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青篱茶木,茜犹朝阳(二)

  竹林里是厚厚的一层竹叶,干枯的、翠绿的,新的,旧的错杂的铺在地上淹没着竹笋。

“如果下了雨,这些竹笋都会从叶子下钻出来,那样的竹子又好找有好吃”恋晨蹲在一棵又高又粗的竹子下面用沾着泥土的手拨开竹根下的叶子对我说,包裹着灰色厚重衣服的竹笋依附在竹根下露着半个身子,恋晨拿起一旁的小锄子沿着露出的半个笋身小心翼翼的向下挖,等露出整个的时候把锄子放到笋身下,最后握着锄把向后一推,一个小胖子一样的新鲜笋娃就冒出坑外。

“又一个胖小子”我欢喜的叫着抓起地上的胖竹笋,小心的放到篮子里。看着半个篮子的笋我开心的把所有的烦恼和事情全忘了,全身心投入在挖笋中。

“那是,我是很厉害的”恋晨又自夸到。

对于挖笋这一点,我承认他是很厉害,我就完全挑不好竹叶下的笋,而且不是每棵竹子下都有笋的,我扒了好几次都扒了个空,最后不得不放弃只看着恋晨挖。

“不错”我赞许的对着恋晨笑笑,学着他龇牙咧嘴的,可是我知道我再学也没他的好看。

太阳已经升了起来,渐渐炙热了起来。我们在林子里转来转去,没有目的没有限制,很随意的说着笑着。

“走吧,够了”恋晨清风吹过一样微笑着说。

“恩”我提着满满的收获心满意足的点头。

恋晨满手泥巴的拿过我手上的篮子,小锄子拿在另一个手里,面色一如既往的晴朗。其实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我笑着暗暗的这样想。

走出竹林

“回来啦”茜姨站在屋檐下不动看着我们走过来。

“娘”

“茜姨”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之前的事,现在叫茜姨总感觉得有点怪。

“恩”茜姨笑意更浓的拉起我的手轻拍,拉着我的手并排走着。

茜姨的手不像脸那样素白细腻,有点粗糙的手磨着我的手心手背,她在这里一个人过着这样清贫的生活,却没有一点怨言,反而是脱离皇宫沉重豪奢的一片坦然自在自得。

走到屋前的井边,恋晨放下手里的篮子和满是泥的锄子在井边的石板地上,茜姨从井边的小木桶里舀起一瓢水冲着自己的手,半个葫芦的舀子里清澈的水从修长的手上流下,水啪啪的砸落在泛白的石板上清冽的很动听。

“来”茜姨倒完一瓢又舀起一瓢弯着腰伸过来。

我伸出不干净有点点沾了泥的手,清凉从手面抵达心底,冰冰凉的滑过指尖落在地上。茜姨一瓢接着一瓢,我享受着这样清澈的冰凉,很纯净。

恋晨拨开笋衣,娇嫩雪白的空心竹笋一个个躺在篮子里,更像一个个白白胖胖的胖娃娃。

“怜儿,你帮晨儿洗笋,我去做饭,洗好了拿给我就好了”茜姨叫着我,说完就离开。

“给我舀水”恋晨伸着脏手对我吩咐

我舀水轻倒在恋晨的手上,恋晨笑着搓着手。我看着洗干净白皙的手低声问“恋晨,用苏怜的身份真的没问题吗?”

“恩?”恋晨看着我,满脸迷惑

“不告诉茜姨吗?”我担心的说

“不用”

“可以?”

“恩”

恋晨接过我手上的舀子,舀水仔细的清洗着篮子里白嫩的笋,不再说话。若以后茜姨知道我的身份是假的她一定会讨厌我吧。

小锄子也被冲的干干净净放在一旁,恋晨提着洗干净的笋向屋旁的小房子走去,我无声的跟上。

“洗好了?”茜姨在炉锅前炒着菜,回过头看着门口我和恋晨。

“娘,我来吧”恋晨踏进门把篮子放在桌子上。

“你把竹笋切好”

“哦”恋晨笑着走到桌边拿起刀又拿起一个笋放在砧板上,一会这圆形的笋就成了一堆笋条,整齐白净的被放进了盘子里,没多久,一盘大小一样的笋丝出现在我眼里,不知道恋晨的刀功还这么好呢,我不等不刮目相看了。

“切好了就放那吧,晨儿,去把桌子搬到树下,那里凉快些,怜儿把菜都端出去”

