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章 逐叶随风处

  墨发飞舞,衣袂轻扬,温润明澈的男子,眸子蒙了淡淡的冷玉幽光,目视着眉目宁和的女子,一步一步慢慢离去,不由的在心底长长一叹,曾几何时,这曾是她一直为他所保留的,今日,莫名的一切倏然对换过来,他一向清冷自持的心弦,却不可抑制的波动起伏。

喝了药,合眼在床上小憩,刚躺得舒服的快要睡着,门扉清响便有人悄声走了进来。

熟悉的脚步声停在床边,接着来人极小心的替我拉了拉棉被,好一会儿不出声,静静的俯身立在床侧,来回梭巡的关切目光将我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好几遍,随后幽幽一叹。

“小姐,对不起,都是羽若没把你照顾好,都怪羽若,若是,若是于若当时好好收在你身边,如今,如今,你便不会这般虚弱,便不会日日缠绵病榻,都是羽若的错。”伏在床边自责不已的人儿,轻声抽泣。

“这本不是你的错,你无须自责。”朗润的男声骤然插了进来。

“易副将?”略微呆愣,回过神来,赶紧就要起身行礼。

“无须多礼,想出了这么多日,你我亦算是相识,再者你又是岚儿同袍的姐妹,对我怎的还介意这般虚礼。”不到床前,站在羽若旁边复道:“她啊,从小就那么倔强,认定了的事就不会轻易改变,这样一来她总是大伤小伤一身伤,怕身边的人担心,就总是硬撑着,却总是不舍得让身边的人为她分担半分。所以,无须自责,你已做得很好。”

“嗯。”羽若轻轻应了一声,随后不知为何,便再无人开口说话,房内一时静默。

“今日天气不错,我刚来还不曾四处走动走动,明日便要走了,羽若看可否赏光带我四处看看?”

“好。”

未几,清浅的脚步声便消失在房外,我慢慢的张开眼睛,嘴角不由漾开了一抹弧。啊呀呀,没想到我一项深沉内敛的大哥,有一天会主动跟人搭讪,柔声细语循循劝慰,有阴谋啊有阴谋。

嘿嘿,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有人暗度陈仓了啊。双手抱脸,眼中精光一闪,我像暗地里偷了油的小老鼠般乐不可支。

换了衣服,梳洗好后,喝下今天的第四碗药,抹了抹嘴角,让落香早点下去休息,我蜷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越深越高的月亮。

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药香,带了我熟悉的味道,微微的在嘴里泛着甜,不知想到了什么,我缓缓的在黑黑的夜里眨了眨眼。

“落香,为何今日早间不见夜军医?”

“小姐,落香不知,可要落香去军医处问问?”

“不必了,你去睡吧。”

“嗯。”

不知为何,我没有来由的睡不着了,心了藏了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我却总是在来来去去之见,凌乱的抓住了一点点,妹妹快要想起些什么的时候,却总是无疾而终,究竟是些什么呢。

我睁了一双眼,躺在床上静静的宁然以待。

夜夕,今晚你会来么?

第七十章 逐叶随风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