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幕习贤知道,自己唯一能信任的人就是死人。他刚出生不久就被送出皇宫,养在王爷府。一个皇子,才是半大的孩子就不和规矩的送出宫,这种特别的待遇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上面除了太子外,还有几位皇子,下边的皇弟也不少,说来说去的,他这个夹在中间的皇子之所以这么特殊,还不就是因为他母妃。

风湖与那个名叫玫暖的姑娘这么巧合的重逢,这不能不让人怀疑,更何况还是在这么一种草木皆兵的时局下。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说风就该是雨的人,手上没有什么真凭实据的话,他也不会动这两个人。不过,他倒是有些怀疑自己布下的那些人,能不能将那个风湖给看紧了。也许,如果能将他收为己用倒是个更好的法子。

还有那个神神忽忽的玫暖,虽然一脸的天真无辜,可是,他自然不会相信这表面上的东西。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都有可能是危险的杀手,更何况,这还是一名连底细都没有摸清楚的大人。

虽然对秦忠说那些话,但是他当时离玫暖最近,眼睁睁的看着利刃刺穿她的身体,甚至连布帛、肌肉撕裂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清晰真实。

不过,他更没有办法说服自己相信那些鬼怪之谈。这世间,若是真的有鬼怪神力的存在的话,那这世上的血肉之躯还不乖乖的成了它们口中的食饵。

最简单的一个法子就是干脆就她变成一具死尸。

幕习贤带着秦管家经过花园的时候,忍不住朝花池看了一眼,碧澄澄的水面上平静无波。幕习贤努力的盯着那水面看,似乎非要逼自己看出来什么东西不可。跟在他身后的秦管家见他这样,就小声的说了一句:“王爷,不然的话,就将这个池子给填上吧。东苑那边还有个花池,倒是比这个还大些。”

“本王还不至于为了这两天的事情填了这个园子,况且,本王难道还怕苏沉香那女人变成厉鬼来讨命不成?”幕习贤的视线迅速的在花池扫了一圈,然后抬脚就走。

秦管家没有再说话,稍微垂着头接着跟上了幕习贤的脚步。幕习贤这时候又想到了一件事情:“容妃过些天就要去别院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没有?”

“回王爷,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着再过这几日就出发。”

“恩,多派些人跟着,还有,别让消息走漏了。”

“是,老奴明白。”秦忠沉声应了一句后,又问:“王爷,咱府上请来的那位除妖大师父以后可怎么安顿?”

“该怎么着就还怎么着,不要惊动了他,能住多久就让他们住多久。不过,进那个园子的人你再从新给挑一遍,选些嘴巴牢靠又机灵的过去。还有,一会后你去把李博给替回来。那些奴才们你接着整治,必要的话,随便指个人背了这桩案子也可以。总之就是要把这个事情给我弄的像真的一样。”

“是,那王爷您现在可是去容妃那里?”

幕习贤忽然就顿住了脚步,秦忠也猛然停下了,他迅速的将头垂的更低一些,花白的头顶一览无余。

幕习贤身形未动,眼神稍微一偏,从身边的朱色栏杆移动到自己眼前一丈多外的地上:“秦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只要记住你的主子是我一人就行了。至于容妃,我该去看她的时候,自然会去看她。”

“老奴该死,老奴多嘴了。”秦忠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起来。”幕习贤举步就走,秦忠立刻就站了起来,快步跟上幕习贤。幕习贤自幼在泰王府长大,小的时候,除了奶娘和几个贴身伺候保护的以外,身边就再也没有别的人跟着了。秦忠从泰王府一直跟到了景王府,也是算幕习贤的贴身贴心些的人。不过,即便是从他还是个幼儿起就伺候的,可是秦忠却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透这个主子了。而且也生出了那种说一不二的冷酷性子,倒让他这个小心翼翼过了大半辈子的老人更加如履薄冰。



第十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