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轻解罗裳博君颜,柳絮无声泪涕情(二)

  刚到御书房门口便被拦了下来,一个年有六旬的老太监威严的站在门口警然道:“你们是何人?”

“殷公公,麻烦您向皇上通报一下,我们有事求见。”

“皇上心情不好,你们还是走吧。”殷公公挥手打发着我们,并没有帮忙的意思。

“殷公公,您去通报,就说年有才求见,皇上一定会见的。”

“你一个小侍卫难道还比瑾妃娘娘面子大?刚瑾妃娘娘都被皇上赶出来了,别说你们,就是老奴现在去都是…”殷公公小声的说着抬起手做杀头的动作。

我看见两个人为难的样子,取下头上的白玉通簪,递到公公面前谦谦道“殷公公,麻烦你把这个交给皇上,如果皇上见了东西依然不肯见我的话,我们就不再强难公公。”

“那你们等着吧。”殷公公接了东西为难的小步走到高大的御书房门下轻轻推门进去,又门关上。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见昏暗蜡光下的人冷峻的眸子直视着我,也是一瞬间便消失。

没一会儿殷公公拿着通簪站在我的面前无奈的摇摇头。

欢少不愿见我,我知道他是故意的。我不屈的站在阶梯下看着透着光的门,下定决心他不见我、我就不走。“年侍卫你先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转头微笑的对着旁边的人说。

“主子在那,奴才就在那。”年有才同样坚定的看着我。

我笑笑拿过殷公公手里的通簪走上阶梯站在门边,深吸一口气吐出道“欢少,你要是不见我,我就跪在这,直到你愿意见我为止。”闭着眼睛屈膝跪下

已经到了早晚凉的节气,夜晚的石板地面凉的刺骨,不一会儿我便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连寒毛都竖立起来。

“主子”年有才走到我的后面担忧的劝“主子,您还是起来吧,我们明天再来,夜这么凉,你的身子会受不了的。”

“他不见我,我是不会走的。”我一向是决定了就闭着眼睛都要走下去,从不会回头的人,这次也一样。

“那奴才陪主子。”说着年有才跪在我的右后方,不再说话。

寂寥的星空在屋檐上闪烁,一片又一片的散发着寒光,无端风起,吹乱青丝绕清愁。

时间在雕镂门前似水流走,寒星越是皓净。

以前就是在寒冬腊月我也是一个人独走在大雪下,现在仅仅是吹着冷风我就有点恍惚了,身体随着吹来的风颤抖着,牙齿开始打架,额头篸篸的冒着冷汗。

“主子,我们还是回去吧!”年有才在身后不忍的开口,语气带着恳求。

我摇摇头,双手攥拳伏在地上,感受着双脚被千万条虫啃食的麻痹,咬紧牙齿,低着头用力的呼气,暗暗告诉自己不能放弃,现在能救恋晨和晓瞳的只有欢少。

不知道过了多久,而自己已经撑到极限。

忽然门开了,我猛抬头看着站在我面前清冷的人,以为他愿意见我了,可是他却越过我期许的目光冷冷道“殷公公,今晚该去哪个宫?”

殷公公一时也没回应过来他居然问这个问题,急忙的回答“瑾然宫”

“走吧”欢少无视我走下阶梯,殷公公低头紧紧跟上。

“哼哼,呵呵…”我满心悲怆的苦笑了出来,在他无视走过我的一瞬间,我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他知道我已经拿不出任何东西来和他讲条件才会这样无视我,现在在他面前自己早已经一无所有的了。但他现在还是困住我,那我算什么,一瞬间我真的觉得死是一种解脱,至少不用如此低贱的求他,“我到底算什么?”我转过身看着他大叫出来。

他总是那么清高,明黄身影停在星空璀璨的夜空下那么飘渺悠远,既然离我那远我,为什么还要把我困在他的身边,根本就没有喜欢没有爱,既然这样,我盯着转过身的人,眼眸坚定道“既然这样,放我走。”

“想走?”走的人转回来蹲在我的面前,冷漠的对着我说“不可能。”

“你…”我一时气急,脑袋一晕,眼前一黑的跌在石板上。

“主子”年有才一把扶起我,但是我已经没什么知觉,从心到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欢少像东西一样夺过我的手臂拉起,眼神充满杀意的看一眼依然跪在地上的年有才,拖着我回到御书房,御书房内还设一个小房间,专供皇上批阅奏章小歇用。欢少把我拖到床上,一脸阴沉的压上来,鹰一样盯着我道

“说吧。”

“你只是想看我求你是不是?你只是想看我狼狈的样子是不是?”

“你就这样想的?”欢少忽然放开抓着我的手,站在床边看着我。

“哼,难道不是吗?”他的所作我实在找不到其他的缘由。忍着眩晕坐起来,低着眼睛平静着说“我一无所有,从小到大我所有的所有都是你给予的,就连这条命也有一般是你的,我知道我不应该开口求你什么,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求你的资本。”

欢少阴冷的目光没有意思波澜的盯着无比卑微的女人,心里是说不出来的感觉,伤心?失落?失望?是什么的情绪他自己都无法明了,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的卑微感的源头是因为他的存在,这让他整个人都带有一种气愤的抑郁。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得不请求你。”

“你以为你求我,我就什么都可以答应你吗?”欢少嘲笑的弯下腰,他的脸近在眼前,湿热的呼吸吹在脸上。

此时的我已经是万分的狼狈,尊严和自尊心什么的在决心来求他的时候就已经被丢弃,脚上的鞋早已经不知道被丢哪去了,也顾不得,离开床边,光着脚站在冰了的地面上,心一狠,诚诚恳恳地跪在他面前。

在双膝落地的一瞬间,欢少一把将我从地上捞起来,像捞水草一样,而后就是双脚离地,整个人躺在了蚕丝被上。

“那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我望着他的眼,比任何时候都认真地说出这句话。

“告诉我,血玉在哪?”

果然,他要的还是这个,现在我已经,没有筹码了,只能赌一把了。“在玉韵。”

“把它拿回来,还有……”

说着欢少毫无预兆地吻上来,我虽然吃惊,但没有反抗,因为我手里握着一个无辜人的命。

清晨,阳光出来,照的紧闭的窗一片明亮。

睁开眼睛就看见欢少不怀好意的笑脸,我紧张的抓起被子挡在我和他中间,习惯地带着恐惧看着他那张妖魅的脸。

这次欢少没有靠近,直接下床找到衣服边穿边说“如果你能带回最后一块血玉,我就救轩辕恋晨。”

“我…”刚开口就被欢少打断

“这是条件。”

“那昨天晚上呢”我气急,叫起来。

欢少清冷的看着我,暧昧的笑“你说呢?”

“我…”我不知道,我抱着被子无语的看着衣衫穿戴整齐的欢少,说不出来。

“昨晚是惩罚,惩罚你的不听话。”

惩罚?我只觉得好笑,这是嘲笑我的惩罚?

欢少走找床边,捧起我的脸强迫我看着他,说“过两天我派人送你出宫。别想逃,你逃不出我的手掌。”说完人就大步离开。

我除了沉默、无语、接受,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轻解罗裳博君颜,柳絮无声泪涕情(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