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血池剧痛风清越

  穿衣服的时候,花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半道伤痕都没有,连左肩被蚩兽要咬穿的地方都依旧完好无损的是细腻白滑的皮肤,而且,浑身充满了力量。

花湮狐疑起来,她记得清楚,自己明明是被蚩兽伤的几乎丧命了。现如今却这样的安好,到底是谁救了她?

穿好衣服,花湮围着石室转了几转,发现那石门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打开的,却是运气的时候,意外发觉,自己的内力浑厚了不少。

突然,隐隐有微弱的呻吟声传来。花湮吓了一跳,凝神细听,那声音是从和石门相对的那堵石墙的那边传过来的。

那呻吟极为压抑而痛苦,仿佛在经受着什么抽皮扒骨之酷刑。花湮听得心里发颤,急的用手胡乱捶着墙壁,“喂!你还好么!”

手重重朝着一块石砖捶下去,石砖却“咔”地陷了进去,登时,整面石墙“轰隆隆”地转动起来,花湮目瞪口呆地看着出现在眼前的这一幕——

“清越大哥!”花湮几乎是尖厉地叫喊到,朝着风清越扑过去。

眼前是另一个血池,雾气蒸腾中,风清越赤着身子躺在池中,头发散乱,皮肤苍白,在血池中显得触目惊心。

花湮跪倒在池边,颤抖着嘴唇,满目地难以置信,风清越的身上,不断有红色的血管像藤蔓一样爬上,又消失在皮肤之下,渗人的很。而风清越意识不清,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身子不停地剧烈颤动,发出压抑地呻吟。

“清越大哥!清越大哥!”花湮抱住风清越的头,不断有眼泪扑簌簌地掉落,清越大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湮儿...”修长的手颤动着,缓缓拂上花湮的脸颊,“湮儿,你醒了...”

花湮捣蒜一样的点头,呜咽着喊:“是!我醒了...清越大哥,是你救了我...对不对...”

“你...醒了就...好...”风清越艰难地说话,突然身体一僵,接着用全力把花湮猛地推开:“走开!不要看!”

花湮一怔,接着,就看到了撕心裂肺的一幕——

风清越全身突然爆出无数鲜红的藤蔓一样的东西,将他紧紧缠绕着,还有黏腻地声音传来,接着,风清越的身体,一点一点,像是被撕咬一样裂掉了,消失了——

“啊!——”花湮失声尖叫,又拼命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

风清越的双眼已经变成红色,“走开啊!快走开!我求你...湮儿...我求你...啊...不要看...”

不知过了多久,风清越的血肉又一点一点长了回来,渐渐地,血池里躺着的,又成了那个清秀文弱的风清越。

石室里一片死寂,风清越微微颤抖着身子,雪白的皮肤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

花湮瑟缩着,一步一步挪回风清越身边,一开口,声音抖得连自己都陌生:“清越大哥...”

风情越别开脸,沙哑说道:“走开,不要看我。”

“清越大哥...”

“走开...我会脏了你的手...”

“不!”花湮哭着摇头,“清越大哥,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是我不好!是湮儿的错...是湮儿的错...”

血池剧痛风清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