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蒲草戋戋,破晓

  音落,瞬间还刚刚人满为患的屋子立刻空得可怕。

“来,喝药吧。”温柔的扶起我,将我拢住圈进怀中,空出右手将碗凑到我唇边,轻声诱哄。是我的错觉么,我竟从中听出了无尽的宠溺和疼惜,我脑中混沌成一团,毫无意识的乖顺的喝下汤药,脸却渐渐红了,最后一口不知是紧张还是羞怯,竟然呛到了。

温暖的手掌附上脊背,轻轻的拍抚着我。他靠得很近,隐隐约约间我似乎从他身上闻到了久违的熟悉的清香,很熟悉很舒服的味道,我似乎在哪里闻到过。但是是在哪里呢,正欲闻得仔细些,身旁的人却拉开身子,退了开去,低下头,一顺不顺静静的凝着我。

他看得很仔细,温柔缱绻的目光一分分一寸寸,似手一般,从额头抚过眼眉,刷过羽扇般的睫毛,滑过苍白的面庞,抚上小巧的鼻梁,游移到浅白的樱唇,轻轻的停在了那里,柔柔抚触,犹如蜻蜓点水,久久不去,似乎怕一眨眼我就消失不见。

我被蛊惑在这浅绯色的梦境里,呆呆的一动不动。

在夜夕无微不至的照料下,卧床一宿的我恢复了大半精神,已能独自坐起。不顾羽若等人的一致反对,急急招了众位将领前来,着手商定反攻大计。

引着众位将领进了房间,落香、羽若等人着急的在门外走来走去,不时担忧的看向屋中。

“夜军医,你不担心么?小姐,小姐她现在这样的情况,再这么操劳,只怕小姐”张了张口,终是将后面的话语咽回肚子里。

小姐本来身子就还没好妥就带伤上战场,后来独自一人斩断桥绳,抵挡汀乾军队时又受了极重的伤,拖着一身伤跳进护城河,露宿野外挨饿受寒,几经周转之下没有及时治疗,伤口发了炎,受了寒的身子又发了烧,身体的状况乱作一团。可以说,小姐现在的身体,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样的情况下还能撑这么久,直到找到她们,直到现在,就一夜就恢复了些许精神,意识清醒的与众人商讨,完全是靠她自己的意识在支持,再这么下去,在这么下去,她们真的不敢想象。

“她的坚持和固执,你们该也是知道的,既如此,何不成全她。”也免得她就是睡着了,却还是死死皱着眉头,双拳紧紧握住,指尖扣得手心一片殷红,连睡梦中也不曾松懈分毫。

所以他用了足够多的药,比平常还多上一倍的药力,提前催醒了她,用药将她的精力激发出来,让她清醒着着手去做她想做的每一件事,了却她的思虑和牵挂。用药将她的潜力逼出来,这样做虽然冒险了些,但总好过让她一直这么在昏睡中忧心劳神,让她的精神更差。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紧紧阂着的房门终于被推了开来,几位将军鱼贯而出,落香、羽若等人赶紧围了上去。被围住的几位将领,神色变幻不停,似喜似忧,面色难名极其复杂。

“怎么样了?”羽若急切的望向走在众人前头的秦昊。

“落香照顾好小姐。”凝重的眼神从落香身上转回,看向急切的望着自己的十二羽,忽的璀然一笑,“羽队穿上战衣,与我同上战场。”

第五十九章 蒲草戋戋,破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