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来到黄浦江

  一切的痛苦都将过去,而过去了的,都会变成美好的回忆。

季小白去世后,她的骨灰送回上海。

“到上海了。”齐广阔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李知。昨晚不知道李知兴奋还是和齐广阔制定公约太晚的原因,李知从一上火车就开始迷糊。

“啊。到了。”李知把头往车窗外看,他们看见了上海站就在眼前。

“上海,我们来了。”齐广阔情不自禁的喊着。

“妈妈,我来看你啦”李知在心里默默对季小白说。

“咱们去找了旅馆先住下吧。”齐广阔对李知说。

李知背着包,齐广阔拖着行李箱紧跟着李知。

他们刚出火车站出口,李知看到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女孩,举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欢迎李知到上海”

“广阔,是不是有人接我们呀。”李知对齐广阔说。

“我去问问,你在这等着。”齐广阔说完就走向那个举着牌子女孩。

“请问,你是不是接来自农场的李知?”齐广阔问这个女孩。

“是的。我是接从农场来的李知,她是和我爸爸同事的女儿认识。”那个女孩对齐广阔说。

“我是李知的爱人,我叫齐广阔。”齐广阔伸出手想和那个女孩握手。

“我叫赵媛媛,我在旅行社工作。”赵媛媛也伸出手,握住齐广阔的手。

“李知,过来。”齐广阔一边向李知挥手,一边喊着李知。

“我叫赵媛媛,是赵自强,我爸爸让我来接你们的”赵媛媛说。

“你就是赵伯伯家的媛媛。徐慧阿姨经常提起你。”李知对赵媛媛说。

“那我们就去肖红阿姨吧,肖红阿姨让你们住在他们家,周晓华现在去加拿大办一个遗产案子了,家里就剩下肖红阿姨和周远航叔叔,真好你们来了给他们作伴。”赵媛媛边说边领着他们走出火车站,他们来的广场,一辆商务车等着他们。

“咱们做这辆车去肖红阿姨家去。”赵媛媛对齐广阔和李知说。

车来到肖红的别墅里停下来。

“这就是肖阿姨家,”赵媛媛说。

这是从里面走出一个50多岁的妇女帮着李知拿行李。

“赵妈,我来就行。”赵媛媛对50岁的妇女说。

赵妈带着李知来到二楼。“这是肖总安排的房间,你们就住在这间,隔壁就是周晓华的房间。”赵妈把李知他们带到房间后就下楼了。

“请问,这个赵妈与肖阿姨什么关系?”李知问赵媛媛。

“这是肖阿姨家的保姆。赵妈,以后就叫她赵妈就行,想吃什么告诉她就行”赵媛媛对李知说。

赵媛媛帮助李知齐广阔把行李收拾好以后。李知走到窗前,看着窗外。她看见窗外的美景,上海太美了。

“是呀,上海的春天来得要早些,墙上的蔷薇花都红彤彤的一片,多美呀。”赵媛媛对李知说。

“明天,我带你去东方明珠,黄浦江,还有南京路上走一走。”赵媛媛邀请他们。

“看看肖阿姨有什么安排吧。我想早一点去我妈妈的墓前,去看看我妈妈。”李知说。

“好吧。”赵媛媛说。

“李知,如果肖阿姨明天没有时间,我们就去上海转一转吧,你也和我从没有来上海过。去转转吧,也许我们会感觉到什么?”齐广阔对李知说。

“好吧。”李知勉强的答应着。

“肖阿姨家好阔呀。”李知对赵媛媛说。

“是呀,肖阿姨是上海旗帜公司的董事长,这个企业就是肖阿姨从一点一滴做起的,现在的旗帜是上海的一面旗帜啦。肖阿姨一年的年薪就是我一辈子的薪水呀”赵媛媛对李知说。

“肖阿姨现在已经不再是董事长啦,不过是她主动让出来的。”赵媛媛说。

“哦。这么高的薪水,怎么不干了呢?”李知有点不理解。

“肖阿姨有个儿子在你们农场,前年吧,他来上海,和肖阿姨相认了,这么多年肖阿姨就是放不下那个哥哥。她就想回农场,可是一直没有机会回去。所以她就让位其他人。”赵媛媛对李知说。李知并不知情,不知道肖红阿姨的是文化,包括齐广阔也不知情。

“肖阿姨现在还回不来,要不我们就在肖阿姨家附近走走。看看上海有钱人的环境就是美。”赵媛媛对李知说,拉上李知的手要往外走。

“李知,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赵媛媛说。

“是上海呀。”李知不解的说。

“肖阿姨家这个地方在黄浦江边,你出门就看见了。”“在上海,真正形成规模的天然水景别墅只有2处,一处是黄浦江畔,一处则是苏州河沿岸,我最喜欢黄浦江畔,超近距离可以观看江景、东方明珠和外滩,走到离江边不到30米。”赵媛媛拉着李知的手,他们走出肖阿姨家的别墅大门。

“我说是吧。这就是黄浦江。我们的母亲河。”赵媛媛激动的说。

“黄浦江怎么是母亲河呢?不是黄河吗?”齐广阔不解的问赵媛媛。

赵媛媛开始解说起黄浦江:“上海,也有这样一条百年母亲河,蜿蜒流淌的黄浦江穿城而过。这是一条镌满经典与回忆的历史河,承载着上海进击世界城市的沉厚底气。这是一条充满机遇和希望的未来河,洋溢着上海进击世界城市的蓬勃朝气。当年挖河为治水,史书上记着这么条民谣,“尚书治河,功多怨多;千百年后,功在怨磨。”挖河征用十万人,前后历时三年多,老百姓难免有怨声。七百年过去了,当年挖出黄浦江,今日成就大上海,怨之不存,功在千秋!其实,原本的“黄浦”很小,水宽“仅一矢之力”,只够格“浦”。上海的主流是时称吴淞江的苏州河,号称“可敌千浦”。两条河各行其道,各自出海,井水不犯河水的。明朝初年,为治江南水患,户部尚书夏原吉开挖两江之间的河沟范家浜,从此,“小”黄浦流过“大”苏州河,快畅出海。黄浦由小变大了,明弘治《上海志》记载,被挖通的黄浦,“阔三十余丈”,大概一百米。奇怪的是,今日黄浦江,宽达600到800米,比“阔三十余丈”还要宽出好几倍,这也是人工疏浚的吗,难道几百年前的古人已料到,黄浦江今天要开万吨轮?”赵媛媛提起黄浦江就滔滔不竭给他们说解。“外滩是上海的象征,也是中外游客必到之处。但在以前由于道路狭窄、行人车辆拥挤不堪,严重影响了外滩整体形象。为了改变处滩的面貌,上海人民政府把外滩作为重点加以改造。眼前这条马路称中山一路,是为了纪念中国革命的先驱孙中山先生而命名的,也是外滩综合改造的一部分。该路全长826米,宽45米,设6至10个车道。这条宽阔的交通线不仅仅限于外滩一带,它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不断延伸,北起江湾五角场,南抵南浦大桥。到下个世纪初,这条南北走廊长达15公里,将成为上海旅游观光的标志性景观”李知和齐广阔听得有点入迷。

来到黄浦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