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朱阁新妆花嫁,无意情愫何夏(一)

  屋外晨光直射,桃树哗然的丰厚,人声在喧闹。

“公子,不…不好了”晓瞳满头大汗的跑进屋里惊慌的大叫。

我淡淡的看着没头苍蝇一样的晓瞳,漠然的问“怎么了?”

“我的公子,你还能这样泰然呀”晓瞳说着就抓住我的肩膀没命的摇起来。

我眼花缭乱屋顶地面来回晃,直犯恶心,我无力的说“我说…我魂都要被你摇出窍了”

“外面,外面”晓瞳说不上来的喘着气

‘外面?’我疑惑的看着门外,阳光灿烂、草长燕飞、树茂桃润,我感叹着说“景色挺美的”

桃花坞绝对是我见过最美的地方,安静幽美,特别是有月亮的晚上,泛着荧光的湖畔、雪白水仙花随风摇曳、神秘的碧潭千丈还有披着月光的淡粉柔润细腻的人,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不可自拔。

“你们要做什么?”晓瞳老鸡护小鸡一样把我护在身后,双臂张开,警惕的看着端着方盘排在门外面一排的婢女。

我皱眉,看着眼前珠簪金钗、华丽锦帛,我更是炫目头晕了。

“我们是来帮小姐梳洗的”左边第一个墨绿水灵灵娇小的丫鬟镇定淡漠开口。

“不行”晓瞳焦急的叫着,推着我向后走。

“等等”我按住晓瞳的手,跳过晓瞳泪星闪亮的目光看向一排婢女问“谁让你们来的?”

“回小姐,是主子吩咐的”

“恋晨?”在桃花坞能被称为主子,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小丫鬟们静站在门口,等候着。

“你们进来吧”我淡淡的开口,无视晓瞳的诧异。

“是”一排人有序的进入屋里。一个丫鬟拿着板凳让我坐下,头发散下,拿着铜镜站在我面前的丫鬟面带微笑、像屋外树上的桃子一样诱人水嫩。

晓瞳一副上架受刑样,厌恶痛觉的盯着帮我梳妆宽衣的丫鬟,火烧的眸子似要把她们个个烧出洞来的憎恶。

我咽咽口水,好像受刑的是我吧,避开晓瞳杀人的目光,不自在的看着窗台上随风摆动的兰花。

时间在窗台上跟着阳光流淌,一点一点。

“小姐,您看看”举着铜镜的丫鬟轻声换回我早已飘远的思绪。关上的门被拉开,光线一下涌了进来。

华丽的流云髻,玉簪挽青丝,水澹烟冠,牡丹珠花至中间璎珞红玉珠长长垂到肩,喜鹊踏梅钗斜插鬓下,胭脂绯红腮似落霞,粉白面脂偌眉青黛,唇如梅蕊微抿绛冉两瓣,绯红丝绸钿花鸳鸯裙,宫锦罗衫,粉红宫纱锦秀花鞋,从头到脚富丽繁华,无声涣散着端庄华贵的气息。

“这谁?我?”我迷糊的看着镜子。

“公子…”晓瞳瞠目结舌的看着我,水润的红唇惊讶微张。

“你见鬼了?”我歪着头,看着晓瞳闲闲的说了一句,好像我刚刚也见鬼了,镜中的自己变成鬼了。

“你…”晓瞳颤抖的伸手指着我,‘你’字说了半天也没结巴出下面的话。

“头好重,能拿下一些吗?”看着面前个个笑颜如花的丫鬟,我痛苦的指指自己的头。

“不行”屋外人声响起。

踏进门栏是眉清目秀,面色柔和,嘴角勾起似多情桃花,眼神清润,乌发纱笼冠高束,不似散落发髻的潇洒却是朝堂的严谨,清爽意洛,金玉带腰间戴朝服被束的平坦整洁,佩玉将将,一眼望去是淡淡的华彩高贵,这样的恋晨是我从没见过的官气凌然,我不由看呆了。

“参见王爷”看见一身官服恋晨,屋里人跪下一片。只有我呆站着,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都起来吧”恋晨站在门边,带着笑但语气是严肃的不容反驳“你要进宫就必须这样装扮”

