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夏至心中的痛

  漆黑的夜幕,因为城市的污染本来就少得可怜的星星,此时像人们般躲起来睡觉,就连洁白弯牙的月亮也穿上了一件乌黑的薄纱,遮住了它惟妙惟俏的身影;突然一道闪电,天空被撕裂了,一片惨白,紧接着是一串闷雷,闷雷过后,铜钱大的雨点,铺天盖地似的洒下来。

雨像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横着冲过来,像惊涛,像骇浪,虽比不上钱塘江大潮,却也凶猛无比;雨又像一块透明大布,

被风一吹,起了无数道波痕,被闪电照得亮闪闪、白花花,煞是好看。

房间内的漆黑和外面的天空一样,外面的雨是狂欢地舞着,可是,房内流着的却是伤心痛苦愤恨的泪水。

夏至本来还在床上躺着,回忆着今天让他满心欢愉的事,可,却突然下起了雨,心好像有所感应般,促使着自己往另一端让他不安的情绪。

叩叩叩……敲门响起的那一刻,属于夏至独有的低嗓性感的男声也同时响起:“小槿儿,你睡了吗?”

过了好久,仍然没听到回话,夏至不由得担心起来,再次敲门,而这次却是焦虑的道:“小槿儿,你没事吧,你听到我说的话吗?你开一下门好吗?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进去了。”说了一连串的话,始终换不来回应。

最后,夏至也不管了,害怕木槿在房内出事,他好像感觉到她此时心里的害怕,门在他使劲的装推下,打开了,房内是一片漆黑,夏至亮起了感应灯,一双可以洞察任何事情真相的睿智琥珀色双瞳看着应在床上睡着的小人儿,却没见到,扫视房内的一切,突然,听到一声声和雨水交织着哭声,由衣柜那传了出来,不容多想,夏至迈着流星步伐走过去,打开衣柜映入眼帘的便是木槿头埋在双脚内坐着,乌黑的头发好像能知晓主人的情愫般,落在肩膀上的发丝不停的抖索;

看到这样的木槿,夏至心里像被刀割一样,是那样的心痛,那样的恨,那样的怜惜,恨自己怎么没来早一步,这样就可以陪伴在她身边,心痛的是以前的每一个下雨天,她是不是也像这样无助的躲在黑暗的衣柜了,封闭着自己,怜惜的是她到底因为什么而变成这样,她平时的坚强在此时却是脆弱不堪的,仿佛轻轻一碰便会破碎满地,怎么拼回来,都于事无补。

夏至温柔的抱着完全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木槿,轻柔的把她放在床上,想要把她仍然还埋在双脚内的头抬起来,可是,任夏至想尽办法都没有效果,最后,妥协的在身后抱着她,给予她温暖,在她耳畔轻声柔和道:“小槿儿,不要害怕,至哥哥就在你身边,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不要再哭了好吗?看到你哭,至哥哥心里很痛,你的眼泪像化为刀一样,毫不犹豫的割向我,难道,你舍得你的至哥哥受伤吗?”

感觉到木槿僵硬的身子,慢慢的软化下来,夏至知道自己说的话有效果了,再接再厉在她耳畔呵气道语,心里不是不高兴的,因为他知道在小槿儿的心里有着他的住入。

~~~~~~~~~~~~~~~~~~~~~~~~~~~~~~~~~~~~~~~~~~~~~~~~~~~~~~~~~~~~~~~~~~~~~~~~~~~~~~~~~~~~~~~~~~~~~~~~~~~~~~~~~~~~

今天字推,挤出时间来码第二章的,嘻嘻

求收藏+推荐+留言+送咖啡啊!谢谢给位

夏至心中的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