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菊篱疏疏一径深,西风戚戚纸鸢弅(三)

  非玉的伤寒渐渐好转,冷宫里所有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天气稍好一些,年侍卫就偷偷的要晚霞把非玉抱出去晒太阳,而我的大半心思都放在欢少要换回他姐姐这件事上。

现在情形我也明白,虽玉韵尽得民心,可是军事实力还是有差距的。这场棋局谁赢谁输,现在还没有定数。欢少不是棋难而弃的人,他决定的事无人能改变,所以这场仗将会是漫慢而慵长的。

“主子,皇上说今儿御花园有秋会,您要去吗?”年侍卫站在门外禀说。

又是宫里妃子们打消时间的玩意,一群红肥绿瘦无非就是玩笑,秋会,听着就没意思。

“姐姐,秋会很好玩的,娘娘们会赏花谈诗,还有放风筝,以往都会有奖品。今年不知会是什么。”晚霞兴趣绕绕的说着,我听出来了,她对这个‘秋会’很敢兴趣。

“主子,今天气也好,也可以带非玉主子出去走走。”

“姐姐,去嘛,我们在这冷宫都要待臭了。”晚霞期待着看着我。

自到皇宫住进冷宫,我们几乎都没有出去过,玉韵的皇宫我也没有参观过,整日就是窝在屋里睡觉。

“是皇上要我去的吗?”我问着年侍卫

“皇上是这样问的。”

“皇上也会在吗?”我问着犹豫着要不要去。

晚霞在一旁着急的说“姐姐,宫里的这些活儿、皇上自然要在的,不然那些个娘娘们也不会展尽才艺,她们还不是想吸引皇上的注意吗?”

我好笑的看着晚霞,戏说“晚霞,你现在可是大将军夫人,若是让外人见了你这摸样,还以为你爱慕皇上呢。”

“姐姐!”晚霞脸红的跺脚。

不再逗晚霞,看着一个个期待的目光,我笑笑“好吧!”

我们去的时候‘秋会’已经开始了许久,大红的秋海棠和金黄的文心兰交相映衬下整片御花园色彩艳丽,此时凉亭内一袭粉妆碧衫流云鬓的佳人正抚琴吟唱,欢少坐在凉亭里身边是梅红大喜宫装的嘟嘟,庭外是两帮人,男女分开,俊俏粉面的小生一看就知道是男宠。

放眼望去各色绸缎映衬着欢声笑语的御花园。

“晚霞,我们回去!”看着这景色我就没了兴趣。

“姐姐,别呀,来都来了。”晚霞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还没走,就被人发现。万人从里走过来两个手拿纸鸢的男人,一个墨色长衫、乌黑的长发用一个很别致的木簪斜挽、眉如剑锋寒凉、英气逼人,另一个青色衫比较白皙、人如玉雕,气息有点冷,两个人都有点欢少的影子。这两个走过来,细细的打量着我们。

青色衣衫的男子开口“你们是何人,如何来了御花园?”

我更在意墨色长衫的男人,他正用熟悉的目光探究着非玉。

“来这里还要身份吗?”我不喜欢眼前的两个和欢少相像的人,又看看不远处的其他男宠,这气息和长相都和欢少相似、他们明明就是欢少的替身。我心里不禁倏然余怀玉真的是个疯子,她真的爱着自己的亲弟弟,不然也不会找和欢少相似的男人。这种被世人遭谴的情感却在皇宫里肆意煌煌。

“御花园是任何人都能进的吗?”

“我们也没听谁说我们不能进吧!”我的一句话堵的男人回答不上来,继续说“我们一路走来宫女公公倒遇了不少,没人说我们不能来。”

“主子,要我禀皇上嘛?”年侍卫在身后小声说。我看一眼在凉亭里欢少美酒仙乐的好不自在,冷漠的说“不用。”

“皇上在此,岂容你们放肆!”男人脸红一片的威胁。

不说话的墨衫男人看着我,对身边的的男人说“染,别说了。他们能来自然是有理而来,不用我们管。”

他倒是想的明白,确实,能在宫里自由走动的人能没有身份吗?

“齐!他们…”男子依旧不饶。

“好了,别说了。”打断男人的话,被称齐的男人看看我又看看非玉,道“他叫什么名字?好生俊俏的娃。”

男人说着伸手要摸非玉,我抱着非玉后退一步一掌打在男人的胸口上。男人踉跄的跌倒在地上,惊讶的看着我。我警觉的盯着男人,

“你怎么打人!”青色男人丢下手里的纸鸢扶着地上的男人,怒气的冲着我喊。

我冷眼看着两个人,青衫男人骂“你个疯子,居然在宫里撒野,我让皇上灭你九族。”

年侍卫上前拔出剑,雪亮的剑对着男人的喉,年侍卫的脸肃立的瘆人。男人被吓的直哆嗦,惊悚的看着年侍卫“你,你…”

