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终有期

  风湖找了玫暖这么久,久到连他自己都以为,已经过了自己人生的一半。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尽头究竟在哪里。可是,他却想知道玫暖究竟在哪里,发了疯的想要快点结束这种漫无目的的寻找。

他记得她的点点滴滴,时间太过漫长,为了不忘记而拼命的记住。可是,现在的他却连她的元神都找不出来。

幕习贤清点了书房,也没发现少了什么东西,想来,要么就是有用的东西清燎没有找着,要么就是给自己装个样子。清燎素来知道自己谨慎,这书房附近,西花厅周围肯定埋了不少眼睛,他不会这般贸然行事。

可是,他对那个玫暖的话又耿耿于怀。他打量着几圈书房,忽然低低笑了一声:“这也简单,既然没死,大不了再把她找出来问一问。”

风湖若是知道这人竟然能轻轻松松的说出这句话,非得气得吐血三斗。可是,要是让风湖知道,幕习贤真的就轻而易举的就把人找的话,肯定会先将幕习贤打的吐血三斗。

其实,倒不是因为三皇子的通天本事,而是玫暖自己投进了笼子。不知是小姑娘的本性是不愿意吃亏的,还是吃了亏无所谓但是一定要吃好吃的。竟然在青天大白日的就跑到膳房偷食吃。

幕习贤没有让人打草惊蛇,等玫暖吃的心满意足了才慢慢的踱出来。玫暖见这他竟然也不害怕,不过毕竟是在他手上吃过暗亏的,见到幕习贤后脸色有点僵硬:“你既然都偷看了这么久,还不如一直别出来。怎么,我吃的这点东西还抵不上昨天人家遭的无妄之灾么?”

幕习贤笑着说:“你真的是鬼魂,竟然一直知道我躲在暗处?”

“不是,我是让人怜香惜玉的香玉。”玫暖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

幕习贤一怔,忍住脸上即将露出难看的表情接着说:“你前日晚上说,八皇子进书房拿了一件东西,你可知是什么东西?”

“什么八皇子?”玫暖反问。

幕习贤耐着性子解释:“就是那日你离开之前,跟我说有人进了我的书房拿了一件东西,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那哪里是拿,趁着你不在的时候那不就是偷么。”

“你——,”幕习贤把笑容挂在脸上说,“对,那就是偷,可是我连自己丢了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这要如何讨回来?”

玫暖认真的想了想,随即又露出不在意的表情说:“你府上这么多的宝贝,丢个什么东西也犯不着去讨要吧,算了吧。”

幕习贤怒气难平,右手握拳,食指和中指微微伸着,玫暖一见他这个姿势,就防备的退了一步:“喂,你别太过分啊,虽然我不会死,可是,人家一个小姑娘也不能被你这样欺负着。我告诉你,你别再想着再动我一下下,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人。”

“我又没怎么样你何必这么战战兢兢的。我只是想知道那人究竟拿了什么东西离开。你看我那屋子里,名字最长的一件东西就是件蓝地暗花牡丹纹饰盘凤双耳白玉鼎,你说个什么东西都比说这一番无用话来的方便简短吧。”

“你这人,怎么生的这般讨厌。他只是拿了你房里的一本书而已。恩,恩——就在第三层第二格的地方。我已经说了,你别拿那种上不了台面的招数对付我了啊。”玫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退后。

幕习贤笑着站起来,还来不及挥手。玫暖的身子竟然开始慢慢变得透明,她还没有来得及得意的笑出,忽然就从门外冲进一个高大的人影来。那人的身形快的如同猛兽,猿臂一挥,从手掌中飞出一件黑色的披风。玫暖来不及躲闪,正好被那个披风裹的严严实实。

幕习贤在旁边看着披风下,玫暖的脸渐渐恢复了正常。男子上前一把将玫暖抱在怀中举起。

“你,你干什么——”

“终于找的你了,玫暖。”风湖将玫暖紧紧抱在怀中,感叹似的说着。

玫暖一愣,听着他这话,不知怎么竟会觉的心酸,替他心疼,于是也就稍微老实了点。





第九章 终有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