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明月千里寄相思

  直到比赛快要开始,姚乐儿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唱什么?总不能上台子去唱什么你爱我、我爱你那种没营养的流行歌曲吧?如果真要唱了,在这封建的古代社会,恐怕没唱两句就会被轰下台,让这些老古董欣赏21世纪的流行歌曲,恐怕还是太离谱了些。

可这些年她也确实没有时间去研究哪首歌好听,哪首歌经典!她所有的时间都给了学业和集团!究竟要唱些什么好呢?

姚乐儿靠在窗边仰望着天空,那一弯新月已悄悄爬了上来,在夕阳中印下一道白色的痕迹。有那么一刻,乐儿竟想起了小时候爷爷带着她和哥哥一起在河边看月亮的场景。

算起来,到今天为止,来到这个小说世界里已经有两个多月了!自己就这么无故的消失,爷爷肯定急坏了......他本来身体就不好,可她和哥哥却都......

爷爷......

“喝些水吧!”阮令儒派来帮忙的亲信端过来一杯温热的清水,放在了姚乐儿身旁的桌子上。

“谢谢!”姚乐儿长舒了口气,忙收回了思绪道了声谢。

现在恐怕不是想爷爷的时候,眼前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做,不过也正因为想起了爷爷,姚乐儿立刻便想到了一首非常适合比赛来唱的歌《明月千里寄相思》,只不过要想靠这首歌取胜的话,恐怕她还得多动动脑子!

“对了,可否麻烦您帮我一对铃铛,声音越清脆越好,还有一对水袖!还有......”

......

场内前排以及那舞台两侧的烛火突然间被熄灭了,就在大家惊诧不已时,灵动的歌声却在耳边豁然响起。

“夜色茫茫罩四周,天边新月如钩,回忆往事恍如梦,重寻梦境何处求”

这飘渺的歌声中,夹杂着一声声清脆的铃音,久久不散的缭绕在整个场地之中,空灵而又绵长的像要将人心中的一切烦恼涤荡。

这时候从这莫玉轩二楼的某个角落中,一道犹如月光般柔柔的光亮缓缓的洒落在场中那薄纱遮面的女子身上。

“人隔千里路悠悠,未曾遥问心已愁,请明月代问候,思念的人儿泪常流......”娇颜藏于那水袖中,只留顾盼流连在心间。

“月色朦朦夜未尽,周遭寂寞宁静。桌上寒灯光不明,伴我独坐苦孤零”,裙裾飘飞中,她像极了花丛间舞动的蝴蝶,潺潺的铃声随着时而由于雨瀑般急剧,时而如同滴水穿石般叮咚。

人们的目光中,无一不是惊异而又惊奇的盯着这台上舞动的精灵,屁股离开座椅伸长脖子张望的人比比皆是,以至于稍稍靠后的人此时只能站起来踮着脚尖眺望。

而那几位原本为了彰显身份而选择了二楼雅座的贵公子们,此刻更是急得坐立不安,恨不能跳上台去看个仔细。

“人隔千里无音讯,欲待遥问终无凭。请明月代传信,寄我相思为离情”长袖漫舞间,飞身旋转中,那似灵若仙的女子竟缓缓的升到了半空,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响,那照亮这女子的光亮隐隐散去,那舞台之上再次漆黑一片。

这一切结束时,莫玉轩内安静的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见,直到那台子周边的烛火再次点亮时,台下的掌声瞬间四起,叫好声连连不绝!

只是又是‘嗖’的一声响,有什么东西砸到了台子上,滴溜溜向前翻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还没等看清楚,就听“嗖嗖嗖嗖”一连串的声响,此起彼伏的砸在那台子上......

原来,这砸到台子上的不是别的,正是一锭一锭的银锭子和金元宝!要比有钱这帮公子哥们各个都财大气粗,不是官家少爷就是商家子弟,一锭银子丢出去,千百锭银子跟上来!

一时间,霹雳扒拉,那一盘盘的银锭子、金元宝犹如暴雨般,哗啦哗啦的朝着那台子泼过去......

*******************************

这样的打赏如何呢~过瘾不过瘾不~

过瘾你就收一个嘛~收一个嘛~T.T

明月千里寄相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