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求而不得玉霄殿

  吃过饭,花湮与空谷走在回锦瑟居的路上。空谷自然是不用吃饭的,可是这饭却是他做的。花湮想起他在小竹屋里熟练优雅地做饭的样子,就觉得神奇。神仙竟然会做饭,还很好吃。

花湮吧唧吧唧嘴,真是美味啊。又转过头慈祥地(···)望着空谷俊朗挺拔的侧脸,长相好看,性格温和,还会做饭,这样的男子,若是在人间,怕得是天下女子的梦中情郎吧?

“空谷,神仙可以谈情说爱吗?还是要六根清净,四大皆空?”花湮不免八卦起来。

空谷笑眯眯地看着花湮,解释道:“这不可一概而论呢。若是我们这样的,仙界也没有限制,可在仙界之内相恋,只是不可与凡人私通罢了;若是有些神仙,要修习佛经佛法,便得抛却一切了,师祖青灯菩萨,便是那样的。”

“师祖?那就是容华上仙的师父了?上仙是有师父的啊。”花湮吃惊。

“是啊。青灯菩萨是师父的师父,师父因为跟着他修行,这上万年来,估计也得了清明,四大皆空了。青灯师祖长住于东海祖洲,已经闭关几千年未出了。”

花湮不语,容华上仙这样的人,三界之内,又哪里有人可以配得上他,日日伴他身侧,做他枕边之人呢?

空谷走了几步。一扭头见花湮还愣在那里发呆。自己刚才说那句“不得与凡人私通”之时,心里感觉好生不舒服。

“花湮,愣什么呢,快走吧。”

花湮回过神来,“空谷,我要见上仙。”

------------

容华缓缓走出玉霄殿,看见菩提树下一抹娇小的身影,左右打量着四周。葱郁繁茂的绿叶之下,花湮雪肤黑发,穿了绸缎夹袄,罗裙款款,容华轻轻地恍惚了一下。想来,也数月未见她了。

“仙山的树木,冬天都不会凋谢的么···”花湮看着那菩提树枝繁叶茂,嘟囔道。

“菩提是仙树,自是不会凋谢。”

淡淡的语气,却是把花湮下了一跳,赶忙正过身来,“容华上仙···”

似乎好久好久,没有看到上仙了。这般寒冷的天,他仍是只穿一身单薄的白衣,素白的袍子拖曳于地,精致的织锦仿若天边的流云,浓密黑发如墨,在腰际慵懒地束了带,容颜如画。

“你要见我,所为何事?”

花湮心里小小无语了一下,上仙说话越来越简练了。

容华见花湮一脸郑重的走过来,突然就生生跪了下去,皱了眉头:“这是为何?”

花湮抬起头,目光坚定地直视着容华:“花湮恳求上仙,教得花湮些许仙术,好让花湮从妖魔手里救得清越大哥出来。”

容华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些。

花湮咬紧了下唇,忐忑地看着容华,心似乎提到了嗓子眼。

似乎都没有多加考虑,便听得容华依旧是凉凉的语气:“不可。风罗山仙术从不外传,只有风罗弟子可习。而我风罗,从不收女弟子。”

“上仙!”花湮声音颤抖,乞求的看着容华。虽是做了心理准备,可是听得这一番话,却还是如同一头冷水当头泼下,在这寒冬里仿佛把心尽在冰渣里,刺凉了个透。“上仙,花湮自知不该如此请求,可是只有上仙可以帮助花湮了,若是上仙不肯答应,花湮怕是再没法子救人了!”

她一介凡人,怎么去得了妖魔那里?而这神仙里面,她只认识上仙,空谷,凌尹,想来现在自己也有仙身,可以学仙术,救风清越了,可是如果上仙不肯教她,就全部都完了。

容华负手,广袖垂在身后:“风罗不收女弟子,我无法帮你。”

“上仙若不救,风清越怕是就坠入妖道了!”花湮的情绪有些失控,身子有些抖,膝盖也硌得隐隐作痛。

容华看着花湮:“因果命定,他的路是自己选的,便是神仙,也如何不能插手。地上寒凉,你起来吧。”

花湮摇了摇头,眼神灼灼:“若是神仙也不能插手,上仙为何要渡我的劫呢?”此话一出,花湮自己也惊了,自己是在审问上仙么?

“三界苍生,皆是灵根,仙家无念,怎可逆了天意。不是我插手于你,而是你命中如此。”容华转身走向玉霄殿:“多说无益,你且起身,我唤空谷带你回去。”

“上仙不答应,花湮就一直跪在这里。”

容华的脚步顿了顿,却还是没有回头,修长的白色身影消失在花湮的视线内。

---------

不知跪了几个时辰了,花湮觉得膝盖生疼,浑身筋骨也酸得很,一呼气便在嘴边凝结成一团白烟的寒气。

冬天里的风罗山冷的很,特别是这断云峰又位于最高的地方,在外面呆久了,自是侵骨的寒。花湮不比容华,此刻虽然穿了夹袄,却早已被凉风钻透,浑身上下冰冷,嘴唇也冻的发紫了。

又跪了一会儿,膝盖已经麻木地失去知觉了,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花湮突然觉着身体开始异样,慌乱瞅见天边悄悄升起的明月,心里大骇,不好,忘记了今日是十五!

蚀骨的疼痛又开始往全身蔓延,花湮经受不住,沉闷地倒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蜷曲成一团,努力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容华上仙就在房里,可别让他听到!自己这般生不如死的模样,怎么能让上仙瞧见?

突然疼痛开始加剧,花湮都能感觉到骨头一丝一毫地生生消长,终于还是忍不住,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偏殿内。容华听见花湮传来的呻吟,皱了皱眉,推开朱窗,却看见庭院里花湮蜷曲在地上,痛苦的在菩提树下打滚,努力咬紧牙关不喊不叫,脖子上青筋都暴露出来了。

飞快起身,到了门口,庭院里却空无一人了。

容华修长的手指飞速在额边画了几下,中指抵住眉心,低声念了一句咒,西边一道飞走的黑影就浮现了出来。

原来是用了隐身术。容华眼里闪过一丝冰冷,飞身追了过去,白色衫袍在夜空中飘若流云。

求而不得玉霄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