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最初的痛

  等到莫然和陆羽换完衣服,沈天才行色匆匆满头大汗的赶到,因为脚伤还没有完全好,沈天走路不是很稳当。青涩的脸上充满着忧虑,眉头紧锁,眼眸中满是焦急和担忧。看到沈天的样子,一贯吊儿郎当的陆羽也难得的严肃起来。

短短的几分钟之后,莫然和陆羽沉默相对,都微蹙起眉头。陆羽啃着手指关节,抬头看了莫然一眼,不确定的说道:“要不报警?”莫然紧抿着着嘴唇,没有回答,只是如水冰冷的目光盯着地面,仿佛能把空气冻出冰碴出来。慢慢的,莫然的嘴角翘起,露出一抹冷笑,全身散发着阴冷的气息。莫然自己都没有发觉因为用力而攥紧的拳头,关节青白。陆羽有些担心的看着莫然,心中隐隐的不安,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天看着莫然阴沉着脸,也有些不安,轻声的问:“现在该怎么办?我姐姐会不会有事儿?”陆羽出言安慰道:“放心吧,应该没什么事儿的。还是保险一些,你尽快联系到你姐姐接她过来,我会为她安排暂时住的地方,近一些彼此好有个照应。宜早不宜迟,你和齐远现在就去一趟,路上小心一些。”沈天急忙点头,虽然还是很担心,但是心中安定不少。齐远在一旁虽然不是很明白出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所有人都严肃的面孔,也不由得很是郑重的点头答应了。

待得沈天和齐远按照嘱咐离开,陆羽看着莫然依旧沉默冷若冰霜的脸,温言唤道:“莫然。”莫然慢慢的回过头来,目光中的冷漠尖锐阴晦。陆羽怔了一下,劝解的话在嘴边却说不出来。

“有烟吗?”莫然的嗓音清冷沙哑,眼眸中有不易觉察的伤痛一闪而过。

难道真的是逃不脱命运的纠缠。三年之前的那一次梦魇依旧轮回,不肯远离。那场意外,带来的那份刻骨铭心的伤痛,林君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谁可以淡然的面对生死?永远的失去,终一生不可再得,是怎样的痛。死者已矣,活着的人却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莫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那段记忆仿佛是被封存了一般,是一片的灰暗。痛到忘记了伤心,痛到忘记了怎样流泪。只是沉默的面对着黑夜白昼的交替,痛到心都麻木的如死灰,不堪回首的往事清晰的浮现,心狠狠的被撕裂。

活动中心的前的露天小广场中有一个人工的水池,映着五彩的灯光水光潋滟,莫然手指间夹着烟沉默的看着水面,眼眸明亮,却有淡淡的哀伤流动。

不远处的台阶上,陆羽担心的看着水池边的莫然,感同身受。手中拿着两个人的衣服,不想打扰莫然,就这样静静的陪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你在这里干什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的陆羽被突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头,发现是熟人。还是最近一看到他陆羽就觉得心虚的人,秦浩老师。陆羽急忙立正,脸上换上热情的微笑:“秦老师,好巧啊在这里遇到,呃。出来散步吗?晚上还是挺凉快的,呵呵。”秦浩奇怪陆羽热情过头的反应:“我去学生宿舍,路过,难得不上自习,怎么没有出去玩?”不用上晚自习的学生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不到上课时间,是不会在学校校园中出现的。忙着念书的,忙着谈恋爱的,忙着玩的,谁都忙的晕头转向的。

最初的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