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天若有情 天亦老(二)

  “楼主不想让你留这个孩子,药是他亲自熬的。”嘟嘟冷情的对着床上的人说。

发生了就是发生,不想要它但它已经真实的存在了,难道说要为了抹灭错误就能杀死一个无辜的人吗,谁才是真正该死的人呢。我苦笑,所有人都该死,只有这个孩子才是最有权力活下去的。可是在这个充满错的世界里,没有错的人却成了最该死的人,这就是现道生存的规则。

“它是我的事,和任何人都没关系,不劳你们费心。”看着白色的帐顶,脑袋一片混乱,不想说话。

嘟嘟看着桌子上早已凉了的药,冷笑“你可是他最听话的属下,现在就变了?”

“你不用对我说话句句带刺,我不欠你什么,你要是心里不舒坦,自己去找欢少,我和他又没关系,你在这吃什么飞醋,只是因为一碗药?”还是杀人的药。我真不明白,我哪里得罪过她了,这些年一直如此,她不累我都觉得累。

“有了别人的孩子就离他远点,他已经打算放弃你了,如果你还有一点点脸皮的话就自己离开,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

听着她满是酸味的话,我突然感慨这个女人已经可怜到这个地步了,或是用可悲更贴切些。

“你听见了没有。”嘟嘟愤怒的狠拍桌面,桌上碗里的药颤出一半脏了绣着大红牡丹的白锦帛桌面。

“嘟嘟”我闭上沉重的眼皮,把被子拉到盖住脖子,有气无力的开口“他不是你能拥有的,不是任何人能拥有的,你很清楚,你永远也追不上他的脚步,最后累的,伤的,苦的只是你自己而已,若是能改变,早就改变了,他对你一直都是一样,你不明白吗”

“闭嘴,都是因为你,只要你消失,他就一定会改变的。你又不喜欢他,所以离开他。”

“我发过誓,此生忠于情侣阁,忠于他,若要离开,只能等我死了以后”

“那轩辕恋晨呢,你要什么做,你想带着别人的孩子留在楼主的身边?明明可以离开,为什么还要留下”

“你不一样吗,他不会爱你的,他不会对任何人动情,轩辕朝阳比他好”

“你懂什么,你明白什么,从小到大,他只对你一个人好,你没我漂亮、没我懂他、没我付出的多,但是他却还是只看你一个人。”嘟嘟走到床边,布满血丝的眼里满是倔强和不甘心,像很久以前一样不屈着,应该哭了很久,她从来都是这样的不认输,但时间越是久,我就越是不明白,她认真的到底是欢少还是她自己的那份不屈的倔强。

“你觉得,你和那些被你杀的女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拿我和那些贱女人比?她们都不过是给楼主暖床的而已,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我杀了她们,楼主也什么都不说,呵呵,他还是宠着我的。”

“是吗?你要不要试试看。”我轻笑着,勾起嘴角笑的凄冷“若人命真这样的轻贱,那我也可以杀了你,看那个男人会不会伤心。要试吗?”

俯视着我的一双眼眸忽然水光盈盈,倔强变成悲怆,攥紧的双手无力的拖着微颤。

我知道她在害怕,生命在我们的眼里本是一样的可贵,但是我们却是最没有资格谈生命的人,因为作为一名沾满双手血腥的杀手来说,命就是欢少的一句话。当没有心去考虑一个人是否真的该不该存在在这个世上时,而我们也迷惘的只剩自己,而别人的存在成了映照自己悲戚的镜子,看着别人,自己却痛苦的没有声音,即使方法不对,也是无法自制。若是懂得,其实会很难过,欢少的任由也是因为明白吧。

“娘娘…”门被敲的如雷般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对话结束,嘟嘟拂袖离开,拉开门一瞬间,一群人如山一样黑压压挤进来。

“给本公主把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押起来”带着北方特有豪放嗓音的金惜公主指着嘟嘟叫。

“是”一窝人涌着

“你们做什么?”嘟嘟躲开一群人,冷霜的声音。

“你还有脸问,狐狸精,在宫宴上我就知道你想让‘怀玉’注意你,这次竟趁我不在去找怀玉,真是不要脸”

金惜公主是出了名的妒妇,对待接近韵帝的人,其手段不比嘟嘟弱。

“滚开”嘟嘟一掌劈昏扑上来的人

“还不给本公主把这个狐狸精抓起来。”金惜公主难看的叫

门外拥进更多的人,哭叫声,喊打声,求救声混乱成一团,两帮人裘在了一起。这样的场景别说睡觉,就是死人也能被吵醒,拖着疲惫的身子和不清醒的头脑爬下床,避开窜动的人群,靠着墙向门外移去。