“哦,知道了”我撇着嘴。

“以后就是南王妃了,你还有很多宫规要学”恋晨踱步到我面前,认真的看着我,引人犯罪的红唇靠近我,温热的桃花香气息扑面而来。

我紧张的看着他,不断后退,长长的璎珞玉珠乱晃打在脸上,一阵冰凉。眼前这个俊美似阳光一样的大男孩不仅是桃花坞的主人还是轩辕黄帝的亲弟弟南王轩辕恋晨。其实他就是一个逍遥王,四处游荡。

“奴婢参见王妃,王妃万福。”婢女们听到她们的主人说我是他的王妃都纷纷低头跪下参拜。晓瞳也脸色苍白的跟着跪下。

我懵住,长这么大都没受过别人跪拜,这么大的礼还有这么多的人让我心里一下子没能承受住,跌坐在板凳上。

恋晨从容的拉起我的手,粉面红唇,微笑谦和似溶进春光一样一片温暖安详,温柔的将我从板凳上拉起,低声软语的在我耳边说“平身”

“平…平身”脸似火烧的一样烫,心跳加速如脱缰的马乱跳不停,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

屋里人纷纷站起,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这哪是规矩呀,明明是折磨人嘛,天天这样我可受不了。

“走吧,马车在等着呢”恋晨牵着我的手,不变的笑脸。

被恋晨牵着走在桃林小径上,身后跟着一群人。到了堂厅,马车停在通向坞外的青石板路上,马车下放着可搬行木阶梯。

执掌和几个小厮站在马车旁,看见我们都齐齐下跪“参见王爷”

“平身”恋晨扶着我上阶梯,我掀开布帘钻进马车,竹席铺的地,小桌,软榻,马车不大但东西倒不少。我坐在一旁,恋晨也进了马车,坐在小桌前。

马车向前一倾,我向一边倒下,恋晨长臂一挡,我顿在他的臂弯里,恋晨深邃如星如水的眼眸看着我,四目相对,沉默无语,满车温和的桃花香。

“多谢”我猛推开恋晨,坐直,尴尬的笑笑。

“皮笑肉不笑,难看死了。”恋晨闲散的坐正,倒着桌子上的酒“等下进宫,你多注意些,不管什么事都要冷静对待。”

“恩”我心不在焉的回答。

“给”恋晨端着酒杯递给我“你现在的身份是夙国京都有最大绣庄的苏府苏小姐苏怜”

接过酒杯喝下,菊花香充满口腔,辛辣甘洌玉浆顺着喉咙流进胃里,清凉舒缓,我诧异静处的看着喝酒的恋晨,疑惑开口“用她的身份?苏家不是告示苏怜死了吗?我现在怎么能用她的身份?”

“苏怜本来就没死,要证明苏怜没死很简单,苏家兄妹现在就在桃花坞,要证明你就是苏家小姐也很简单”恋晨秘密的看着我笑。

我恍然大悟盯着恋晨。虽然苏家人说苏怜死了,可是他们终是没看见到苏怜的尸体,一切都是听苏之崖片面一说而已,之后苏之崖便消失了。恋晨就是利用了这个不明不白的事实来掩护我的真实身份,如果有人怀疑,只要请苏之崖出来证明我就是苏怜便是,到时就没人怀疑了,谁能怀疑妹妹的哥哥说的话呢。难怪他会帮我,原来是这么有把握的事,无险又让我欠他一个大人情。现在明白已经晚了,因为我已经上了贼车。

“你叫苏怜,知道吗?”恋晨目光清冽的看着我。我知道他是认真的。

“知道”我幽幽的回答,放下酒杯还是不明白的问“轩辕也酿这酒?”

“不,这酒可是我好不容易弄回来的,给你壮壮胆,轩辕一般没有这酒,可是你只喝这个嘛”恋晨对着我摇摇手中的酒杯,微笑着无谓的说“只能想办法帮你弄啦”

“我不是只喝菊花酒的,其他酒我也可以喝的”我不好意思的说“听说醉桃仙、桃殇酒都很有名”

“下次给你准备”恋晨看着我笑笑,黑瞳闪烁。

“恩”我含糊的恩一声,之后沉默喝酒。

一杯接一杯,没有限制的游离在久违的甘洌里,干涩的菊花香与柔和香甜的桃花香对碰成鲜明的对比。都是花香,竟然是这样的不同,清冷宽广的青涩菊花与温润似乳的柔艳桃花注定各安天涯,独自遥远两端,永远溶合不了。

朱阁新妆花嫁,无意情愫何夏(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