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万灯掩红帐,钗上绾青丝(四)

  圣旨,皇榜,都有一句‘为喜庆桃花坞以及边属兼入吾玉韵,圣主赐婚羽扇公主与桃花坞主轩辕恋晨。”其中寓意明显又不强硬招摇,又明确说明轩辕已经融注韵玉,轩辕国不再存在,对轩辕的计划才开始,所以余怀玉很聪明地避开了一些激进的词语,用了柔和劝道的词,譬如兼入、明确又不显专横,赐婚、这一般是君对臣赏赐。余怀玉的聪敏一看就知。

宫中出嫁排场很大,嫁妆千箱,百里红妆,宫里的陪嫁丫鬟就有二十人,绫罗绸缎金银财宝更是多不胜数,所有的心思都不难看出余怀玉有意拉拢轩辕恋晨,毕竟轩辕的稳定对玉韵局势很重要,她可不想搞砸这件事,所以倾心投注了打量心血。繁忙的人总时很忙,好似这几日她就要动身赶去夙国和玉韵的边界交换回欢少,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需要亲自解决,对宫里的大小事她也交待的很仔细,朝堂上、她依赖丞相尚书等一些老臣子,事事交代,对于刚进朝殿的新官员她现在没有时间理会,还有就是齐,虽然齐久居后宫,但是他和那些大臣也是来往甚密,显然就算欢少回来做了皇帝,他也不过是余怀玉的替身,所以朝堂上欢少并没有过多用武之地,后宫的一切事物由嘟嘟和齐还有一个叫染的人一同管理,齐更多的时间是管前政,后宫极少过问,所以现在后宫真正有决定管制权的还是身为皇贵妃的嘟嘟。

前朝后宫,都形成一个以余怀玉为主题的完整体系,坚不能摧。

我对这些没多大兴趣,只想平静规划我的逃离计划,平时在宫里我的行动还算自由,余怀玉不怎么管我,加上晚霞现在是人人恭迎的将军夫人还有齐公子的来往,宫里的公公和宫女见到我也是礼貌的伏伏身子,我像是宫里的客人一般,没有名位没有跪安的宫礼,宫人对我更多的是客气地躲闪。

我的日子一如往昔,但是无事闲散则能招来无心猜忌和倥偬。

二龙比阮青去轩辕早五六天,我不知道二龙事办的怎么样,我不担心轩辕恋晨有什么问题,也不担心阮青,我在意的还是晓瞳,她那个脾性这些年也不知道有没有改,若还是那样定是要受苦,当初她一心要跟着我,我却没有办法保她周全,致使她受了更多的苦难,若是我能坚持让她走,或许现在她也是又夫有子了,我给她的承诺没办法再实现,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给她幸福。

对晓瞳,我是有愧疚的,时而常在夜梦里会再见她对我的灿烂笑,依旧喊我公子,水光似秋波的眼眸,澄静如兰的脸带着无邪的笑,远远的看着、唤着我,那是一种时隔经年的苦涩味道。

阮青离开以后,身边的人都变得忙碌起来,余怀玉带着齐和老大臣整日关闭在御书房里,全国各地上供的物资都有嘟嘟搭理排查分例、以及后宫大小事让嘟嘟没有一刻停歇。

冷宫一如既往隔绝外事,清闲自在,已经七八天过去了,二龙还是没有消息,我开始有点慌张,照时间算,阮青四天就能到桃花坞,就算再晚两天六天也够了,最让我不安的是晚霞听宫人们说,去桃花坞的羽扇公主已经和轩辕恋晨拜过堂,且送亲的队伍昨天就从桃花坞赶回玉韵,估摸两天就能回来,而以二龙的速度不会比那些侍卫公公慢,难道真的是出了什么事了吗?我不能自已的踌躇荒乱,越想越惊慌,坐立不安地在屋子里来回踱步,这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余怀玉定要疯狂的,她的手段我是清楚的,被她逮到,我和非玉以及晚霞都会难逃恶运。

夜深,风袭,帷帐浮动,蜡光摇曳忽明忽暗,屋子里静悄悄的,风吹树叶零碎的响声传在耳朵里。

忽然房顶上传来滴滴塔塔的声音,我惊醒,抓起一旁的衣服快速穿上。一道黑影从房顶落在门前,敲了四下、一轻三重,是二龙,我走到门前拉开门,二龙一身墨色,站立在我面前,顿时悬着的心算是沉淀了下来。

“怎么现在才回来?”我开口就问。

“那个叫晓瞳的非要我说你的事,我被她缠住了。”

“晓瞳还记得我?”我惊诧,嘟嘟不是说将药给她吃了吗,她怎么还会记得我。

“说不好,她自己也是记得不清楚,总是和我说你救她的事,除了这件事,其他的她就不记得了,她一直说她忘记了很重要的事,但是她想不起。”

“哦”我放下心,走回到屋里。二龙跟着进来,看了下四周,无人,关上了门。

“小姐,轩辕恋晨要我给你带一句话。”二龙看着我,道“他说,‘如果这真的是你希望的,那他会听的,国家、桃花坞他都不在乎,他”二龙犹豫,“他说他的心不够大,只能装下一个南王妃,即使再娶,也只能是妾。”

我的心一阵难受,鼻子开始酸痛,泪水不争气地在眼眶里打转,他还是不死心,真是一个倔强的男人,死心眼,我在心里暗骂,又叹气呢喃“他或许在恨我,是我让他这样不如意,都是因为我。”

“小姐。”二龙见我哭,一时显得无措起来,“小姐,你爱上轩辕恋晨了?”

我摇头,忍住心里的酸涩,低头看着模糊的地面。

“轩辕恋晨还说,如果你想回去,你还是桃花坞的女主人。”二龙犹豫一会缓慢的开口,本是不打算将这句话带着他家小姐的,但是看着她伤心的哭泣,最后还是没掩瞒的全部说出来,即使知道楼主对小姐的用心和呵护,但是他自己明白若不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旁人再关心再宠爱也是一种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感情。若小姐真的不喜欢楼主,而喜欢轩辕恋晨,他也没办法,再掩瞒也是无用的,有些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世间万物,都会有自己注定的归宿,波折只为验证一句话,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属于自己的即使再千回百转,最后也会彼此相守。

万灯掩红帐,钗上绾青丝(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