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母子初认

  徐慧和方自明搬到自己家住以后,也把徐慧的妈妈接到他们的家,沉寂了近10年的老房子顿时有了活气。徐慧把窗帘,床罩等全部洗了一遍,方自明也把老房子摆设的别有韵味。

这个家成了徐慧和方自明等下乡战友的临时集聚地,建设,肖红等经常来这里聊家常。

“老方,这是肖红给你的紫砂茶具。”徐慧说。

“咱们家有。这让我想起我们结婚那回,也不是这样收礼吗?你给我一条毛巾,我给一个暖壶。”方自明说。

“这几天看你把你累的,连胡子都不刮了。”徐慧对方自明说。

“我想明天再看看黄浦江去,过几天咱们就要回农场了。我是多么希望再生活这里,这里是既陌生又那么熟悉。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世界时,把我的骨灰一半撒到黄河,一半撒到黄浦江里。我要投进妈妈的怀抱。”方自明感慨道。

“胡说什么呀。不许说,快呸呸”徐慧对方自明说。方自明急忙对着地“呸呸”。

“咱家也装电话了,快去告诉方青上海的电话。”徐慧对方自明说。

“好,我这就给方青打电话去。”方自明边说边拨打电话。

“小青,我是爸爸,这是爸妈在上海的电话,你爷爷的房子我和你妈妈装修好了,现在都搬过来了。”方自明对方青说着。

“爸爸,文化今晚要坐火车去上海,他们单位派他去上海学习。你查查火车几点到上海,你们接接他去,他不知道姥姥家。”方青对爸爸说。

“好,我在火车站等着他。你放心吧”爸爸对方青说。

“到了,让他给我电话。”方青嘱咐爸爸。

说完方自明把电话挂了。

“我还没有和女儿说话,就挂了,你也不问问可可现在在爷爷家住的好吗?”徐慧埋怨方自明说道。

“对,徐慧,你说文化来上海,是不是让肖红见上他一面。”方自明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脚一跺,一个主意就有了,他急忙和徐慧说。

“明天晚上徐慧不是要来咱家看看老太太吗?就安排明天晚上,不要和文化说这是肖红,也不要对徐慧说这是她儿子,就说咱们女婿来上海学习。”方自明也吩咐起徐慧来。

“那明天我们买条鱼,明天就不要去黄浦江啦,买只烤鸭去”徐慧对方自明说

“哎,去不成了,计划没有变化快。明天准备准备。多买点好吃的。”方自明说。

方自明在火车站接到文化后,就打车回到自己的家里。

“文化,这是姥姥,这是小青的男人,文化。”徐慧对妈妈说。

姥姥打量着文化“小青还是很有眼力的。姥姥喜欢着孩子。”姥姥说。“孩子坐这里。”

“徐慧,咱们做晚饭去。”方自明对着徐慧说。

文化也跟着方自明来到厨房。

“等一会,要来几个叔叔和阿姨。他们来看姥姥。明天几点开班?”方自明叮嘱文化。

“明天八点半,党校”文化答应道。

“姥姥。我们来看你了”从宝马车下了一男一女随口就说。

肖红和周远航从车里下了,文化听到叫姥姥声后也随方自明和徐慧从厨房出来。

肖红凝固在院子里,眼睛不眨的看着文化,她不敢相信这是做梦还是遇见了鬼。此时她,一切都在静止,也包括时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肖阿姨,这是周叔叔,这是女婿文化。”方自明介绍道。

周远航捅了捅肖红的后腰,这时肖红才回过神来,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他太像华建国了。这使肖红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可是她的儿子怎么会在上海,不可能绝对的不可能。

“你女婿也在上海?”肖红问徐慧。

“他今天刚从市里赶到上海学习。老方刚从火车站接来,快坐下吧”徐慧说。

“你女婿现在在市里呀,市里比农场好。”肖红说。

徐慧就说:“他现在在税务局,这不今年刚提到副局长的位置上来,来上海充电呢”

“哦,原来是这样的哩。”肖红说。

“文化,你给方青到一个电话报平安去”徐慧把文化支走。

“徐慧,你记得我们场文援建吗?他现在好吗?”肖红问徐慧。

“他的老婆得了血癌去世了,他从党办主任的位置上退下,现在在机关大院住。”徐慧说。

“他有几个孩子呀?”肖红又急迫的问。

“就一个。”徐慧有问必答的他们讨论着过去的一些事情。

方自明和周远航两人来到内屋,泡起文化带来的乌龙茶。

“徐慧,你回去帮我打听一下文援建的儿子吧。”肖红低声对徐慧说。

“是不是想儿子了。”徐慧直言不讳的说。

“恩,哪有不想呀,当时答应过文援建。那是我的一块心病。我只想知道我儿子过得好不好,我不想要回孩子呀。”肖红眼睛红了,说话也哽咽。

“肖红,如果你想孩子了,我回去可以让他来见你,老文的老婆在去世之前就交代过了,让你的儿子和你相认,没有妈妈的孩子就像根草,他虽然生活的要比你想象要好,但是他也时刻在想你。”

“谢谢你,徐慧,我不敢回去认他呀,周远航好几次带我去农场认回儿子,可是我认回来,对文援建老两口那是不公平的,我相信我的儿子在他家过得很好,他们是好人。”

“肖红,如果你有这个意思,周远航不反对。我可以让你母子相认,快30年了,也该相认了。”

“老周很希望相认,可是我不敢想。”肖红说。

“肖红,今天我给你一个惊喜。说着他到了文化在打电话的屋里,和文化说着很多事情。没有多久,文化从屋里出来,走向肖红,肖红一直似乎相识地看着他。

“文化,这就是你要想的妈妈。”文化走到肖红的跟前。“肖红,这就是文化,老文把华建国的姓当做孩子的名字。这就是你的儿子。”事情发展的太快,太意外了,只有徐慧心里明白。

“妈妈”“儿子”母子相拥着。

正在屋里喝茶的周远航听到妻子的哭声从屋里出来,他看到眼前一景,他懵了。难道这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多少年来压在妻子身上的大石终于搬下来了。这也许是一种解脱。

“这是你爸爸,儿子,你还有一个妹妹。”肖红哭着说。

“这是好事呀,肖红不要哭。这是好事。”徐慧劝肖红不要哭。

母子终于相认了。那个年代,一些事情身不由己,文化在文援建夫妻共同教育下,文化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忍让不是懦弱,给予别人幸福就是给予自己幸福,为他人着想就是给予自己一条宽阔的大道。

母子初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