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方青逗乐

  宴会结束了,他们满怀信心迎接着新的一年的到来,虽说全球正在遭遇着金融危机,可是他们确实做好今年的工作。无论暴风雨多么猛烈,海燕依然在大海上飞翔,这也就是农场的后辈一种难以可贵的东西吧。

“明天我去接你到我养猪场给我规划一下。”方青对杨军说。

“媛媛,再见。”方青和方媛媛道别后和文化驾车回到文化的父母家。

“爸爸,你怎么还没有睡呀?”文化对文媛建说。

“文化,你来的正好。昨天杨军来这里啦。”文媛建说。

“今晚我们还在一起呢。”文化说。

“是吗”文媛建说。

“昨天杨军说要在方青的养猪场搞个自动化示范区。”文媛建说。

“这个杨军做事有点不靠谱,可是他所说的那些东西,还又能实现的可能。”文媛建对文化说。

“爸爸,明天你有事吗?要不明天我带着你到我们养猪场让杨军给咱们指点一下。”方青对文媛建说。

“方青,今天我查了很多资料,我把杨军说的那些,自己总结一下,发到博客里,有很多人都支持,还有人给我提出了很多好的建议。”文媛建对方青说。

“爸爸,我给你买了一部相机,在家忘记拿来了。改天我给你送来。”方青说。

“那我就可以拍些照片传到网上了。”文媛建说。

“呦,咱爸爸的名词还知道不少咧”方青笑着说。

“你爸爸现在厉害着呢,你蜘蛛还蜘蛛。”田爱芬说着。

“你们快睡吧,明天还有事,早一点休息吧。老文你也该休息啦。”田爱芬说。

文化和方青进了自己的卧室。

“老公,你看看田阿姨对咱爸爸挺好的吧。我的做法没有错吧。”方青对文化说。

“你以后叫妈妈了,不要再说阿姨了,改一下,省的阿姨不高兴。”文化对方青说。

“你还说我呢,你看看自己也不是一个阿姨的说嘛。”方青反驳文化说。

“我们以后一定要注意点。对了,好长时间没有见齐广阔了。你知道他去哪里吗?”文化问方青。

“广阔过年之后,就去了青岛,他想看看海。”方青对文化说。

“大冬天的去青岛看海,不知道他怎么想。”文化有点生气的说。

“他都大了,今年在我哪里干着挺好的,他不是没有事,自己在家闷的。去散散心也好。省的憋出毛病来。”方青说。

“你给他找个媳妇早一点成家,有人就管着他了。”文化对方青说。

“你说,我上哪里给他找媳妇呀。”方青说。

“哎,你说广阔是不是有了,带着女孩去青岛呀。”方青突然顿悟起来。

“不说他了,早一点睡吧,媳妇。”文化哈欠连天的对方青说。

“老公,家里有点冷,把你的被子搭载我的被子上,我们一个被窝暖和。”方青说。

文化按照方青的吩咐照办,他们和新婚那样睡在一个被窝里。

“老公,现在和你一个被窝都不习惯了,不要打呼噜呀。”方青说。

“老婆,我要放屁。”文化过意逗方青。

“给我憋着。”方青提高了一个八度对文化说。

“老婆,憋不住了。”文化说。

“你不是屁篓子吧,在家没有这个毛病,一个被窝了就来毛病啦。”方青说。

文化翻过身来,搂着方青的。

“不许乱摸。睡觉。”方青说。

“不乱摸,我保证。”文化说。

“这还行”方青说。

“你的手这么这么凉呀,脚也这么凉。”文化对方青说。

方青把脚伸到文化的肚子上。“好凉呀。”文化说。

“给老婆暖和暖和。”方青撒娇的说。

“老公,我今天在收音机里听了这么一个笑话。你想听吗?”方青对文化说。

“我困了,不想听。”文化说。

“那我低声说。”方青对文化说。“深夜,笨嘴正在甜蜜的睡梦中,突然,电话铃响了。

笨嘴不耐烦的拿起电话:“喂,谁呀?”

“妈妈,你回来吧?”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笨嘴一听就明白了,是一个小孩在深夜叫妈妈回家,把电话打错了,打到了他这里来了。

笨嘴便安抚了一下小孩,然后倒头又睡下了。

就在笨嘴朦朦胧胧刚要睡着时,电话又响了。

这又是谁呀?深更半夜的还让人睡觉不!逗乐笑话

笨嘴气愤的又拿起电话。

“妈妈,你快回来吧!”又是那个稚嫩的声音。

笨嘴一听那个气呀,简直就要气炸了,但他不能对一个小孩子发脾气呀,他忍住了,耐心的向小孩说:你打错电话了,请不要再打电话了好吗?经过一番的交流,小孩终于同意不再打电话了。

笨嘴心想这下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一觉了,就在他刚睡着时电话又响了。

笨嘴气的拿起电话就吼叫道,这时里面传来一位温柔的女人声音:“对不起,孩子小,打错电话耽误你睡觉了!”

“扑哧”一声,文化笑了,方青听到被窝了文化放了一个屁,方青用脚踹了一下文化。

“谁让你放屁的。”方青说。

“都是你的笑话惹的祸。你不说我还憋得住,你一说,高兴的就憋不住了。“文化说。

“你把我笑得我肚子疼。”方青说。

文化就给方青按摩肚子。“老婆。最近发现你越来越逗了。”文化说。那我再给说一个夫妻的事

“妻子和丈夫一起吃饭,丈夫不说话,妻子想逗丈夫乐一下,于是说:二十年前,我的一块手表掉到咱前院的水井里,昨天捞上来,竟然还在运转,而且走时准确,真不可思议。

丈夫开口说道:我三叔二十年前掉到前院的水井里,昨天突然爬了上来,竟然还安然无恙。

妻子问丈夫:你三叔二十年在井底干什么?

丈夫回答道:一直在给你的手表上弦。”这次文化没有笑出来,他也许困了。

“你喜欢吗?明天我再听一个,每天晚上给你讲一个。”方青说。

“老婆真的,咱们休息吧。明天你还有事呢?”文化对方青说。

“好的,睡吧,宝宝晚安。”方青对文化说。

“晚安,宝贝。”文化也应付着说。文化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方青逗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