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菊篱疏疏一径深,西风戚戚纸鸢弅 (一)

  当我站在窗前感受阳光再次洒在脸上,那刺目的亮是那么的让人怀恋,闭上眼睛微红的光亮透过眼皮照进眼眶里。已经一个月不见光的我几乎要和篱笆角下的青苔一样变绿了。

仅仅一月而已,院外已经是潇潇落木,草叶枯黄,满目深秋的萧条。

“又到了这个季节!”映入眼帘的秋色,我不禁想着情侣阁的红鸾又是在萧瑟秋风里怒放了吧、遍地的金丝菊也该随风飘散、那金菊深处的石台半残棋局和菊花茶还在吗?

在宫里的日子越久心就越想念在情侣的日子,虽然那时有任务,但是更多的时间是自由的,那时还有岚风还有喝不完的菊花酒。现在除了晚霞每天都会抱着小非玉到我床边嬉笑说些赞叹的话,其他什么都没有。

“姐姐,今儿怎起来了?”晚霞抱着粉嫩的小娃娃非玉走进来。

我笑着接过襁褓,小心的抱在怀里,看见襁褓里的非玉、我所有烦恼都没有了。包的严实的小人儿安静的蠕动着嘴巴,睁着黝黑大眼睛雪亮的看着我。我小心的伸手抚上他红润透白的小脸轻声道“小非玉吃过了吗?”

“奶娘一早就喂过。这孩子可能吃,一月都换两个奶娘了。”晚霞调皮的笑嗔。

“呵呵,晚霞,你昨个都说过好几遍了!”我抱着孩子坐到床边看着晚霞道“是不是你又向皇上要人啦!”

晚霞的脸一红,低眉小声道“姐姐,你不知道那些奶娘都被他惊人的食量吓跑了,我要是不向皇上要人,我…我又不能喂非玉。”

“是,你说的都是理,一会儿皇上该来找我了!”我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说,想到昨天我交待她的事问“昨个我让你送的东西你送了吗?”

“送了,姐姐”

“他有说什么吗?”

晚霞想想摇头道“他还是问你怎么样,我还是一样的回答了他。”

“恩,我知道了!”孩子的瞌睡就是多,除了吃就是睡。刚吃过的小人儿现在被抱在我的怀里又迷糊着眼睛,一会儿睁开一会闭上要睡着的样。

玉韵和夙的战争在严尘被抓之时正式掀起,一个月过去,严尘只是被关,除了我去过两次,便无人无问津。而我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之间也让晚霞去送过些衣物。每次晚霞去严尘都会问我怎样。那次之后我就没去看过他,他很是不放心。

我轻轻把睡熟的非玉放到床里边,小声说“到外面说,非玉睡着了。”

晚霞点点头

我拉着晚霞到外厅,坐在桌边,桌子上放着一盏盅和碗,一定是欢少让人送来的。这一个月天天早上都会有一盅血参红枣燕窝送来,而晚霞负责看着我把他送来的东西吃完。

晚霞揭开盅盖盛了一碗递给我。

“晚霞,我不想吃。”推开,没有精神的说。

“这可是皇上送来的。”晚霞提醒,想皇上送的东西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可是她这个姐姐总是不领情,对皇上也是爱理不理的,别宫的娘娘谁敢这样对皇上,怕也只有她家主子、她的好姐姐了。

我实在没胃口,再好的东西连续吃一个月也会让人觉得恶心,不理会晚霞的叹息,我继续我的话“晚霞,明我和你一起去一趟天牢,带上非玉。明天你帮非玉多包个毯子。”

晚霞瞪大了眼不敢相信的看着我,一脸惊讶带着一丝责备“姐姐使不得,怎能带非玉去呢!天牢那种地方大人都受不了,怎说一个孩子,不能让非玉去。”

我无奈的笑,道“没事的,非玉不是个娇气的孩子,你只要多抱个毯子就好了。”

“天牢里都是晦气,寒气也那么大,姐姐,非玉还是个孩子,他受不了的!”晚霞紧张的摸样好像她是非玉的娘,我成了摧残孩子的恶女人。

“晚霞,没事的,我保证。”看着晚霞,我认真的发誓“而且我们两个都在,不会让他有事的。”

晚霞沉默的不说话,可是她的表情告诉我她不同意。

“明天早朝结束前,我们准备好。”我打发着晚霞,起身向室内走去。

轻步走到熟睡的小人儿身边,他现在是我的一切,我怎么可能会让他受一点的伤。

翌日,早朝时间,我带着非玉和晚霞来到天牢,而非玉被晚霞包成了团子,只露了一张小脸,小脸的表情古怪而好笑,身体也不舒服的总在被子里动来动去的,但是没有哭。说来也奇怪,一个月大的非玉很少哭也不笑,我想或许他还没学会笑。

依旧是那两个狱卒,只是这次两人并没有拦着我们,晚霞说自上次的意外后,欢少就下令对于我和晚霞不用通报可进天牢。狱卒看见晚霞恭敬道“参见将军夫人!”

