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总是牵肠挂肚人

  花湮与沧澜在青丘已经呆了许多时日,沧澜伤得并不重,复原的很快。倒是花湮伤上加伤,病怏怏的一直很憔悴。凤生给她添置了许多的狐裘和奇丹妙药,让她好好将养着。

从前觉得亲近的凤生师叔,花湮现下里却再也亲近不起来了。应该说,她对所有的神仙再也亲近不起来了。神仙的心可以装下六界,却容不下一个人。她被师父讨厌,被被师叔讨厌,他们是神仙,容不得她这样品行不端的人。现在凤生这般收留着她,恐怕也是为了所谓的神仙大义和迫不得已吧。

雪白的滚边狐裘轻柔披在了出神的花湮身上。花湮回头,看见身后的沧澜,神色温柔:“想什么呢,站了这么许久。”

花湮将狐裘拉紧了紧,苦笑着摇摇头:“看看花草,不那么闷些。”

沧澜也将目光放向远处:“青丘果真是仙洲,花永不凋,天永不凉。这就是神仙过的日子。”

“可惜这么温暖的日头,我却还是要时时裹这么严实。”花湮说罢想了一会儿,扭头看向沧澜,“神仙的这种日子就是好的么?我不是神仙,果真是体会不到。沧澜,等我好些了,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

沧澜低头目光如水,扬起一个笑:“好,你想去哪,我们就去哪。”

花湮却忽而想起许多的人来,想起容华,想起风清越,他们曾经都让她那么依赖,小时候她以为她会和风清越在墨染楼过一辈子,两年前她以为她可以在风罗山长伴于师父,却现在,她可以静静安歇的地方,只有沧澜的身边而已。

沧澜眼角余光瞧见隐在郁葱的花树之后的凤生,两人目光突然对上,凤生深不可测的瞧了他一眼,扭身离去了。沧澜将拳头攥的发白,他方才那样答应花湮,心里却清楚,他哪里有想去哪就去哪的自由?仙界怎么会放过他?

但他不怕。为了陪在她身边,他什么都不怕。

一双手突然在眼前晃了晃,花湮好奇地盯着他:“沧澜,怎么了?”

沧澜回过神来,“没事。风大了,我扶你回屋吧。”

花湮与他笑着朝屋内走去,“想这么出神,是在想哪个人吧?唔???是不是你的那个小师妹?”

沧澜哑然失笑:“旒缨?前些日子在倾寒那里方才见了她,她好的很,不需要我想。”

沧澜兀自走了几步才发现不对劲,扭头看见没有跟上的花湮,颤巍巍站在那里。沧澜奇怪地看着她,许久才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你方才说???倾寒?”

“湮儿——”

花湮打断他:“桃妖倾寒?那你也见了清越大哥,是不是?”

沧澜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花湮只定定站在那里,显得很是激动:“你见风清越了是不是?”

“是???”

自从在风罗山和风清越决裂之后,花湮再也没有见过风清越,不免有些失控,几步上前扯住沧澜的袖子:“他还好不好?他???有没有被那些妖鬼神魔的欺负?”

总是牵肠挂肚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