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6.司徒珏滚烫的泪

  司徒珏醉了......

至少这个时候,伍云萝是这样认为的。不然怎么解释他突然侧身抱住自己的举动?将头搭在自己的肩头不说,还将整个人的重量都放在自己身上,不说话也不动,让人猜不透他想要干什么。

对,一定是醉了!

伍云萝一双手支在半空中,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静默了许久,伍云萝突然感觉到肩头一丝湿意透过衣衫,晕到了肌肤上,烫得她满心难过。

她知道,那是他的泪。

司徒珏,司徒珏,让人心酸的司徒珏......

伍云萝觉得自己来到这个异时空,人也变得多愁善感了。不,不是自己多愁善感,一定是这副娇弱的身体带给自己的感受,一定是这样。

“司徒珏......”伍云萝试探着叫道。

“萝萝,让我靠一会,就一会。”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深深的刺痛着伍云萝的心,那腾在空中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收拢,一手圈住他的腰,一手轻拍着他的背。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不过没到伤心时罢了......

现在想想,自己比起他来,貌似要幸运多了。虽说自己从出生就被遗弃,但毕竟对父母这个字眼感触不多,相对来说,受的伤害就低得多了。至于师傅,对自己是严厉了一点,可给予自己的比亲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哪里像司徒珏一般,小小年纪就要成为君臣之间猜忌的牺牲品,有家等于没家,有亲人更胜过没有亲人。就算他的家人很爱他,可在为君者的霪威下,只有牺牲小我来成全大我。

“萝萝......”

“嗯。”

司徒珏在她耳畔喃喃低语道:“你知道吗?这世子府的下人,一多半都是他安排过来的,我在这里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丝毫没有自己的空间可言,就形同一个透明人。他......到这个份上,还是顾忌着父王。”

“司徒珏,以后你还有我可以信任。”伍云萝装着语气平淡的说。

“谢谢。”司徒珏挺起身来,望着伍云萝,诚挚的道。

目光相触时,伍云萝分明看见他眼角还挂着晶莹的光泽。

司徒珏有些不好意思的侧过头,不着痕迹的抹去眼角挂着的水珠。

为了化去他的尴尬,伍云萝找话题问道:“司徒珏,你收留我,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司徒珏转头,苦笑道:“如果我连这点权利也被剥夺,岂不是和囚徒没什么区别?放心吧,昨天我就已经告诉他们,你是我孤苦无依的表妹。”

“他派人去查怎么办?”

“呵,我的确有个远房表妹在原州,只是早在十多年前发生瘟疫,全村人都死了,他要去查,根本无从查起。”司徒珏信誓旦旦的说。

“那我们今天说的话......”伍云萝说着四处看了看。

“你还真是杞人忧天啦!”司徒珏状似顽皮的眨了眨眼,道:“世子府二十多个下人都被我用迷药迷晕了。”

“嘎?!”

“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这么做,省得没事也被他们挑些事端出来。”说着抬手拍了拍伍云萝的肩,“很晚了,去歇息吧。”

“呃,好。”

026.司徒珏滚烫的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