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关自是最难过

  笙瑶出了风罗山,坐在一块石头上歇息。她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刚才真是好险,差点就让那容华的大弟子追上了。她正是知道若是直接把消息送给容华,怕是以自己的修为和功力,只有被容华一掌拍死的份,所以才挑了他的弟子当个传信的人。

“看来以后要好好练功了,否则难免哪天就性命不保了。”笙瑶自言自语着,又想起方才凌尹的外貌,“和谷主还真是像啊···”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道平静的声音在笙瑶的背后突然响起,笙瑶猛然回头,脸上尽是吓了一跳的表情。却看见风清越立在她的身后几步远的地方,一手背在青色袍子后面,毫无表情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笙瑶虽是面色淡定,但那双眼睛泄露了她的意外和慌张。

风清越没有回答,一步一步靠近她,最后,笔挺的鼻梁几乎碰到了笙瑶的脸,目光冷冷地盯着她。

笙瑶从未与风清越贴得这么近过,一时心慌意乱,不会动弹,双手在身侧攥成了拳头,恼羞地怒斥:“你要干什么!”

话未说完,风清越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笙瑶大惊,吃痛地喊了一声,双眼睁得大大的,看着眼前浑身散发着凌冽的杀气的风清越。

这样的风清越,是她从未见过的。从到了花冢之后,风清越就是一副安静听话的模样,哪里像眼前这样,似乎要杀了自己似的!

“你是怎么把湮儿送进天牢的,嗯?”风清越声音很轻很轻,在她的耳边低语,手上的力道却丝毫没有减轻,依旧紧紧掐着笙瑶的脖子。

“你偷听了我和谷主的谈话?”笙瑶面有怒色,“你现在胆子倒大得很!”

“哈哈!”风清越听了,仰天大笑起来,“胆大?我还真是要谢谢我胆大偷听了!否则,现在恐怕还在乖乖等死!”

笙瑶脸上一丝复杂的神色闪过,沉默了半晌,冲着风清越轻蔑的一笑:“你这小小凡人,以为这么就制得住我?不知好歹的东西!”

风清越却轻轻勾起了嘴角:“那你尽管杀了我啊。”手上又用力了一些。

“你!”笙瑶眼睛瞪得大大的,脸色已经憋得有些发红,手上运足了几层功力,在身侧微微颤抖,却无论如何出不了掌。

自己终究是下不了手!笙瑶闭上眼睛,心里叹息了一声。笙瑶啊笙瑶,你对这凡人,到底是到了什么地步?

脖子上的力道却没有了。

笙瑶诧异地睁开眼睛,望向风清越。风清越目光灼灼地看着她:“杀了我,或者带我上天庭。”

“你凭什么要求我?”笙瑶冷笑。

“若是湮儿不能活下来,我一定也会自己去死。”风清越静静瞅着笙瑶,声音很轻,却很坚定。

笙瑶感觉一股愤怒立刻在胸腔燃烧开来。眼前的风清越,青衫如水,乌发如墨,俊雅的眉目间,全是对另一个女子的痴心付与。他怎么可以这样威胁自己,以死威胁自己?

缓缓开口,说出来的却是--“我带你去。”

终究,一个情字最沉重。

--------------------------------

凌尹从来没觉得师父飞得这么快过。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容华,此刻他眉目紧锁,满眸凉意。

到了南天门,师徒二人落地,神色严肃,直接向里走去。守门的天兵匆匆传报:“九天仙尊容华上仙到!---”

天庭的一处凉亭内,正在抚琴的落霜手一晃,曲子断了。落霜抬起头,满脸的欣喜之色,容华上仙?容华上仙来了?

匆匆起身,落霜准备向外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下了。

---容华上仙为何突然来了天庭,莫非是因为那日那个凡人?落霜是何等聪明,前前后后一想,便猜出了个七八分大概来。

容华和凌尹一前一后走着,师徒俩的容貌,弄得沿路尽是看痴了的仙女。

凌尹美目如丝,面若桃李,今日难得的穿了一身黑衣,宽袍大袖,绣着流动的暗纹;容华走在前面,白衣胜雪,丰姿都雅,俊逸脱俗的模样,天生一股淡然出尘的气质,顿时把凌尹的花容月貌都比下去,显得黯淡了。衣带生风地走过之处,仙女们个个眼睛都不转。

凌尹有些不耐烦:“师父,直接飞去天牢那边吧。”

容华点了点头,二人径直飞至空中,腾云驾雾向北飞去。

前方出现一朵祥云,几个仙女簇拥着落霜仙子迎面飞来,霓裳摆动,瑞彩翩翩。

落霜低眉颔首,轻轻在身侧行了个礼:“落霜见过容华上仙。”

情关自是最难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