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璇玑渡劫留仙山

  “容华上仙留步!”容华正带着花湮,腾云驾雾向风罗山行去,突听得一声留步,于是便驭了祥云停在云海之上,回头却见一高大威猛的天将向他们飞来。容华皱眉,微微侧身,将花湮护在身后。

“烈焰飞将。”看清了来人是谁,容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却仍旧微微颔首,“将军何事?”“上仙,没想到你这等神速啊”,烈焰飞将虽是笑着,可花湮觉得那眼底分明毫无善意,不由得又往容华的袍子后缩了缩。

“我接到王母旨意,片刻不敢耽搁,到那人间之后,却只剩墨染楼,不见唱曲儿人,若在下所想不错,定是上仙抢了王母的人吧?”烈焰飞将将目光投向容华身后的花湮:“可正是上仙身后这妙人儿?”

容华的声音变得冰冷:“本仙并无冒犯王母之意,更无与王母抢人之谈。只是这凡人,本仙必须带回去,所以不能交给将军。”烈焰挑眉道:“恐怕上仙若是不交,便是绝对有冒犯王母之意。”

容华的眼底又如上次在瑶池一般,浮起淡淡的雾气。感觉到身后人儿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襟,不动声色地在她周围拢了层透明的结界。烈焰将这小举动尽收眼底,冷笑:“看来上仙是不打算让小将带走这女子了?”

“是。”

“那就休怪小将不敬!”音未落,已身手凌厉地飞身向花湮而去,手里倏然多了双神斧,“看我流焰双斧!”说完便运了八分功力,那流焰双斧霎时火光流转,疾速而下。容华一手揽住花湮的腰,跃然飞离数十丈开外,矫若惊龙,轻巧躲过一击。花湮却是“啊--”地失声惊叫,吓得差点丢了魂。她的劫是不是已经开始了?真的是好吓人啊!

容华的广袖之中突然银光聚拢,一把利剑缓缓出现。剑身颀长,泛着银色寒光,被容华握在手里的剑柄刻着繁复的花纹,剑刃聚集冰冷之气。

璇玑剑?烈焰微微色变:“为了一介凡人,上仙果真要如此出手?”

花湮抬起头,看着一袭白袍的容华,此刻他一手执剑站于云端之上,面容冷峻。行至此地,又听得这番对话,花湮心底大致已知道他的仙班比自己想的还要高,连这恶意的将军也需尊称他为上仙,而自己虽不知为何会与王母牵扯,但如这天将所说,自己只是渺小的无法再渺小的凡人,他九天上仙何须为了一介凡人,与王母娘娘为敌?

“神仙如何,凡人又如何?三界之内,众生平等,为何要这凡人枉送性命!”容华说话之时,剑已出手,行云流水之势,猎猎生风,带起广袖翻飞,剑气凌冽,直至烈焰眉心。烈焰双斧急挡,霎时剑斧生雷,电光火石。烈焰虽是挡了容华的剑,但透过剑气震慑而来的深厚内力,生生逼得烈焰连退数步。烈焰惊讶,只听闻容华上仙修为深厚,却不知竟如此深不可测,只是璇玑剑一击,便逼得他使出全力抵挡!

花湮呆呆站在一旁,惊魂未定,还未反应过来,腰间被轻轻一带,飞了起来。发现自己被揽在了怀里,花湮慌乱地抬头,容华却也正好垂眸,淡淡看了她一眼。只是他的惊鸿一瞥,却成了花湮这一生铭刻的画面,云雾掠过他的黑发,他出尘的模样,飘然若轻云蔽月,揽着她腰间的手透过她的衣衫,有浅浅的温度传来。

花湮想,是不是自己肉体凡胎,觊觎了仙人之姿,还是腾云而行,飞的太快了,自己怎么像醉了般,晕乎乎的呢?

“仙尊,我们是不是打败他了?仙尊?嗯··额··我们要去哪?”

