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凤生师叔有古怪

  花湮躺在锦瑟居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黑暗中眼睛睁得大大的,脑子里一遍一遍回放今天的事情。

“九天在上,厚土在下,三界苍生为证,我容华今日收花湮为徒,教她心怀三界,教她与世为善,不求成九天之大才,但求慈悲于世间。”

这不是梦,她真的成了容华上仙的徒弟。当着众多上神上仙的面,他宣告了天下。

半年前,如果师父不帮她,她估计已经被王母掳去,断送了性命。后来,师父几次三番救了她的性命。这回拜师,更是将自己严严实实庇护在他的身后。花湮大概能够猜想出来,师父顶着天庭多么大的压力。不仅如此,甚至,还逆了风罗山仙规。

花湮记起那个时候,她跪在玉霄殿门口恳求容华教她仙术,容华背着手,漠然说道,“我风罗山从不收女弟子。”

心头涌上一股暖流,性命与仙规之间,师父选择的是性命。师父是慈悲的,三界苍生于他来说最重要。

花湮坐起身,借着窗外的月光,小心从枕头底下拿出那支流珠碎来,仔细端详着。深蓝色的宝石在月光下显得愈发幽深。

“为师如今给你,望它可以使你防身。便是有人为难你,有这流珠碎在,便如为师在,如神权在。”

“师父...”花湮喃喃自语,双眼望着手中的簪子,恍惚又想起容华那一声“湮儿”,想起他长发散落而下的惊艳模样。

我真的是摊上了世上最大的好事。

花湮将流珠碎小心放回枕头底下,终于沉沉睡去。

--------------------------------------

第二日,天还未亮,花湮就被敲门声给吵醒了。

花湮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开了门,看见空谷那张笑眯眯的脸的一瞬间,“啊”地一声怪叫,急忙捂住自己凌乱的衣衫,“嘭”地又把门关上了。

该死!忘记了自己不是在墨染楼!花湮暗自责骂着自己,急急忙忙开始穿衣服。

门外传来空谷的声音:“花湮啊,快快收拾,昨个忘了告诉你,师祖师叔还未走,今早要去请早的。”

屋内花湮一声哀嚎:“这种事情,空谷师兄怎么能忘了!”扣好夹袄的扣子,花湮急急忙忙的要走,忽而又转回床边,掀起枕头,将流珠碎小心放入怀里。

两人刚刚进了玉霄殿的庭院,就听得殿内传来容华的一声冷喝:“滚!”花湮吓傻了,她从没听见过师父如此说话。

接着,只听见一声绵长的叫喊也传了出来:“师兄——”

花湮扭头看着空谷,一脸黑线地说道:“好像是凤生师叔诶...”

空谷无奈地摇摇头,笑起来:“也只有师叔能让师父这样了。走吧,我们进去瞧瞧。”

花湮跟在空谷后头进了玉霄殿,大厅里空无一人。空谷提高声音喊了一声:“师父!我带花湮来给师祖师叔和您请早了!”

容华慢慢走了出来,脸色还有一丝怒意没有消去,身后凤生却是笑得花枝乱颤,看见花湮,大呼小叫道:“哎呀呀,小湮儿!”

花湮急忙行礼:“花湮给师叔请早!”

凤生欢快地来到花湮身边,摸着花湮的头道:“真是乖巧,小湮儿,师叔甚是喜欢你呀。”

花湮窘迫,尴尬问道,“师叔怎么在这里呢?”

凤生顿时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我来给你的师父大人请早啊,可谁知你这师父这么凶...”

容华的脸冷得跟结冰似的,“为何师父走了也不告诉我?”

凤生一脸无辜状:“师父说不必麻烦了,你忙的很。”

“那你为何还留在这里?”容华脸色愈发阴沉。

“喂喂喂,风罗山也是我的师门好不好!”凤生终于不满抗议了,“而且我只是想再看看师兄你嘛...”

“闭嘴。”容华睨了他一眼,“你敢不敢告诉我,你此番回去,是不是真的回青丘?”

凤生师叔有古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