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非你所想

  一个穿着黑色燕尾服表情古板目光严厉的五十岁上下的老头正以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还在昏睡的周秋,突然毫无征兆的一声怒吼:“还不起来?”周秋从噩梦中惊醒,眼前这个不算太老的老头就是那个老头吗,看上去好凶呀,摸摸自己身上完好的刺目的红衣,嘘了一口气,谢天谢地。眼前的老头身材瘦弱,骨头细小,昨晚在突然熄灯时那个吓晕了自己的粗手臂,是人还是鬼?这个老头,会给我支票吗?满心疑惑,却不敢多言。

“去厨房做早饭,快!”我就知道,古怪的老头不是想找个老婆而是想花钱买个女仆,好吧,与其被殷辰文霸占还不如给老头当佣人。周秋在厨房里鼓捣早点的时候,胡思乱想着,这老头肯定是做过整容手术,有钱人一下子可以让自己显得年轻几十岁,真的不得了。为什么,他这么大的别墅里没有一点人味儿呢,连个佣人都没有,周秋转念一想笑了,傻了吧,我不就是被买来当佣人的吗。

一面熟的荷包蛋搭清淡的白粥和烤面包配牛奶,不知道这个老头喜欢吃中式还是西式的早点,就做了两份。他家的厨房里什么都没有,想做花样也没法做,凑合吧,我怎么向老头开口要钱呢?端着托盘小心地往楼梯上走,心头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楼梯我是怎么上来的,我怎么躺倒床上去的?一想到老头那双瘦骨嶙峋的手臂抱着自己一步一步上楼的画面,周秋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目光如炬的老头在楼梯口那里等着她,周秋拿着餐盘不知该不该再端到楼下的餐桌上去,可刚才是老头挥手示意端上来的。这里没有地方放啊,老头轻抬一下下巴对楼上其中一个房间弩了一下嘴,周秋乖巧地把早点端进去,心想怎么这么奇怪。

这个老东西真是诡异明明已经起床了还要把早餐端到卧室吃,周秋推门进来才发现这是一个华美宽大的睡房。吱的一声,身后的房门被关上了,周秋心里有种不好的念头,变态的老不死。她警惕地回过头,刷的一下面如死灰,手脚再次发软。

漾漾穿着肥大的病号服,显得更加臃肿难看了,她在特护病房里胡乱地摔着东西,嘴里高声喊着:“何少杰,你会遭报应的,你不得好死,你全家死光光!”旁边束手无策的女护士冯阳眼里泪花泛滥,都怪她,是她多嘴说了一句话,才引得漾漾发这么大脾气。她只是很羡慕地对漾漾说:“那个何先生是你男友吧,他笑起来好英俊啊!”“什么?他对你笑了?”漾漾一下从病床上跳下来。不明就里的冯阳认真的点点头,于是漾漾开始莫名地发疯了。

何少杰自从接回漾漾就对她百般照顾,他会任凭漾漾打骂自己;他会为漾漾买各种她已经穿不了的时装,他会昧着良心说漾漾还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他甚至会为了她不惜把周秋抵卖给殷辰文,但是他不会对漾漾笑了。以前何少杰总是在漾漾身边傻笑,现在何少杰的好还是好,但是是那种冰冷的无情的好。像是寒冬腊月里在冷风里吃一支雪糕,一口咬下去,甜还是那么甜,但是冰凉地让人心颤。“你为什么不肯对我笑?”漾漾一次次地问,“我早就不会笑了。”“那你会对周秋笑吗?”漾漾不甘心。“从不!”这是让漾漾安慰的答案,但她还是心有不甘,“那你以后会对其他女人笑吗?”“不会。”何少杰总是会给漾漾令她满意的答案。

何少杰在病房门口拉住捂着脸哭着跑出来的小护士,他轻轻朝那被打得通红的小脸上吹气,他面容还是惯常的冷峻但是目光很温柔。冯阳的委屈被温热的风吹散了,心也随着飘了起来。她眼里还带着泪花但很快就在何少杰无声的安抚下破涕为笑。

殷辰文抱着肩膀看着惊慌失措的周秋说:“你的品味真的很奇特,宁愿跟自卖给老头却偏偏抵触回避我。”周秋很心寒的想难道你真的忘了程晓棠了吗。“你怎么在这里?”“这是我的家啊。”拖住快要掉下来的下巴周秋说“你到底想怎样?怎么还会是你?”殷辰文找个舒服的位置坐到床上说:“你卖我买,很简单的交易。”

周秋声音发颤地说:“我会想办法把钱还给你。”“你还不起的。”殷辰文摇摇头说。“不就是50万吗?你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会想办法筹到钱还给你。”这话说得真是特别的无力,周秋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弄这笔钱,但她知道她决不能让殷辰文得逞。那个年轻的生命,她的表哥程晓棠的脸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魇中。殷辰文看着周秋无助的样子,很想就这么结束算了,何必苦苦相逼,放她一条生路吧,他的心里这样想着,话到嘴边却变成:“你去哪里找五百万给我?”“500万?”周秋硬撑起来的豪气,砰地一声被捅破,何少杰竟然收了五百万,这笔卖身钱她可怎么还?殷辰文在脱口而出的那一瞬发现了自己内心里其实一直有一个自私霸道的恶魔

非你所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