“知道了”恋晨端过茜姨手上刚炒好的菜,我端起桌子上的两菜跟着恋晨出去了。

恋晨拿着碗筷和米饭,我负责端菜,正午太阳挂在头顶上,地面变得光亮刺目,树下有清凉的风吹过,炽热的阳光被繁密的菩提树叶挡在外面,不留一点缝隙。

茜姨端着大盖碗走过来说“好了”

“娘,今天做了什么汤?”恋晨馋的就去接碗盖,之后兴奋的叫“清汤哦”

“你们小时候很爱喝”茜姨笑的祥和

笑意突然从恋晨脸上落下,阴沉起来

“不提以前了,现在吃饭吧”茜姨强笑着说

“他有来过吗?”恋晨端过汤放在桌子中间。

“来过一次,带着他喜欢的女人”

“是吗?”

“不要怪你哥哥,他也有他的苦衷”茜姨叹息。

我静默的听着他们的谈话,恋晨的哥哥,他们说的是轩辕朝阳,恋晨低沉着面色,茜姨皱着如柳的眉,眉间满是忧伤。

“有苦衷就能不管娘你,他不能这样,他不能拿着你的宽容来伤害你”恋晨越说越急躁。

“晨儿,是我欠他的”茜姨痛苦着柔软无力的辩解。

“没有谁欠谁的,你就是对他太容忍了,不是你,他能得到那个位子吗?”

“晨儿”茜姨惊恐的大叫“不要这样说”

“娘…”

“吃饭吧,不要说朝阳了,只要他觉得好,那就好了”

“唉”恋晨深深叹着气,默默的盛了一碗汤放到茜姨桌上漠然“我不是责怪他”

“我知道,从小到大,只有晨儿最乖,最疼娘”茜姨对着恋晨真诚的眼神闪着光亮。

“你是我娘”恋晨把勺子轻轻放到茜姨汤碗里。

风吹着恋晨丝发、芊长的手握着汤勺,茜姨散落的青丝被风吹到身后扬起,恋晨坐着盛着汤的姿势很优美。

“娘的绝技‘清汤’,尝尝”恋晨盛了一碗递给我。

我看着面前只飘着几片香菇的清汤水,拿着勺子喝了一口。“好喝”我惊讶的看着恋晨,浓郁的口感很顺滑,有香菇的香、有竹子的清爽、有花香,可是喝不出来到底是什么花香,很美妙的口感。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汤的秘密呢”恋晨秘密的对着我笑着小声说。

尽管小声,但更像是恋晨故意故作神秘给茜姨看的,茜姨笑着,微眯起了眼睛说“怜儿说说你都喝出什么味了”

我微微思考了一下说“香菇”

“就这一个?”茜姨看着我笑问。定是有其他的,但我不敢决定,我不会把有怀疑的事说出口,这是我的准则。

“还有竹子和茶花,但还有一个最主要的,我也不知道”恋晨接着说。

真的有竹子呀,竹子和茶花也能做汤的吗,我不解。

“恩”茜姨点着头,表示恋晨猜对了。

“娘你就告诉我吧,那一样是什么”恋晨哀求着。

茜姨但笑不语。还有吗,我好像只喝道这些味道,我翘首等着茜姨揭晓答案。

“娘,我娶了媳妇,再过不久您就要做皇奶奶了,您未来的皇孙可是等着喝呢,以后不能他一想喝,我就跑来宫里吧”恋晨又开始胡说八道,我想谁都不会相信他的话。

“你有了?”茜姨诧异欢喜的拉起我的手,盯着我看。

“咦?没…”我急忙解释

“是有了”恋晨决然打断我的话

“好好好”茜姨激动的满眼泪水

“娘,现在就告诉我吧”恋晨见缝插针的问

“是鱼,鱼汤”茜姨看着我毫不犹豫的答着,完全没看恋晨。

恋晨对着我神秘的笑笑,我有种掉进陷进的感觉,茜姨是真的相信他的话了。被误会了,我欲哭无泪。

茜姨笑眯眯的看着我不断给我夹菜,看着小山一样的饭碗,我没了一点食欲。吃了还好,不吃茜姨更加坚信了。

“知道你现在吃什么都没胃口,没事,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晨儿你要好好照顾怜儿”茜姨说着,满脸懂得的表情。

