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丧心病狂

  “作为‘夜阑听雪’的头把交椅,你做事情也太过鲁莽了!”听到‘夜阑听雪’几个字,洛禅子心里咯噔一声,望着阮令儒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好了!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达叔那边有人照料着,在你所有的人手到来之前,你只要好生呆在我这阮园里,便可确保你的安全,如果再擅自离开,后果将不堪设想!你好自为之!”阮令儒像是看不到洛禅子的惊慌,依旧淡淡的说罢,便起身跺着步子离开了。

洛禅子盯着大开的门外漆黑一片的庭院,久久才恢复了平静......

在这偌大的定京,他堂堂夜阑听雪的头把交椅竟然被人像是笼中鸟般禁锢着,而他就算心不甘情不愿还是只能乖乖的呆在这里,他这心里可真是万分的不甘......

也不知她现在好不好......有没有为他突然的消失而担心?本来还有达叔可以帮他照顾她,可现在连达叔都伤成了那样......没有了他和达叔,会不会有人欺负她?会不会有人找她的麻烦?......

洛禅子望着那天空上的满月,任思念揉碎了他那颗孤寂的心......

从阮园出来,阮令儒直奔姚乐儿新买的老宅子。

姚乐儿跟红裳看了半晌月亮,才惦记起自己早已经饿扁了的肚子,两人便一起动手从那院中的菜园里摘了些青菜,简单的做了些饭菜,准备好好吃上一顿饱饭,谁料她那‘杀人变态剖尸狂’的师傅竟从天而降。

“看来为师很有口福啊!”阮令儒两只脚落地后,便乐呵呵的说着朝姚乐儿和红裳走过去。

“你、你、你站住!别动!你、你别过来!嘶......别过来!”红裳两只手猛然端起热腾腾的汤碗,两只眼睛警惕的瞪着阮令儒的方向,那热汤盛的过满,随着晃动不时的溢出啃咬着红裳的手指头,烫得她禁不住的倒吸气,可眼下她不能将那汤碗放下,真要动手这热汤泼出去也能先发制人不是。

“红裳姑、姑娘有话、有话好说啊!你、你不嫌烫吗?”阮令儒只知道姚乐儿和红裳离开了西郊的山庄,却不知是为了什么,本以为是嫌无聊烦闷,可从现在的架势来看,绝没有这么简单。

姚乐儿见红裳被烫的倒出气,心疼的不得了!俗话说的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干脆上前一步伸手将那汤碗掀翻,只听的‘啪’的一声那汤汤水水涂了一地。

“亏我叫你一声师傅!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丧心病狂,你究竟想要怎样?”红裳烫红的双手被姚乐儿一把拉到自己的面前。

“丧心病狂??为师我如何丧心病狂了?......红裳姑娘的手要不要紧?还是先帮她处理下伤口吧......”阮令儒边说边往前走。

“你别过来!如果你还认为你是我师傅,你就别过来!”姚乐儿上前一步,伸开双手将红裳挡在自己身后。

“这到底是怎么了?”阮令儒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头雾水却又不得其解。

“跟你这变态狂还有何话好说?也罢!我这命是你救的,你要拿去!这与红裳无关,红裳你快走!”姚乐儿的话让阮令儒更是不知所以,见她一边说扭头一声声的催促红裳离开,那感觉就好象他阮令儒真是个杀人魔头一般。

“我为何要你的命?我怎么可能要你的命?你这究竟......”阮令儒眼见着自己的小女人在自己眼前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你若不愿见到为师,为师走便是!”阮令儒的心像是被刀子一刀刀的阉割一般,转眼之间怎么就这样了?

现在怕是从这小女人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现在最快的方法就是回西郊山庄一趟,自己去寻个究竟!他叹了口气便纵身跃入了黑夜之中。

**************************************

求呀么求呀么求花花呀!求呀么求呀么求收藏!

求呀么求呀么求留言呀!求呀么求呀么求支持!

PS:本文红袖首发,并未收费!大家可到红袖翻阅!

可以留言、也可加入书友群!霖儿需要大家的意见!

丧心病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