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包着月亮的月饼

  “哦?里面包了月亮的月饼?”贺佳的话到让时傅好奇了起来,他有些犹豫的看看贺佳,见贺佳肯定的点点头,时傅拿起一块月饼左右看看,与以前的月饼长得没什么差别,咬一口,咦?

时傅一下子便瞪大了眼睛,这里面还当真有月亮呢,黄黄的,圆圆的,不正是这中秋的月亮嘛,“这,这里面包的是什么?”

“回世子,这里面包的是蛋黄,所以才看着像是月亮啊。”贺佳见时傅如此吃惊的表情不禁被他逗乐了,哪里有一点世子的样子,就像个街上玩耍看见捏糖人的小孩子一样嘛。

“那怎么是咸的呢?”

“这是咸鸭蛋的蛋黄,自然是咸的啊。”看着时傅一脸茫然贺佳就知道自己是白说了,身为一个世子时傅怎么会知道咸鸭蛋是什么呢。

“那是什么东西?”果然被贺佳猜中了。

“回世子,咸鸭蛋就是腌制过的鸭蛋。腌制时先将食盐溶于烧开的水中,达到饱和状态。待盐水冷却后倒入坛中,并将洗净晾干的鸭蛋,逐个放进盐水中,密封坛口,置通风处,25天左右即可开坛取蛋煮熟,便是咸鸭蛋了。我将蛋黄取出夹在莲蓉馅里,做成了这个月饼。”贺佳觉得自己就像移动版十万个为什么一样,还得解释什么叫咸鸭蛋。

“我怎么从没吃过。”时傅不开心了,自己吃过那么多美食居然还有自己没吃过的东西?

“世子,您自出生起便地位尊贵,又怎么会吃过这些百姓家的吃食,你可知道对于穷人家来说一个咸鸭蛋够全家人当好几顿的菜呢,不过太穷的人家也买不起咸鸭蛋就是了。”贺佳虽然不仇富,但是也不愿看到这些有钱公子们挥霍无度,若能激发出他们的善心自然是好的。

“是吗?那下次去入梦园的时候你弄给我尝尝吧。”时傅对于一个咸蛋能当好几顿菜实在是没什么概念,不过他倒是很好奇这东西到底长什么样。

“只要世子愿意吃,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还有,这个月饼还有吗,我拿过去画舫上给他们尝尝去。”看见新奇好玩的东西时傅自然想跟好友们分享一下。

“自然没有问题。”贺佳本是准备着给严世钧和凌云的,不过既然时傅开口了贺佳自然是不会不给,也算是给她做宣传了。

贺佳让人包了月饼出来随时傅一同送去他们的画舫上,至于贺佳自己,则重新坐下来吹奏起了笛曲。她好歹也是老板娘,不需要凡事亲力亲为的吧,况且今天是中秋,贺佳也没有伺候别人的习惯。

“凌云,钱缪,你们来看看,我刚才去了如梦姑娘她们的花船,给你们带了好东西回来。”时傅一回画舫上便迫不及待的开始献宝,“这月饼保证你们以前从未吃过。”

其实刚才看见花船的时候凌云便知道是如梦了,倒不是因为什么心有灵犀之类的,不过贺佳今日装扮的花船是凌云的,虽然贺佳巧妙的将船上的标志遮掩了起来,不过凌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此时也装着新奇的过来,“哦,看看是什么东西让你这般推崇。”

跟随时傅上船的侍女将食篮打开,端出里面的月饼。越王世子瞧了瞧,也和时傅吃之前一样没什么兴趣,“不过就是上面印了入梦二字而已,有什么特别的。”

“这就是你没见识了吧,这月饼里面可是包了月亮的,跟以前吃的那些可是大有不同。”时傅又拿起了一个月饼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因为馅料不甜,所以多吃也不会觉得腻味。

钱缪半信半疑的拿起一个月饼掰开,顿时来了兴趣,“这月饼倒是有趣,这里面包的是蛋黄吧,当真如同这中秋圆月一般。”咬了一口,果然不似平日那些月饼一般,莲蓉微甜,蛋黄却是咸的,“这蛋黄怎么是咸的啊。”

“看吧,就说你见识浅吧。”时傅开始现学现卖起来,将刚才贺佳告诉他的再告诉他们,好像自己本来就知道似的。

“原来如此,难怪了,这主意倒是不错,那个如梦姑娘真真是个聪明的女子,将她纳回家想必以后就不会闷了。”钱缪随口一句话让凌云的眼神瞬间暗了一下。

“如梦她不是个随便的女子,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凌云也拿起一块月饼细细的品尝着。

