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沐亲王府

  114

“主子,皇宫里也有了些不对劲!那帮御林军几乎每日到了清晨才回到住所,而且几乎都是倒头就睡,这些日子过来已经有不少一病不起的了!大夫那里我去打听过,说是纵欲过度,还有些中毒的迹象!”听完龙毅的汇报,阮令儒轻声啧了一声,这事儿又是怎么回事儿?

“明日一早先去沐王府!将这位公子带下去休息!”阮令儒说罢便飞身上了湖中央的那块冰仙石,枕着星光侧身躺了上去。

而洛蝉子则万般不情愿的被龙毅和一干人等架起带走了,虽说洛蝉子也算是武功高手,可在阮令儒面前还是棋差一招,被他点了穴之后真是连内力都无法使用,更别提冲破他点的穴道了!

这一夜阮令儒思绪万千,他将所有的事情在自己的脑海中相互串联,企图找到事情相互之间的关联。可成果甚微,目前他唯一能够肯定的,就是丞相府里的内鬼究竟是谁!突破点应该也就在这内鬼的身上。至于其他,他仍然没有什么把握,但至少目前线索似乎越来越多,或者只要打乱对方的节奏,估计就可以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这一夜过的很快,天刚刚亮起来,龙毅便带了下人来替阮令儒梳洗更衣。而就在此时,有下人带了一行人匆匆从远处赶了过来。

“令儒!”所来之人身高7尺有余、肩宽体阔、威严魁梧,这人从进了这西郊庭院的大门便1紧皱着眉头,见到阮令儒便更是苦大仇深起来。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只是大将军你为何会夜闯相府?”阮令儒平伸一只手阻在了此人与自己之间。

“我!你自己看!”‘薛之踪’从怀里掏出一封信,信封上赫然的印着一个‘炎’字。

拆了信,握着那信纸,其实在接过信封时阮令儒便已经知晓了写信之人是谁!只是他此时还并不知道这人的真实身份。

“将军即将迎娶之人,乃吾心属之人,皇命虽不可违,但如将军可成全,黄金万两金玉良田悉数奉上!无论将军如何决定,请保护好娇人安全!相府水深人杂!恐夜长梦多,望将军多多费心!”文只有这短短的一段,无称谓无落款!可这‘硕大’的炎字印记,阮令儒倒也是认识的,他的小女人还真是够招风,竟然连阿哥都在低三下四的替她救人了!

“好了!你且随我去沐亲王府!”阮令儒说着将那信笺塞进了袖口之中,从‘薛之踪’身旁侧身而过。

到了沐亲王府门前时,却见沐亲王府大门紧闭,甚至连平日里门外站岗的护卫都不见了踪影!

‘薛之踪’上前叩响了门环,却看到了门旁缩在石狮子后面打瞌睡的忡冉!原来昨日‘薛之踪’半夜闯相府,忡冉便是死活不答应的,可最后却也拗不过‘薛之踪’,所以便在‘薛之踪’带了人去相府时,赶到了沐亲王府,只可惜无论他如何敲门就是敲不开!

听到叩门声,忡冉一个激灵睁开了眼,在他看见了将军就站在眼前时,连滚带爬的就冲了过去。

“感谢老天爷!没伤着就好!”忡冉嚷嚷的功夫,相府的门这才缓缓的打开,开门的什么也没说便带着一行人进了门。

一路疾行,到了沐亲王府的大厅时,慕容宏图正愁眉不展的端坐在堂上,堂的正中央摆着一副竹木床,床上躺着一名女子。

“贤弟!”见‘薛之踪’一行人进了大堂,慕容宏图赶忙迎了上来。

‘薛之踪’还是一副畏畏缩缩的德行,缩在阮令儒身后不愿意上前,被阮令儒狠狠一把扭在腰侧,疼得他不得不上前了几步。

“末、末将见过王爷!”‘薛之踪’赶忙拱手作揖,整张脸朝向地面只留个后脑瓜子对着慕容宏图,而慕容宏图此刻的心思也不在这些个礼数上,说了声‘免礼’便坐回了椅子上。

“本王知道贤弟的来意,本王知道这么做有些自私!毕竟是本王让贤弟回来帮忙的!只不过这丞相府之人前些天要对我孩儿下毒手,情急之下只得将她救了出来!可不知怎的,从救她出来到现在就未曾醒过!本王实在是没了主意,原就想叫人去请你过来商议!结果你就来了!”沐亲王的话简略的提了提原因、经过和结果,并未曾提到其他,在这亲情面前,一切的过失似乎都有了正当的理由。

************************************

沐亲王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