喊:“沧澜,不要!”

你还嫌害她不够么...

容华心里一紧,静静看了一眼此刻如惊弓之鸟的花湮,慢慢抬起璇玑剑:“放肆。”

沧澜冷笑一声,再次挥剑,蓝光在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天空下变得凌冽,招招都直击容华的胸口。

容华喉头一紧,一口鲜血噙在了口中。他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了,目光一沉,璇玑剑顿时白光大涨,带着呼啸的冷意,剑梢分明离沧澜还有三指之距,剑气却“刺啦”撕破了沧澜的衣服,容华眉头猛然一皱,只见得璇玑剑瞬间朝前移了两指,停在离沧澜胸口只有一指的地方,但是剑气已经堪堪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进了沧澜的胸膛,顿时鲜血流出。

璇玑剑停在那一指远处,容华压制着喉咙里向上翻涌的鲜血,厉声道:“我若是将剑刺进去,你早就见了阎罗了!”

“沧澜!”花湮失声惊叫着,跌跌撞撞跑过来扶住沧澜,满脸凄凉的泪水:“他又没有伤到你,你何须如此做得如此无情!”

容华冷冷看着花湮:“你现在才知道么,我本就是个无情的人。”

花湮所有的凄凉都化作了怨怼:“是,你本就是无情的人,我早就应该知道,否则你怎么会叫凤生师叔告诉我那样残忍的话?师父,你赢了,我认输,从此你我,生生世世都是陌路。”

决裂心死终陌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