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恩将仇报

  缓缓睁开眼,洛蝉子有气无力的扫视着自己的眼前,这是哪儿?当他看见了挂在头顶上那串熟悉的珠串时,他才缓缓舒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应该正睡在自己的床上。

“醒了?”一声陌生的声音响过耳侧。

“谁!”洛蝉子警觉的想要起身查看,只可惜浑身的肌肉竟不受控制的疲软起来,甚至就连自己的声音都是沙哑低沉的。

为何屋里亮着烛火都没人注意到有人进来?

“谁?救了你的人!你的救命恩人!看来我这临时配的药真的管用了!放在这桌上的解药,你还需连服3天方可复原!可千万记得不可用水服,只可空口吞服!”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又为何要信你!”洛蝉子瞧着床帐子那侧晃动的身影戒备的说着。

“洛蝉子!这命是你的,你可以不吃!其实我也不一定非要救你!只不过偶然发现我的一位故人竟然在你的府上做客!所以我救你一命,全当给你的酬劳,请你务必在这段时间内好生照料我的故人和那对兄妹!还有,奉劝你暂时不要再去定京!否则我可不确信还有谁可以这样护你一路回到桑榆!”

洛蝉子屏气凝神的仔细听着,他努力的在自己的记忆中搜寻这声音,但他并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人不仅知道他是谁,而且还知道他去了哪里,而且还护着自己一路回到桑榆,虽然一时间搞不清楚他究竟是谁,但能肯定的是他必定不是朝廷的人,否则他完全可以抓了自己去跟朝廷领赏!

他记得就在他好容易浓清楚那被关起来的小姐所在的房间位置,刚刚踏上那屋顶时,他便隐隐的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从那脚下的屋瓦上涌过来,那味道甜丝丝的似是瓜果和鲜花混合的味道,他不由自主的多嗅了几下,可接下来他便感觉四肢有些不听使唤起来,他想要起身离开那片屋顶却发现已经动弹不得!甚至于已经有些头重脚轻的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脚下一个不稳,倾斜的屋顶上那片片瓦砾便哗啦啦掉落了下去,只见那明亮的月色中瞬间便腾空跃起道道黑影,朝着他的方向直逼过来,他记得正在这时候,有人落在他身旁,架起他的胳膊企图带着他离开那屋顶。

可惜,一群黑影似乎并不怎么好对付,洛蝉子只记得那人将他背在身上,闪转腾挪的跟那些黑影奋战,到后来那人似乎也因为吸入了过多的香气而变得动作迟缓起来......

再后来他完全没有记忆,醒来便已经躺在这里了。

“这药一共2份!另外一份是给被你们关起来的黑衣人的!说到底如果不是他背着你一路回来,恐怕我也没机会跟你说这些话!为了不让你做那恩将仇报的小人,我也只能吃点儿亏将他的份儿也准备出来!不过,这些解药可只能算是我借你的!这可是我原本要拿回去救命的药草,算起来也值个黄金千两!可不算便宜哦!改日你可得还我!还有桌上有封信请你帮我转交给你府上做客的那位公子!只需告诉她是知情人相告即可!在下还有事要办,就此告辞!”话罢,只听‘嗖’的一声,那人便凭空消失了。

说来也怪,这人刚刚消失,洛蝉子便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渐渐有了气力,他扶着床架子缓缓坐起身!除了感觉头还有些晕以外,似乎还不能运气!

洛蝉子下了床,推开.房门,才看见守在门口的达叔正靠在门边睡的正香......

*****************************

“你们、你们放了我哥!!你们这些混帐东西!臭鱼烂虾!放了我哥!!”红裳和姚乐儿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侧院的树上,自打刚才哥哥被那群人抬走,红裳便一停不停的叫嚷着,即便守在门口的那群人没有一人回应她,她依旧不肯停下来。

姚乐儿闭着眼靠在树干上,她竟可能的想要放空自己的脑袋,不去想不去思考。因为她发现这些事情似乎不是那么的简单,也并不是她一时半会儿就能想明白的。不说还有没有从长计议的机会,最起码现在她姚乐儿就是这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或者现在她只能祈祷会有奇迹发生。

“主上!”突然听见站在门口的人叫了这么一声,姚乐儿赶忙将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院门。只见洛蝉子进了院子便急匆匆的朝屋里走。

“洛蝉子!!!!!你、你这个卑鄙小人!你明明没事儿,还要诬蔑我哥哥伤了你!还将我哥哥抓起来!你这个卑鄙无耻的东西!”红裳在看见了洛蝉子的第一时间便破口大骂起来。

洛蝉子听见红裳的骂声,脚下的步子登时停了下来,他愣愣的转身眯眼盯着院子中间那模模糊糊晃动的身影,缓缓侧身将目光瞪向了达叔......

***************************

0w0求收一个,求藏一个!

求支持一个!求开心一个!

恩将仇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