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各种原委

  阮令儒还没回来时,便已得到手下人的千里密报,得知了‘赛百灵’被‘彩云楼’的妈妈卖给所谓的‘富商’为妾的事情。

在查明了此‘富商’与薛天赐的种种关联后,阮令儒便连夜快马加鞭的赶回了定京,甚至破例接了丞相府的寿宴,只为找机会结识那富商!

从那富商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为了省去不必要的麻烦,他更是不惜男扮女装主动找上将军府,这才从薛天赐的手里拿到了‘赛百灵’的卖身契。

没错,是从薛天赐的手里,这是为何?这只不过是官商勾结,收买利用的惯用伎俩而已!这富商也不过是要将这神秘的第一清倌‘赛百灵’作为礼物送给薛之踪,根本不是要自己买回去当做妾侍。

而为什么阮令儒要男扮女装,这可是有段儿故事的!

话说‘阮园’在开办之初,为了多聚些人气,阮令儒曾经男扮女装的上过台,唱了那么一回反串的青衣!

怪也只能怪他的扮相太美,当即便有无数的贵公子如今日一般丢银泼金的要娶他过门!当时阮园的场面比之今日的莫玉轩有过之而无不及!万般无奈之下,阮令儒只好当众脱了上半身的衣服,这才算是澄清了误会,结束了当日的那场闹剧!

不过,自那一日之后,‘阮园’便已有这么一位‘俏当家’而红遍了定京的大街小巷,每日前来看戏的除了富商巨贾、还有不少的官家夫人、名门公子,‘阮园’的生意便从此风生水起。

可也有怪异之人,就好比这薛天赐,即便在那日就知道了阮令儒是个男儿身,可他之后还是几次三番差人上门造访,说是想要让阮令儒扮个女人陪自己出去逛逛街。

原本阮令儒只当是这贵公子的无聊之举,避而不见也就罢了,可怎料今天倒也因为这无聊之事,换了‘赛百灵’的自由。

************************

阮令儒在拿到了‘赛百灵’的卖身契之后变差人去‘彩虹楼’接‘赛百灵’,谁料她竟然已经爬窗逃走!后来手下的人打探到‘赛百灵’跑来了这莫玉轩,阮令儒便知道她是来拿这第一的,赛百灵对于自己的感情,阮令儒是再清楚不过的,可他自始至终只是把她当成小师妹。

就在他头疼于要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时,姚乐儿和月灵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从昨夜爬上姚乐儿的屋顶开始,直到在‘尚衣品’再次听到她的声音,他对姚乐儿的好奇心就无法控制的膨胀着。

而当姚乐儿就这样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她那张像极了某个人的脸,顿时间便轻易的将他的心掳获。

原本,他只是想让姚乐儿拿了那第一,选了月灵结束这场比赛,而‘赛百灵’便没了机会对自己表白,更保留了她自己的颜面......

可阮令儒万万没有料到,在备赛间里会出现那样的事情,更让他后悔不已的是......他竟然还对姚乐儿说了那样的一段故事......怕就怕姚乐儿已经把‘赛百灵’当成了自己心爱的女子......

本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可最后却偏偏都伤害了......包括他自己......

****************************

收、收、收、收~~收一个吧~

就~收、收、收、收~收一个呗!

各种原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