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玉霄师徒阴阳隔

  风罗山。断云峰。

一朵云彩疾速落在了玉霄殿前,云彩上的人一袭流云水衫,本来俊朗的面容却苍白憔悴的很,急匆匆地下了地就朝玉霄殿门口站着的几个人跑去。

“空谷,你回来了!”真儿最先看到了他,唤了一声,身边的凌尹和沧澜都转过脸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听说就赶了回来——师兄听说你也受伤了,可有大碍?”空谷焦急得恨不能把拳头都握碎,半点不见平日里笑吟吟的样子。

凌尹面色也是虚弱,拍拍他的肩:“我没事,就是湮儿...生死未卜...”

空谷面色一凛,身子不受控制地颤了颤,一把捏住凌尹的肩膀,神色抽搐:“到底是怎么回事!师父怎能让湮儿出这样的事情!”

真儿急忙掰开空谷的手:“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上仙回来的时候,湮儿姐姐在他怀里已经...”真儿顿了一顿,眼睛闪烁,逼着自己说道,“已经没了气息,上仙疯了一般,一回来就把他和湮儿姐姐关在了玉霄殿内,都好几日了,我们轮换守着,上仙却半步也没有出来过。”

“应该是在救湮儿,就是不知道,师父这般,是在用什么法子,”凌尹撑着额头,银色的长发有些散乱,这几日他不眠不休的,面色也憔悴暗淡了很多,“总是会有很大的灵力波动传过来,我有些担心。”

“他不配。”一个冰冷的声音僵硬的插入,三人扭头,看着一直沉默却突然发话的沧澜,那双蓝色的眼睛里都是厌恶,“他不配让人担心。”

“住口!你是谁,如此狂妄!”空谷怒喝道。

“我为何要住口?你们以为你们的师父有多好?”沧澜也怒气冲冲,漫天的杀气,“用你的脑子想一想,如若有你的师父保护,谁人能伤她一根毫毛?”

“你什么意思?”空谷的脸愈发阴沉了,拳头攥的喀嚓作响,凌尹也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沧澜毫不示弱,一个箭步冲上前,和空谷四目怒视,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就是他,把湮儿害死的!”

------------------

殿内。

那双寒潭一样的眼睛,此刻满满的都是难以置信,震惊地看着榻上的人,面如死灰。

花湮静静躺着,只穿着一层素白的单衣,套在身上却显得过于宽大。露出来的地方,皮肤都有些发青,浑身僵硬。

可是胸口处,白色衣衫一点一点透出点点血红来,像是雪地里绽放了星星朵朵的红梅。血越来越多,一会儿渐渐晕染地连成了片。

容华支撑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怎么会...到底这是怎么了?他施了各种术法,也渡了自己的灵力给湮儿,可她仍旧是一点一点地变得僵硬冰冷,浑身发青。

可是为什么,一个死了的人,胸口处却在不断流血,止也止不住?

回来那日,他颤抖着褪去了花湮一身的凤冠霞帔,流珠碎就那么静静插在她的胸口,闪着莹莹寒光,容华不记得自己怎么拔下的簪子,似乎是闭上了眼睛。他给她套上自己的衣服,开始运气,打坐,将自己的灵识全然抽出,丝丝缕缕钻进花湮的体内,却发现躯壳里空空荡荡,只有愈发的一股凄楚的执念留着,毫无半丝生机。

玉霄师徒阴阳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