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方自明提媒

  李元和季小白的女儿李知在青岛与齐广阔送货。

“广阔,谢谢你陪着我来青岛。”李知对齐广阔说。

“我在家也没有事,方青姐的猪场也没有开工,我也到青岛看看海,多好呀。”广阔对李知说。

齐广阔和李知是同班同学,自从李知妈妈季小白走后,幼小的李知就担起照顾爸爸和弟弟李青的重担,李知学习在班里学习名列前茅,高中毕业考上一所师范学校,就是季小白所上的学校。可惜她接到通知书后,看着爸爸为她上学发愁,她后悔了,不该考,不该让爸爸犯难。李元东凑西借给李知凑够了上学的钱交给李知,嘱咐她好好学习。李知拿着沉甸甸的钱眼泪都掉下来,她长的了,她要帮爸爸照顾好这个家。李知拿着钱没有到学校报到,而是把钱存起来,自己在外面找了一份临时工作,三个月后,她回到家。

“你这么回来了,李知。”李元问女儿。

“爸爸,我不想上了,我想在农场招工。”李知说。

每年冬季农场都要招一批农场工,今年也是如此。李知回来就是早一点参加工作,帮家里挣份钱。

“爸爸,今年咱们面粉厂要招工,有好多很好的厂子要招工呢?”李知对李元说。

李元看着女儿李知。孩子长大了,李知长的白净,身材也很细条,楚楚玉立成了一个大姑娘啦。李元看着孩子既激动有伤心。

李知参加工作后,她的心一颗都没有停顿过,她看到农场的经济不死不活的,农场的老职工和家属对外面的世界几乎与世隔绝,他看到了一种商机,她要引进青岛的一些流行色。她联系了一家货代公司,按照他们的要求加工他们需要的柳编,她成立了一个民间艺术品贸易公司,这是齐广阔不愿意上班的一个原因,他想帮助李知。

其实李知对齐广阔也有好感,都说齐广阔不务实,只有李知知道齐广阔为了她而和家里对顶着干,她也多次劝说齐广阔,可是齐广阔还是一心一意的帮助李知。

“广阔,把货送下以后,我们到五四广场去看看吧,我们都来过无数次了,还没有看看五四广场呢?”李知对齐广阔说。

齐广阔拉着李知的手他们站在青岛办公大楼前。这么漂亮气魄的办公大楼呀,这多像一个过去的乌纱帽。还有那两个乌纱帽翅。一幢幢拔地而起、鳞次栉比的大厦,海边一片片静谧安逸的小楼,八大关百年古木丛中掩映的一座座玲珑剔透的欧式别墅总能时时惹得李知啧啧赞叹,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过的,她心里有了一种憧憬。

“广阔,我们好好干,将来也要住这样的房子。”李知多广阔说。

“我们一定会的。”齐广阔说。

“我一定和方青一样创业,让我们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齐广阔对李知说。

“李知,我们结婚吧。”齐广阔岁李知说。

“让大海见证我的真心求爱,让着“五月的风”火红的色彩的嘱咐我们吧。”齐广阔感慨的说。

“谁答应你啦,别臭美啊。”李知说。

齐广阔拉着李知的手,把李知的手放到他胸前,“你感觉的到吗?”齐广阔对李知说。李知红着脸说。“嗯”

齐广阔把李知搂在怀里。说“我一辈子要爱你,你的就是我的,不让你再受苦。答应我,我们回去就结婚吧。我能像丈夫那样疼爱你,和你一起分担你的家庭。”齐广阔对李知说。

“我怕连累你,我不想连累你,知道吗?”李知哭着说,也许李知过于激动。不停的拍着齐广阔的胸。

齐广阔把李知搂得更紧了,李知把她的初吻在五四广场上对着大海她献给了齐广阔。

回到农场后,李知就把她与齐广阔的事情告诉了爸爸李元。李元看着女儿这么高兴,他也替女儿高兴“你们什么时间去领结婚证呀?”李元问李知。

“爸爸,我想去上海。”李知突然提到去上海。李元明白女儿的心思。

“你和广阔一起去吗?”李元问女儿。

“恩”李知点了一下头恩了一声。

“好吧,去哪里和你妈妈说一声,我们都挺好的,是我害了你妈妈。”李元内疚的说。

“爸爸,过去的事情了,我妈妈命不好,如果她活到现在我想她会很幸福的。”李知安慰着爸爸。

“领了证后,你再去上海吧,就算旅行结婚了。”李元对女儿说。

“广阔还没有和他妈妈说呢,不知道他妈妈同意不?”李知担心田爱芬不同意。

“田爱芬阿姨是明大理的人,她会尊重广阔的选择的。也会祝福你们的幸福的。”李元说。

“要不让徐慧阿姨去给你探探口气。”李元说。

“不用了”李知说。

“爸爸,我累了,我休息回去。”李知说。

“那你早休息吧。明天再说。”李知到了自己的房间,李元走出家门来到徐慧家。

“徐慧,我告诉你一件高兴的事,我们家李知有对象了,你说是谁?”李元对方自明夫妇说。

“谁呀?”徐慧问道。

“是田爱芬家的那个广阔。”李元说。

“也不知道田爱芬同意不?”李元说。

“咱们家的姑娘不缺鼻子不瘸腿,这么漂亮懂事的姑娘她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咱不挑他就不错了。”徐慧说。

