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讨回公道

  几人先后追着乐儿到了后院,在那后院中放眼望去乌泱泱的一片黑绿,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的厚重。

“这......”洛禅子在看见了这片草的时候,不由得楞住了,这种草他知道,这是一种十分霸道的野生植物,这种植物的名字叫:车食青

这种草的虽然生命力十分的顽强,它的体内含有特殊的可以令人感官能力暂时性衰退、令精神麻痹的成分。在它生长的地方甚至连百年的大树都会被渐渐枯萎!就算是动物,只要是啃食了它的草叶也会被麻痹失去行动能力,最终死去成为它的养料。

但这种东西多在野外,出现在城镇的几率十分的小,可在这里为何会有这么一大片?长的这么好,周围并没有什么枯萎的植被,难道是人工养殖的?

“这种草的根又细又软,怕是不能用这些东西挖!”洛禅子看了看了红裳递过来的耙子,摇了摇头。

“不用这个怎么挖?这地这么硬!”

乐儿眉头一皱蹲下身去,双手用力的刨着地面。

“乐儿!你别这样!”红裳见乐儿这幅模样,心疼的跪下身子抱住她。

“你别管我!都是我害的!他在等着我去救他!他不能没有这些草根!”乐儿的泪不知何时已经铺了一脸,她扭动着身子,胡乱划拉着胳膊不让红裳碰她。

她如果知道这草有毒,又怎会用来戏弄他!真相和他的命比起来,又有何重要?

她的命多少次都是他救回来的......哪怕他现在要她去死,她也已经赚到了不是吗?

她明明已经将他装进了自己的心里,为何会这样死心眼的非要知道个因为所以啊?

她真的就是一个笨蛋,一个蠢货!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她又要如何原谅自己?

越想便越气自己,泪便泄了闸般涌出眼眶......

贾奎站在一旁望见乐儿这个样子,便也不舍再怪她,也蹲下身用手刨了起来。

洛禅子见乐儿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这般光景,不知怎的心口隐隐的痛......可为了乐儿的手不受太大的伤害,他还是默不吭声的跟在她的身边,暗暗用内力将那地面的土地打松......

......

当阮令儒泡进那草根碾成的汁液中时,乐儿也倒在了庞释业的老宅里。

庞释业瞧着乐儿那张惨白的小脸,从怀里掏出了一枚丹药塞进了她的口中。

“她没事儿吧?”

“是啊!她没大碍吧?”洛禅子和红裳关切的问。

庞释业打量了两人一眼并未回答,只是将脸转向了贾奎,“别什么人都往我这里带!”。

“哎~~你这人!!哎~你别走啊!”红裳气不过刚要跟庞释业理论,他却扭头离开了。

“谁稀罕来你这儿啊!”红裳气的一屁股坐在了桌旁的被盖住的箱子上,却不料那箱子只不过盖了层布,根本就没有盖子。

这一屁股下去,只听得咔咔蹦蹦一阵响,接着便是红裳响彻星空的嘶声尖叫......

“死、死人!死人骨头......”红裳好容易醒过来,却又嚷了起来。

“闭嘴!”正在里间继续解刨着尸体的庞释业,语气平淡却十分有气势。

红裳不是没见过死人,只是没见过藏着死人骨头不让人家入土为安的变态!

红裳心中一股子正义油然而生!她必须要为这些惨死的人们讨回公道!

“你这变态杀人藏骨,还有理了!让我闭嘴?凭什么让我闭嘴!哥你让开!”红裳不顾哥哥的阻拦,掀开帘子便冲到了里屋。

呆在外间的时候,许是时间久了鼻子的敏锐度没有那么高,也没闻见什么怪异的味道,可这一进里间,那股子血腥气飕飕的往鼻子里灌。

红裳双手叉腰冲到他跟前,刚要跟他理论,却眼见着庞释业手正在从那已经被开膛破肚的尸体里掏出些什么,还未来得及尖叫,便又一次昏了过去。

************************************************

小剧场:

乐儿:这是让我们深入变态窝吗?

霖儿:怎么就变态了?

乐儿:又刨尸又存骨头的!还不变态?

霖儿:......也不看看是为了啥!

乐儿: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耍变态!

讨回公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