“不过也就是个青楼老鸨而已,把她纳回家是抬举她了,她还能不干?”钱缪虽然也觉得如梦和别的女子不一样,却也不认为如梦就能比一般青楼名妓清高到哪去,无非就是多花些银两罢了。

“你所谓的抬举她却不一定愿意接受,她不是那般自轻自贱的女子。”凌云微微蹙眉,不愿意听到有人如此轻贱了贺佳。

“我说凌云,你不会是看上了那个女子了吧,你若是看上了就说,做兄弟的必不会和你争的。”钱缪发现凌云一谈到贺佳的时候便和平日里不同,平日不管他们说什么凌云从来都是不发表什么意见的,只要不太过分随他们怎么玩怎么说,今日倒对贺佳如此维护,不是看上了是什么。

“这话可乱说不得,不过我认识如梦许久了,对她的为人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她不是为了富贵就可以出卖自己的女子,她是在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养活自己,养活楼里的那些姑娘。你说我们这些世子公子的,哪个不是仰仗着自己的家世整日游戏人间,就这点而言我们还不如如梦姑娘呢。”凌云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将话题岔了过去,“不说这些了,今日可是中秋,自然要吃月饼赏月亮了。时傅,你刚才手里拿的那是什么东西?”

“哦,你说这个啊,”时傅拿起桌上放着的瓷瓶,“就是我们刚才看见的那许多泡泡啊,我觉得好玩就从如梦姑娘那儿要了一瓶过来。”时傅也是明白人,自然帮着凌云将话题岔远些,“这个叫吹泡泡,我来给你们演示一下哈。”

时傅拿起瓷瓶,将一个扣了洞的小木片插进去搅拌搅拌,拿出来轻轻一吹,一个泡泡便吹了出来,还带着点茉莉花的清香,几人看的新奇有趣便挨个要玩,不多会一小瓶的泡泡液便被他们玩光了。正说着要不要再要一瓶过来时便听到旁边的花船上传来的欢笑声,原来是贺佳正在跟姑娘们玩游戏,类似于现在的击鼓传花一样,由贺佳背过身子吹笛子,姑娘们围坐一个圆圈传手帕,笛声停的时候手帕传到谁手上谁便要从签筒里抽签表演,抽到什么表演什么,一个姑娘正抽到了说绕口令,说的磕磕绊绊的,听得大家一阵欢笑。

这月亮反正每日看每日都是一样的,也看不出多大的新鲜,几人索性便坐下看花船上的游戏,倒也看的趣味多多。凌云看着贺佳开心的笑闹着,不似平日装出的那般老练从容,不觉也露出了笑容,有时候喜欢一个人不一定要让她知道,只要自己能够在一边静静的看着她,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便是一种幸福。

因为时傅的画舫认识的人不少,所以便陆陆续续有些画舫划过来打招呼,大多是些京城的富家子弟,平日里多少有些往来的,借着这个时机来攀附一下时傅他们几个,不多时周围便聚集起了不少的船,旁边不知道的见这边这么多船自然以为有什么热闹可看,便也都纷纷靠拢过来,虽不能说挤得水泄不通,但是也将这不窄的河面挤了个满满当当。

起初贺佳她们并未在意,只以为是来跟时傅他们打招呼的,等贺佳发现不妥的时候连自己的花船也被包围在其中了,看着周围那些绿油油的眼睛贺佳顿时有种身处身处动物园被人围观的感觉,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让贺佳们自己玩着,贺佳上了时傅的画舫。

“世子,这儿怎么聚集了这么多的画舫啊,连后面的路都堵上了。”贺佳先跟几位世子请了安,才问道。

“本来有几艘船是过来跟我们打招呼的,看见如梦姑娘花船上玩的这么热闹,便都停下来看了,这可是在给你们入梦园扬名啊。”时傅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大场面,往常也不是没有青楼花船,但是这么多船都围观的却也少见,只在几家特别有名的青楼花船旁才能看到这样的情景。

“可是这般不是将后面的船都堵住了吗?会不会打扰旁人。”果然,说话的功夫后面已经有船夫叫喊着让给条船路了。

“那就到前面的开阔处吧,到洛河与恒河的交汇处,那里江面宽,也不至于挡着别人的道。”时傅还没说话,凌云便开口了。

“可是这么挤我们的船也开不出去啊。”贺佳实在是找不到路可以出去。

“这好办,叫船夫让前面的船让开,我们的船开出去,你的船跟在我们后面就好。”凌云刚说完旁边的下人便照着去办了。

昨天没更新很抱歉,合萌继续更新啦~~~~~

包着月亮的月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