“起身。”晚霞从容的像一个高贵妇人,看来她已经习惯了她的新身份。

狱卒领着我们进去,走到最深处打开铁锁。

严尘干净的米白色长衫转身看见我,沧桑的脸上多了些惊讶,而后是激动喊“悠丽!”

晚霞皱着眉挡开严尘冲上来的身体,警惕的看着他。晚霞不是很喜欢严尘,第一次见面晚霞就很警惕严尘,总是小心翼翼。

严尘尴尬的扯着干裂的嘴唇道歉“不好意思。”

“没事。”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不能改变晚霞的想法、不能命令她接受严尘,对晚霞的行为我也只能漠视,更因为我抱着非玉行动有限。没办法阻止。“晚霞,你先出去,我和严先生有事要说。”

“那我抱非玉出去。”晚霞急急的要来接非玉。

我厉色严色的说“非玉留下,晚霞在外面等我,我很快就出去,好吗?”

“姐姐!”晚霞还要说什么,被我严厉的眼神吓了回去。晚霞悻悻的看看我,道“是”说着就退了出去。

看着晚霞出去,严尘低声问“你还好吧!”

“我不好能站在这里吗?”我笑笑走上前抱着非玉给严尘看“非玉,这是你严伯伯。”小家伙睁着大眼睛转来转去,像是能听懂我的话一样寻找着人。

严尘上前低头看着孩子沉思,眼睛里是喜悦是惊奇是感伤是忧伤的复杂,许久才缓缓的道“你就是非玉,你的眼睛真漂亮,和你娘一摸一样。”严尘伸手想抱孩子,可最后还是收了回去。

我有点难过的看着严尘退缩,苦涩的笑道“你不想抱抱他吗?”说着把非玉递过去。

“我可以吗?”严尘看看我不确定的问。

“当然”

严尘开心真诚的笑,小心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轻摇,眼睛有神而认真的看着孩子道“非玉乖,非玉最乖,非玉长大了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对不对?”

“阿,阿,阿”非玉眼睛睁的老大,闪着星光璀璨的盯着严尘依依呀呀的叫着。

这些天我也没见他哼一声,到了严尘手里他就开始依依呀呀的叫着。

“瞧瞧,我们非玉长大了一定是个美男子,一定比你爹还要好看,天下的女子都会爱慕非玉呢。”

“阿,阿。”小家伙听着严尘的话依然呀呀的哼着还笑个不停。

我诧异的看着两个人,难以置信道“他还从来没笑过呢!”

严尘不以为然看着我,又看着非玉继续说着“因为非玉也是这么想的!呵呵,严伯伯也是这样想的,对吧非玉。”

小非玉哼哼啊啊的回应着严尘,两个人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看着严尘这样开心我也安心了许多,“严尘,非玉很喜欢你。”

“我也很喜欢他。”严尘笑着说,看着非玉问“非玉喜欢严伯伯吗?”

“阿,阿”小家伙笑着叫着。

“哈哈…”

幽暗空寂的天牢,久久传荡着严尘的笑声,记忆里严尘都没这样爽朗的笑过,即使很久以前他也是很羞涩甜甜的冲着我笑。现在他的笑声也变了,我能感觉他是真的成长如一个父亲一样的宏伟的笑着。

“严尘,我不会逼你,但是我希望你能为孩子想想,你自己的孩子。每一个孩子都需要爹,非玉只是没办法认爹而已。如果可以我也希望等他长大了能叫那个爹,可是现在你也知道,所有人都在找我,如是外面人知道非玉,那我和非玉都可能会死。”

“悠丽,我知道,我是欠你。”严尘把孩子还给我,看着我,表情严肃说“如果我现在被招安,那以后我的孩子将会经受世人怎样仇恨的目光。”

看着严尘,不明白他怎在这个时候迷糊。“你还是不明白,夙帝在夙国也不等民心。夙民大肆涌入玉韵,如不是玉韵伐林建城,你以为那些夙民能活吗?而今夙帝那这个做借口侵入玉韵,这个不是仁君该做的。”

“可是毕竟我们是夙国人,怎能看着国亡。”严尘不屈的和我对峙。

“是吗?”我冷笑着问“严静的记忆恢复了吗?”

严尘不解的看着我

我淡淡的语气道“徐梁是你的结拜义兄吧,你们感情不是很好吗?他死的时候万剑庄沉默不语,你姐姐失忆,一对鸳鸯阴阳相隔,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值得你拼命吗?”

严尘的脸色瞬间煞白,当年混乱的景象闪过眼前,悲怆的哭喊声到此时还清晰依旧。

“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拼命就是你的愚蠢,你帮夙帝,真的不值得。我想以后婉约长大了也不会感激你。”我冷冷的看着思索的严尘。我知道现在和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抱着非玉走出牢房。

半道就看见晚霞站在黑色的石壁下等着,看见我出来立马跑了过来。

“非玉没事,瞧把你紧张的!”

晚霞笑着接过非玉,丢下我,抱着孩子快步走出牢房。

孩子还这么小,她就这样宠,要是长大了那还等了。看着跑出去的人我也只能苦笑,真的是有了孩子忘了姐姐。

菊篱疏疏一径深,西风戚戚纸鸢弅 (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