侍卫很快就赶了过来,原来徒手厮打变成了刀枪厮杀,刀枪无眼,人影乱窜,我贴在墙上不敢动、看着横七竖八、乱七八糟的场面眼花头晕,冷汗直冒。而两个主要人物更是谁也不让谁的各自拿着武器,打的好不激烈。

勉强保持仅有的一点清醒和力气躲开时不时撞过来的人和飞过来的暗箭,我还不想死与非命,不想伤人,但在这样的战乱里不得不防,紧紧握着恋晨给的匕首艰难的向门前移。

“啊…”一声惨叫,一个身影毫无预兆的向我砸来。我不想被砸死,第一时间后退,握着匕首抵上飞过来的人喉间,面前的人举着刀惊讶的瞪着大眼看着满头大汗的我一动不动,我不动,而她是动不了,因为我的匕首寒光闪烁的靠在她的脖子上。

待我看清来人,也是一惊,不确定的开口“金惜公主?”

这个女人我可动不得,理智的要收回匕首,还没动作,又一个影子落到我身边,没看清,手腕被人抓住,雪亮的刀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寒光,带着杀意夹着血腥味,画面定格,匕首停在空中,鲜艳的血在刀尖滴落。怵然的呆着,随着面前人的倒下,满室寂静下来,诡异诧然。

“公主…”打斗停止,屋子里跪了一半人,哭着喊着把我和倒在地上流着血的金惜公主围在一个圈里,嘟嘟站到圈外冷眼看着、笑的骇人诡异。

‘嘟嘟’想要开口,却被翻腾的恶心淹没了下去。刚刚发生了什么吗,转眼金惜公主倒在我的匕首下,看着地上睁着眼、黑瞳向上翻、全身不停抽搐的人,喉咙流出的血在地上流成一条血河,我知道她活不成了。

不一会儿恋晨和欢少跑进屋里,看见这一幕也都是一愣,欢少慌张的跑过来蹲在地上停止抽搐的人身边,伸手探着地上人的气息,然后无望的看着我。

“不是我”我靠着墙后退,对着欢少摇头。被他深邃的目光看的我从头凉到脚,下意识的为自己辩解。

“不要怕,没事没事”恋晨冲进人群紧紧的抱住我,有了温暖的依靠,我竟然像个孩子一样恸哭起来。

“真的不是我”我抓着恋晨的衣服,埋着头解释。

“没事的,没事的”恋晨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着我。

谁能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御书房里,肃静的压抑,恋晨,我,嘟嘟,欢少、不、现在他是韵帝,所有人在案前站成一排,各怀思虑。

“皇兄,不是她杀的”耐不住性子的恋晨对着静坐满脸黑暗的轩辕朝阳喊。

“匕首是你南王府的,南王妃拿着匕首,金惜公主倒在她的匕首下,不是她,还会是谁,且有全屋子的证人,人证物证俱有,你还说不是她,那你说是谁?”轩辕朝阳一拍桌子,目光狠恶的瞪着我好似要将我生吞活剥的恨愤。刚刚策划的局势可能要毁在这个女人手上,想着,轩辕朝阳就气的要喷火,一刀杀了眼前这个女人的心都有。

“皇兄…”

“你给朕闭嘴,来人,把南王妃压入天牢”

“不行,皇兄”

“等等”一旁沉默的韵帝挡住要抓住我的侍卫,把我挡在他的身后,说“江湖中有一种奇异武功叫‘无影’,这种武功能化有型为无形,南王妃说有人抓住她的手杀了公主,或许王妃说的是真的。”

“韵帝的意思是,在我轩辕的皇宫里有这样武功的人,而朕却不知道?”

幽暗的御书房里,气氛抑郁的又加深一层。站在黑袍人后面,不自觉的拉上他的衣角,手心侵满汗。

“胡扯”轩辕朝阳气愤的站起来,走向我们,道“韵帝,金惜公主在我轩辕皇宫出了事,是朕的错,朕会给你个交代,凶手就在这里,虽是朕弟弟的王妃,但朕绝不会护短,韵帝现在的说法是不想追究吗?”

“自然不是”死的是金惜公主,虽是玉韵的妃子,但更是夙国最宠的公主,是夙帝的掌上明珠,她这一死,不知道又要掀起怎样波澜。

“这件事关系重大,希望韵帝不要牵涉。把南王妃带下去。”轩辕朝阳挥着衣袖,沉静着,我无言的被两个人拉了出去。

“皇兄,那你也把我关起来吧”远远听见恋晨不甘喊叫声,之后我的世界一片漆黑,思绪安静着下沉。

暗处一黑锦人影暗藏,星河般璀璨的眼眸冷冽,下颚一颗妖娆似红梅的红痣在转身间被挡住,妖媚的笑在微薄而性感的唇边荡开,修长的背影消失在幽深的宫墙下,诡异似幻。

天若有情 天亦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