被误会是害喜了,我心里哭叫着,狠毒的瞪着恋晨,扒着饭的恋晨扯着嘴角对着我一笑,我真的要哭出来了,这么无赖的人真的还是第一次遇见。看着欢喜着的茜姨我又不忍心开口让她失望。

‘忍,忍’我心里不断念着,委屈的吃着饭偷撇着恋晨时不时的奸笑。

午后恋晨拿着青色的竹片蹲在小径的茶花边,有花高的竹片被恋晨做成围栏插在花前,把所有的花挡在路后,这样走路时就不会再碰到这些茶花了。

菩提树下茶香飘散,幽然的茶花香,我喝着茶注视着一直看着远处围花的恋晨的茜姨,思考着。

一天里茜姨都小心翼翼的看着我,深怕我摔了碰了,还不断重复着怀孕的注意事项,我听的头昏眼花脑袋发胀。可是我们相处的还是很融洽,茜姨很温柔很细心,我想恋晨的脾性定是茜姨带出来的,总是那么和顺明朗。一天下来我发现轩辕朝阳长的有几分像茜姨,我一直觉得恋晨和轩辕朝阳一点都不像,按理说是兄弟多少有点相似的,可是我一点也没看出来。

夕阳落在青篱后白色茶花上一片嫣红

“娘,明天我再来”恋晨站在院外握着茜姨的手。

“晨儿”茜姨不舍的轻唤。

“我明一早就来”

“好”

恋晨转头看着站在茜姨身边的我说“晓瞳不要担心,我会去和她说,不行明天我也把她带来”

“不行”我否决着说“她什么都不懂,来了会得罪人的”

“行,这个给你”恋晨从靴子里拔出一把镶着玉石的精致匕首。

我接过握在手里,看着恋晨迎着斜阳走去。恋晨说晚上让我留下来陪茜姨,茜姨开心的答应了。目送恋晨离去,茜姨拉着我的手走到菩提树下。

“茜姨,恋晨为什么叫你娘?惟香皇后呢?”我对视着茜姨柔和的目光

茜姨的目光一顿盯着我看,好一会儿才开口“皇后失踪的时候恋晨还小,先皇把晨儿托给我抚养”

“你也有过孩子吧,他现在还好吧”茜姨和我说的那些注意事项都能写一卷书了,很多细小的细节都是亲身体验才会知道的。

“夭折了”茜姨沉痛的目光看向远方。

树下风依然清凉的吹来,乌黑的青丝毫无规则的乱舞着,清亮的眼眸泛着淡淡的凉意。不知沉默了多久,我开口“轩辕朝阳才是您的儿子对吧”

茜姨惊怵猛的从板凳上站了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长的很像你,儿子一般都会像娘亲长”

茜姨听见我这么说居然恸哭起来,跌坐在板凳上,自语“这也是他恨我的原因”

许久,茜姨悠缓的开口“当年我和皇后一起有了身孕,可是皇后的孩子刚出生就夭折了,皇后受不了打击整日都是疯疯癫癫的,他没有办法了只能找了我,说让我把儿子给皇后养”茜姨泪水绝提流下,眼里是不屈的倔强“我不同意,还有一个姜妃是丞相的女儿,他们家在朝廷的实力很大,那时姜妃已近身怀六月,却在我的寝宫里小产了,孩子没了,姜妃一口咬定说是我给她下了药,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没人相信,最后我被打进了冷宫。他说皇后会照顾好我的孩子,他还会封孩子为太子”

我看着这个女人一点点揭开自己的伤痕,现在还是鲜血淋淋的痛着。这就是宫里的女人,明争暗斗不断伤害,自己不好过也会拉一个无辜的人垫背。

“那个时候我有想过死,可是我怕再也见不到我的孩子,五年后我又见到了我的孩子,可是他却莫名的讨厌我,一直都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先帝去世后,我就负责养育两个孩子。他说他相信我,一直都相信着我。可是他没办法放着皇后不管,他那么爱她,我全看在眼里,可是我那么的深爱着他,他可曾看见过一点?”茜姨仰起头看着油绿的菩提树,泪流不绝。

菩提树叶长千年,花开千年,一生轮回,苦盼千年再相遇,落花凡尘,菩提下焚香守望,孤寂终生,迷蒙指甲落寞等君归。

恋晨也是为这个在深墙围宫里的女人惋惜疼惜吧,娘,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躲得过一时丢不下一生,因果有时,爱恨有时,寂寞有时,思恋有时,‘有时’有时很久。

青篱茶木,茜犹朝阳(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