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满口信义

  “这位公子,我的一位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撕裂别人的自尊未必就真的能让你看起来比别人高贵些!”这句话是姚乐儿当时在那备赛间外听见赛百灵为自己出头时,说的那句声援她的话,只是现在赛百灵将这问句改成了陈述句!听起来倒更有了些分量。

“你此话何意?”姚乐儿听到这句话自然是一愣,只是她不知道为何赛百灵会说这句话,难道她是看出了自己的身份?

“公子刚才的话又是何意?公子说那些话的时候是否有够尊重?我百灵虽出生清倌,可我也要脸面!我你怎可说我家令儒因为我而误了事?......”听着赛百灵的这些话,姚乐儿一时觉得莫名,她又没指名道姓的说她!她这是生怕别人不往她身上想吗?还她家令儒?

阮令儒早就已经心乱如麻,谁知道这丹灵还火上浇油!生怕乐儿误会的不够深吗!!

“你先出去!”阮令儒扭头望着赛百灵,声音还是那般的沉稳,笑眼还是那般的眯起,可这淡淡的两个字里却听得出他的不耐烦。

“令儒,明明是她说错话!要出去也是她出去啊!”赛百灵揪住阮令儒的一只衣袖,一手指着姚乐儿,边跺脚用那懦懦的声音说着。

阮令儒的脸上虽然还是笑容可掬,可他的心情此刻已经坏到了极点,他如何对待百灵都不合适,甩开她的手?乐儿会怎样看他?对女人如此的不耐烦,恐怕乐儿对他的印象会越来越差!可他这时候又不能去哄百灵,一旦去哄百灵岂不是让乐儿更误会!

龙毅站在一旁看得清楚,阮令儒僵住的笑脸上已经暴起了青筋!他赶忙上前一步将赛百灵和阮令儒隔开,半推半哄的像把赛百灵弄出去。

“丹灵姑娘,东家有正经事情要谈,我送您回屋,可别惹东家生气啊,他是宠您可他谈正事儿的时候可不允许有任何人插手和捣乱的!您还是快走吧!您瞧啊他那额上的青筋可都暴起来了!快走快走!”龙毅边推赛百灵边小声的说,赛百灵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挪着步子出去了。

“阮老板,我现在就问你一句,你到底是不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如果你说不是我立刻就走!绝不为难于你!”

“我阮令儒活到这么大,就靠信义二字立足于这纷扰之世,公子兄长之事不是我没有去寻去找,却是寻不到下落啊!我立刻就加派人手再去追查!”阮令儒听见姚乐儿这些话,脑袋里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谁不信他都行,谁厌恶他都行,可在这世界上他唯独不愿意惹她的厌恶,死都不愿意!

“如寻我兄长却有难度,不知阮老板可否帮我做另外一件事......”阮令儒自然知道姚乐儿指的是月灵的事儿,可是这事儿恐怕他也无能为力,或者说即便他有那个能力也不能救,否则全盘的计划就会被打乱了!

“姚公子请说,阮某尽力而为!”

“不瞒阮老板!就是上次我那贤弟!其实他并不是男子!现在被掳进了丞相府!我想......”

“如果姚公子是想让阮某从丞相府救什么人出来的话,阮某可能要令公子失望了,......”姚乐儿的话还未说完,阮令儒便打断了她。

姚乐儿也只能将未说完的话咽进了肚子里!看来这男人满口信义全都是屁话!话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姚乐儿咬紧牙关,狠狠的瞪了阮令儒一眼,猛然转身拔腿就走。

****************************

月色朦胧的笼罩了整个定京城,夜越来越沉,除了巡夜打更的声音外,整个定京城的上空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姚乐儿换上黑衣蒙了面,蹑手蹑脚的到了丞相府的后院墙根下,准备夜探丞相府。

满口信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