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命为红鸾苦情,生来双花薄命(二)

  月亮和太阳的比较,谁更胜一筹?

“你把这个女人也带来了?”和欢少长的一样的黑衣人鄙夷的看着我,轻蔑的说“我以为你死了呢,命还挺大的嘛。”

“我警告过你”欢少挡住那人盯着我的目光,厉声呵斥。

“这么紧张她?”

“余怀玉,我再说一遍,她是我的人,你想都别想。二龙,带悠丽去旁边的房间。”欢少转头撇一眼我,命令着。

“是”

二龙带着我进了旁边的房间,同时黑衣锦绣的人和欢少进了另一间房间。而我踏进的房间里全是书,一排一排书架对称的安置着。

“这么多书能看的完吗?”

“是楼主的书房”

走过排列有序的书架边,随手翻翻,每本书都有一定的年代,显得不是很新,每个书架上都有小木牌,野史、史记、诗集、画…。分类的很清楚,而且很用心。

“二龙,欢少是哥哥还是弟弟?”

“楼主是二皇子”

“那个人才是玉韵帝,欢少的哥哥?”

“悠丽,怀玉主子是女的,是楼主的姐姐。”

我睁大眼睛看着站在窗前夕阳下美艳的二龙。我从来不知道他还有姐姐,他的事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可人却是那么的熟悉,我不得不承认我对他真的一无所知,想到这心里开始变得酸酸的。

“他们两个太像了”我淡淡的对二龙笑笑

“楼主和怀玉主子虽长的像,但是两个人的想法完全不同。”二龙看一下四周,放低了声音说“楼主很多时间都待在楼里,极少外出,也不喜欢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而玉韵的韵帝实际上是怀玉主子,平时两个人都是各自忙。但两个人都是为了守护我们的族人”

听着二龙简单的讲述,我明白事情远不是我能想象的,但与我没什么关系,我更在意的是三国之间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很多事你都不知道,楼主虽然没有说不让我们告诉你,我知道楼主不希望把你卷进来,你被楼主保护的太好了。嘟嘟记恨你,我能理解,有时候看到楼主对你那么的不一般,我也会有点小妒忌呢。”

二龙清亮的目光看着我,我不禁觉得别扭起来,干笑两声继续翻着手里的书。

夕阳一点点的落了下去,带着所有色彩沉在了天边,渐渐淡去。

看着手中的诗集着了迷,一页一张翻过,吸引我不止是书上的诗,更多的是每页下面的诗句,痴迷的翻看着忽而瞥见一句-‘余韵悠然情尤非玉’

我呆了,记忆里岚风说的话原来是代欢少说的,潇洒的字迹是被我深深记住的,曾今还努力学过他的字,只是最后放弃了,因为欢少字里透着的凌然不是别人能模仿出来的。

“悠丽”正在我思绪飘忽不定是,门被推开,欢少走进来拉着我就往门外走,踏出房间时又说“二龙,你跟着怀玉”

“是”

黑色锦衣人则是站在门边,面带讥笑的看着欢少愤怒的样子,挑衅的说“不过是双破鞋,你还能这么紧张她!她也并不是太听你的话。哼,你最好把她看好了。”

我不明白人她满是讽刺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她满脸的阴狠让人惧怕。

“我们要去哪?”

欢少一脸肃然的拉着缰绳,我看着身后跟着的两个人,不解的问。欢少并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气什么的满脸不开心。

“二龙要去哪?”后面的人还是不说话。

不想理我,那我就不问了,自觉的闭了嘴,看着前面的路。

我们从玉韵的最北又往南走,一直到康都,玉韵的都城。天没有全黑下来,只是看见的景色全是灰灰的。

“何人”守门的官兵拦下我们

一直跟在后面的两个人赶着马上前,其中一个从怀中掏出金闪闪的金牌,守门看见御用金牌立马下跪让路。

欢少拉着缰绳进城门,没走多久,朱墙鸿门,雕栋画梁,映眼前一片明黄,恢宏瑰丽的无法言语,玉韵的皇宫,豁然映在眼里,我痴呆的看着跪了一地的人。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声音震耳欲垄,文武百官齐叩首。

“平身”欢少骑在马上潇洒的伸手抬起,“今日已晚,众爱卿如有事明日早朝上奏”

说完赶着马走进高大的宫门,而身后一片哗然“皇上带着的人是谁?”“圣上又带新宠回来了”“战事当即,这成何体统!”

各种声音皆有,传进耳朵里我竟是没有一点感觉,我现在只想知道他把我带进宫要做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用知道。”

他的一句话,让我想了解的心又抹灭了下去,心里一片凄然。

偌大的皇宫,正殿到偏殿又到荒凉的院落。当我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想起茜姨的冷宫,“这是冷宫”

“在皇宫,这里是最安静的地方,你也不易与旁人多交涉”欢少说着推开灰白的门,一个在扫院子的十五六岁宫女见了来人立刻上前跪在地上“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欢少走进院子,轻声道“以后在这里不用太拘束”

不知道他是对我说的还是对地上的宫女说的,我跟着他后面,安静着。

欢少走上屋前的台阶,门是开着的,昏暗房间里被蜡烛的光照亮,榻席,摇椅,画台,,檀香炉里淡淡的清香飘在整个房间里,淡绿色幔帘隔住后面的空间。

“地方不大,但是该有的都有了,要是还缺什么就和我说。虽然还有别的屋子,但是以后你的行动会很不便,东西分开放不方便”

我看着应有尽有的屋子,直径走上前拉开帘子,一张雕凤大床,青竹屏风,镜台琉梳,窗前竹影摇晃。

早已安排好了的一切,好像只等我来。想的那么周到,可是我却觉得我从他的一个计划里又到另一个计划,原以为我只是他的一颗棋子,但是现在我不知道我在他手里到底是什么。不管是什么,我都逃不掉他的掌控,或许他只是想拖着我,并没有什么意义。

再好的摆设也不过是息大泽而梦,世事难料,旧事已成过往,鸿蒙散尽,计中有计,如今成囚鸟,不再想蝶飞自由。

命为红鸾苦情,生来双花薄命(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