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道是相思来惊梦

  容华的身子恢复的极慢,凌尹这日来探望的时候,容华已经沉沉的睡着了。凌尹俯身给他掖好被角,将他的胳膊放回被子里,却发现袖子里鼓鼓囊囊的,凌尹迟疑了一下,伸手掏出来,顿时愕然,竟是好些条手帕,本来洁白的帕上,都染了血。

凌尹想起容华这些天总是剧烈咳嗽,咳的额头都渗出豆大的汗珠,容华总是用帕子掩着嘴,咳完不声不响将帕子握在手里,淡淡道没事的,无碍的,之类,如今看来,师父一直在咳血?

凌尹握着那些帕子,再看了一眼容华紧闭的眼睛和没有血色的脸,一把冲了出去。

容华双眼微颤,长长的睫毛抖动着。

他梦见墨染楼,暮色四合,他坐在院子里合欢树下的蒲团之上,对面正是他魂牵梦萦的身影——花湮穿着一团明黄,像是灿烂的栀子花,一脸痴了的笑着说:“师父大抵是这世间最好看的人了。”

他看见自己嘴角也扯上了弧度,不像记忆中那个清冷的自己,笑的还有些许的暖洋洋:“哦?”

湮儿,他的湮儿,一脸的认真,眼睛里全是珍惜的爱慕:“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一双小手颤抖着,迟疑着,终于轻轻摸到他的眉宇。

容华浑身猛地一震,顿时惊醒,缓缓睁开双眼,才知方才的一切竟是一个梦而已。痛苦的神色渐渐凝聚在容华眉眼间,他闭上眼睛,如果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她,那么他不愿意醒来。

过了许久,容华费力的起身半坐,伸长了胳膊推开床边的窗子,苍白的脸看向窗外,菩提树仍旧万年不变的繁茂模样。

凌尹端了药进来,看见容华醒了,装作不知道血帕的事,道:“师父,你醒了,药正热好,赶紧喝了吧。”

“凌尹,”容华仍旧望着院子里的菩提,抬起胳膊指向窗外,瘦削的胳膊在宽大的袖袍里清冷空荡:“你知道么,我初见湮儿的时候,那个冬天,她穿个锦缎的夹袄,站在菩提树下,问我,仙山上的树,冬天也不会凋谢么。当时好像很冷的样子,湮儿说话都呼出一团白气来,但是她的眼睛极亮,澄澈如水...”

“师父...”凌尹眼睛里蒙泪了。

容华像是不知觉自己喃喃说了这么多,其实他何曾这样在别人面前说过心事,他真的觉得太累了,心里少了一块肉,似乎也有些东西放不下来了,总想说出来,才不会那么煎熬。

“那个时候,为何为师不觉得冷呢,现在却觉得像是在冰窟里一般,好冷好冷,暖也暖不热...”

“师父...”凌尹一把擦掉眼泪,别过脸去,问:“湮儿师妹,您到底把她安置在哪儿了?”

容华眼睛缓缓没了色彩,黯淡无光,俊朗的脸苍白的像是雪一样:“湮儿远离我,才能平平安安的。”

凌尹看不得容华这般憔悴模样,一把将药搁在案头上,扭头就走。

容华端起药,闭上眼咽下苦得想吐的药汤的瞬间,回想起她伸手抚上自己的脸的一霎那,夜幕四合里,她的容貌美极,也柔极。

道是相思来惊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