“明天我去文媛建家去,我去谈谈田老太是什么意思。”方自明说。

“谢谢了,这是你就做媒吧,没有个媒人也不怎么好。过几天,李知要回上海,去给她妈妈上坟去。”李元说。

“也不知肖红什么时间回农场,上次肖红和我们说,过了年她退下来就回农场看看你呢。”徐慧对李元说。

“明天我给肖红打电话,说李知要回上海,让她给照顾一下不行吗?”徐慧对李元说。

“不用麻烦他们了,让孩子自己去看看她们妈就行了。”李元说。

“如果他们凑到一起的话,一起回来。”徐慧对李元说。

“现在就是怕田爱芬阻拦,你说齐广阔就是和田爱芬不对付。”李元说。

“老李,你放心吧,她田爱芬不会这么糊涂的?”方自明对李元说。

“你说让你们去提亲吧,咱们家又是姑娘的家,不能丢着份,不去吧,我真担心田爱芬在横出一杠子。”李元把担心的话说给方自明说。

“老李,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啦。”方自明拍着胸脯说。

第二天,方自明去文媛建家。恰巧文媛建和齐广阔在下棋。

“老文,这么悠闲呀,有人陪你下棋啦。”方自明说。

“哦,亲家,你怎么自己来了。徐慧呢?”文媛建说。

“快坐,广阔快去沏茶。”齐广阔收拾好棋盘就给方自明倒水沏茶。

“广阔,你妈妈呢?”方自明问广阔。

“他妈去买菜去了。”文媛建说。

“广阔,现在在哪里上班呀。”方自明对齐广阔说。

“我还没有想好呢,这不我跟着我方青嫂子养猪。”齐广阔说。

“哦。广阔,你有对象了吗?”方自明明知故问地问广阔。

“方叔叔,这个我不知这么回答呢。”齐广阔挠了一头说。

“看来是有了,谁家的姑娘,我给你提媒去。”方自明对齐广阔展开攻击的问。

“方叔叔,你喝水,我出去有点事。”齐广阔逃脱了方自明的追问离开他们喝茶房间。

“老方你有事吧。”文媛建看出方自明有什么事要找他办。

“老哥,不瞒你说,李元的大女儿李知和你们家齐广阔好上了。就怕田爱芬不同意,我是替李元来探探田爱芬的口气的。”方自明对文媛建说。

“好喔,这个广阔是不是和李知去青岛了,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李知的货都送到青岛的,原来广阔经常替李知送货,才不愿意上班呀。我明白啦。”文媛建说。

“这事吧,我也不好多说话,但是如果广阔和李知真的相爱我保证田爱芬不会阻拦。”文媛建对方自明说。

“还有一件事,他们领了结婚证想去上海看看季小白,那是他们的妈妈呀,总带和她妈妈说一声吧。”方自明说。

“我有王建设的联系,晚上我给他留个言,让他照顾李知不就行了吗?”文媛建说。

“方青妈妈想晚上给肖红打电话呢。”方自明说。

“现在网络很方便。你给他们打电话,也许还不方便,留个言,还不影响他们的工作。既省钱有方便。”文媛建说

“这东西就是好,”方自明说。

“这是方青给我买的,你喜欢我让方青给你捎个来。”文媛建说。

他们说着,田爱芬买菜回来。

“老方呀,中午就在这里留下,我买了两条鲈鱼,正好你们哥俩喝一壶。”田爱芬说。

“不了。”方自明说。

“如果你在留下陪我喝一壶,我就不帮你那事。”文媛建威胁着方自明。

“这两个人神神道道的。”田爱芬感到莫名其妙。

“老田,我也不瞒你了,咱们家来好事了。”文媛建说。

“什么好事,怪不得今天早晨旗杆上喜鹊再叫。”田爱芬说。

“咱们都误解了广阔了,其实这么多年广阔一直在照顾一个姑娘。”文媛建说。

“谁家的姑娘?”田爱芬问。

“我说出来,不许反对。你想我保证。”文媛建对田爱芬说。

“快说,你急死我呀。”田爱芬很想知道。

“你保证,我才告诉你”文媛建说。

“我保证,我不反对。”田爱芬说。

“是李元家的老大荔枝。季小白家的大女儿荔枝”文媛建说。

“啊,怎么是她?”田爱芬惊讶的道着。

“你可是答应我的不反对。”文媛建对田爱芬说。

“我怎么会反对呢,这么好的姑娘是我们齐家那一辈子修来的。”田爱芬激动地说。

“你说,这姑娘,从她考上学不上,我就知道这姑娘心眼好,你看她现在帮助咱们厂里的一些退休的女工还有周边的女人搞编织创富。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会看上广阔呢?”田爱芬有点不相信这是事实。

“我们说吧以前我们都冤枉了广阔了,其实这么多年都是广阔帮助荔枝搞外贸的。为什么他不想上班,他怕上班了没有时间帮助荔枝。”文媛建说。

“这小子还行,连他这么妈也瞒着这么多年。”田爱芬说。

“这就是你们母子两交流的太少了”文媛建说。

“今天,老方你可不能走,广阔呢?”田爱芬说。

“今天我不走,我这个媒人我当定了。”方自明说。

“如果你们同意的话,就早早的给孩子办了吧。”方自明说。

“老方说,他们领完结婚证后要去上海去看看季小白,季小白自己埋在上海也够冷清的。”文媛建对田爱芬说。

“这个我们意见,我什么时间到李元哪里,怎么也待走一走吧,你说不去提亲,姑娘嫁给咱们家都委屈的慌。我们选个好日子就去提亲。”田爱芬对方自明说。

“行,我们就等着你这就话呢。”方自明对田爱芬说。

“你们坐在,我去烧鲈鱼。”田爱芬离开,去厨房烧鱼去了。

方自明提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