“风罗山。”

花湮见容华只淡淡应着自己,便乖乖住口不再说话,紧紧抓住容华的衣袖,被他带着一路向前飞去。

渐渐地,花湮依稀可以看见一座巍峨青峰,立于云雾缭绕之间。

原来,自己在洛阳城日日都能看到的城外高山,竟然只是风罗山的山脚罢了!花湮站在祥云上,一手紧紧攥着容华的袖子,惊奇而兴奋的看着脚下云蒸霞霭的仙山:“好大的风罗山!”

只见这风罗山的顶端耸立着一陡峭险峰,直插云端,云雾缭绕之中依稀可见殿堂楼阁,没有金砖玉瓦,毫不奢华,却也素雅出尘,宛如世外桃源一样。

花湮以为他们会在那里停留,却发现容华一直带她向下飞去,一直到了云脚才落了地。

“随我来。”花湮不敢多言,紧紧跟在容华身后,走了一段路程,眼前一座大殿,抬头见檐牙高啄,正上方一块朱红匾,写着“修真”二字。

进入厅堂,见一少年匆忙迎来,拱手恭敬地行了礼:“师父。”花湮悄悄打量他,身着莲花水蓝色锦缎织成的云衫,显得飘逸如流,身材修长但不瘦弱,面容很是英气,棱角分明,五官像是刀削斧刻,立体精致。

“适才千里传音于你,可曾听得?”容华神色很是平和,看来在这徒儿面前并不端作架子。“是,都收拾妥当了师父。”那少年浅浅笑着,虽说长得非常立体,可花湮觉得这笑温和的很,亲切的很,不像仙尊···那样高洁的仙人之姿,不可亵渎。花湮又偷偷抬头瞄容华挺拔的背影,容华却像背后长了眼睛,突然就扭过头来,花湮霎时吓得一身冷汗,赶忙把头几乎埋了进衣衫里,脸上火烧火燎的。

“这些时日你便住在这里,一切自有人打理。”

花湮眼睛盯着地面慌忙点头,用力“嗯”了一声。好久不见动静,四下环顾,却发现早已不见了容华,不由得“咦”了一声。

“姑娘,师父回去休息了”,那少年一直满眼笑意的看着花湮的举动,见她这般惊讶,指着门外,笑盈盈的解释:“早已飞上去了。”

“飞上去?可是最高最高的那个险峰?”花湮想起适才看到那有里房子。

“嗯,那峰为断云峰,师父住在峰上玉霄殿”,莲花水衫少年边说边向后堂走去,花湮赶紧跟上,“你是凡胎,那里仙气浓重,会侵坏你的肉身,所以便把你安置在这云脚处,下方便是凡间,上方才至一重天,于你身子无碍的。前方有一锦瑟居,你住那里好了。”

说话间穿过缦回的廊腰,一处青色庭院呈现眼前,院子不大,种了花花草草,几棵桃树开的正烂漫,成片成片的仿佛妖娆的云朵飘在空中,厢房的窗下栽了芍药花,雪白雪白的。门上挂了牌匾写着“锦瑟居”字样,花湮心想就是这里了,微微兴奋,她住的地方真是好雅致!忍不住开口称赞:“比我在墨染楼的住所漂亮许多!”

少年又开始满眼笑意:“住的舒服就好。我叫空谷,你有何事,唤我就行。”“···空谷?”花湮觉得这名字倒是符合极了他的容貌,但是眼前她

更关心另一件事:“你,你也住那断云峰么?我···我上不去···”空谷哈哈笑了起来:“你可真是有趣,倒是忘了告诉你,我虽住得比你高,但也高不到那断云峰,只有师父一人住在那里的。你若是找我,对着清心湖唤我名字就行。”顺着他手指去,花湮才发现屋山南头竟有明镜似的一个湖泊,周围是一片幽深葱郁的竹林,心里愈发觉得这仙境简直就是世外桃源。

安顿好了一切,花湮站在门下目送空谷出锦瑟居。行至桃花下,空谷突然转身,笑的温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人面桃花,美得好不真实。花湮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花湮,我叫花湮。”

花湮不知道,漫天桃花下她扶着门框怔怔的样子,美得也好不真实。

璇玑渡劫留仙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