“你要是再说一句,我就不客气了。”年侍卫也威胁着道。

经这一闹,发现我们的人更多,大家纷纷看向这边。

“有才把剑收起来!”我命令着,虽然我不怕宫里的人,但是明目张胆的拔剑相对就是无视皇威,毕竟是在宫里,要顾及的还是要顾及。

“是”年有才收了剑站回我的身边。

这个地方也没什么好待的,看着地上的两个男人轻蔑的说“你还没那本事能让皇上灭我的族。我们回去吧。”转身带着我的人就要离开,可是还是被欢少逮到。

“来了就要走?”欢少鬼影一样站在身后清冷的问。

晚霞和年侍卫听见欢少的声音皆转身跪下行礼“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我回头看着安若的欢少,一并望遍他身后一片姹紫嫣红,问“不走做什么?”

欢少两步走到我的面前,伏在我耳边小声说“你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差了。”冲我说完站直身子笑着宣布“今日以诗为竞,夜明珠谁赢谁得。”

屈与他的威压,我最后还是坐在他位子的傍边。

欢少心情很好。受伤了还能这么开心,我很郁闷。欢少对着所有人说“很简单,以这园里的花为题,挑你们喜欢的花做一首诗。”

欢少的话一落就有人献才

“皇上妾身喜欢海棠。”不知名的妃子娇柔的行礼。

“允。”欢少点头

“饶园染红风来扶,一片浅没又一群。

颜笑唤名海棠禄,清照铜镜只盼君。妾身献丑了。”

只盼君!这里有几个人不是只看着这一个男人,我暗自嘲笑这些妃子真是会献媚。

“爱妃作的甚好。”欢少的赞美,让下面的人都欲争更好。

“皇上,奴也愿献一首。”墨色长衫走上台阶。

是被我打了一掌的男人,我看着他,他的目光也看见我,随即又转开。

“齐的诗,朕很期待。”还没做,欢少就开始赞美,他们关系很好呀,我暗想。

“奴不敢!奴就用菊吧。”男人说着目光移向凉亭下的菊花,幽幽开口

“秋来落尽百花凄,纵使香蕊蝶难继。

与尔羞争独自丽,一方自赏转寻觅。”

欢少放低眼睫,有点伤的叹“好是好,就是有点自怜的伤怀。”

“皇上妾身也有一首,妾身用茶梅”一旁的嘟嘟娇笑的吟

“说尽俏楚西风澜,不畏牵绊上青云。

宁为寒雪枝上艳,梅香不随秋深残。”

“够大气”欢少赞许的给了嘟嘟一个微笑,转身看着我问“你也来一首吧。”

我冷脸端起桌前的酒喝下,又倒满一杯,道“我不会做诗。”

“姐姐,皇上都要你做了,做的不好皇上也不会怪罪的。姐姐,这是个机会。”晚霞在我耳边说着,语气里是不甘心,她是不想输给其他人。“姐姐,你就做一首嘛。”

“你呀!就是爱折腾人。”我假装生气的用手指点着她的额头。

“好姐姐,我也想听你做诗嘛。”晚霞调皮的笑。

真没办法,丢脸就丢脸吧,反正又没多少人认识我,而且这里的人都让我很不自在,看一眼欢少故意说“做的不好要请皇上谅解。”转眼看下四周有什么花,视线停在湖面,念道

“半残妆面半残身,醉酹冷吟欢笑宸。

娇颜粉黛无国恨,莫怨花知惆怅冷。”

一首完毕,所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包括欢少。看来大家都听出来这首讽刺宫人不知战事。无视刺骨的眼神,我自顾喝着酒,自从怀孕后欢少就禁止我沾酒,今碰到酒我哪肯管其他人,自己把自己埋进酒壶里。

“这首不算以花为题。”嘟嘟闪亮的眼睛盯着我看。我无所谓的撇开目光,我又不为夜明珠,规则不是我在意的。

“瑾妃说的是。”欢少迎合着嘟嘟话。

所有人都开始议论,大多是说我违背圣意,嘲笑着我。局势反转,我成了讥笑的对象。

“难道非要有花才是诗吗?”我放下酒杯问

“皇上,奴知道她写的是荷。”

我的视线移向说话的人,是齐,有点心的人都会知道我写的是残荷,我也知道欢少知道、嘟嘟知道,只是他们不愿公开我诗里的事实而已。

“既然你们都听不明白,我重做就是了。擢颖已是河下莲,麻衣旧迹上远边。残荷成离蓄满池,淡云转戎送君去。”我看着欢少吟完,请辞“皇上,婢身不舒服,先行告退。”不等欢少回答,抱着孩子离开御花园。

残荷化成离别蓄满池,淡云寒暄转戎送君去。欢少,这算是我为你告别了,你的选择我阻止不了,我能做的也只是说一句,望君早归。

菊篱疏疏一径深,西风戚戚纸鸢弅(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