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诗人的由来

  叶小轩手拿着玫瑰,做陶醉状。“唉,怎么就没有人送我花呢,让我也美一下。”莫然笑着瞥了她一眼:“你本来有机会,谁让你放弃了呢?”

莫然一提起这个,叶小轩的神情立刻的落了下去,瘪瘪嘴做委屈状:“那样的机会我宁愿放弃,我叶小轩也不是谁的花都肯收的,最低标准也得像学长这样的。”陆冰和刘娟都笑了,陆冰接口。“你这标准可不低,我看你是没什么收到玫瑰花的希望了。是吧,莫然?”刘娟笑问叶小轩:“哎,你和那个诗人真的就算结束了,后来联系过没有?”叶小轩摇摇头,陆冰也转了过来说道:“看来你把他伤的挺深的。”叶小轩喊冤。“什么我伤他,是他伤我的好不好。我真的是忍无可忍了,哎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所有人都笑了。

说起叶小轩和她的诗人,还是在上个学期发生的事情。诗人是一个文学社的副社长,长得是文质彬彬,戴着黑框的眼镜,斯斯文文的。叶小轩有一天闲着没事去文学社找她的老乡玩,凑巧文学社的活动,叶小轩也就凑热闹的坐下来,正好她的旁边就是那个文学社的副社长,真名叫郭文。叶小轩是个活泼开朗外向的人,很容易就和郭文聊得热火朝天的,叶小轩回忆说过她当时找到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那次畅聊之后,郭文就记住了叶小轩,后来还经常的找叶小轩,也表露了处朋友的意思。叶小轩刚开始还挺开心的,觉得对方长得也斯文秀气,聊天也有一些共同话题,所以还和莫然他们出去庆祝了一下。就在叶小轩答应了的那个晚上,郭文高兴的诗性大发。据叶小轩的回忆说,郭文将他所有记得的诗都背诵了一遍,无论古今。叶小轩在忍受了三个钟头之后,终于不辞而别,留下郭文一个人在那里继续他的“事业”。所有郭文在叶小轩的宿舍中就有了“诗人”这个称号。后来才知道,郭文的父母都是语文教师,从小就受到家庭的熏陶,饱读诗书。学富五车谈不上,但是所读的书的数量绝对是叶小轩所不能及的。每一次谈话叶小轩都觉得是在进行一场语文知识的普及,一次两次还行,天天谈这个谁受得了。于是叶小轩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忍痛割爱,和诗人说拜拜了。分手的那天叶小轩又和莫然他们庆祝了一回,叶小轩用情不深,所以及时抽身也没有什么伤心的。只是后来偶尔说起,叶小轩会说其实诗人除了有些书呆子气,其他都挺好的。她还希望诗人可以找到可以和他有相同兴趣爱好的人,可以欣赏他的人,共同奋斗在他们的伟大的文学事业上。

陆冰打趣叶小轩:“人们都说治疗失恋的方法,是再开始另一场恋爱。忘记你的诗人,投入到下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中,没准你的下一个就会像莫然的学长那样的。”叶小轩抱着花感叹:“唉,落花有意逐流水,流水无意恋落花。”莫然笑了:“恋爱没白谈,都快出口成章了。你那流水又是谁呀?”

叶小轩笑了:“是你,来,先让我亲一个。”叶小轩开着玩笑,作势要拥抱莫然,嘟着嘴凑了过来。坐着的莫然慌忙的后仰身子,却没有预料到自己的力度太大,身体失去支撑的力点,与大地的亲密接触怕是难免了。莫然已然心中做好了落地的准备,可是千钧一发的瞬间有一双手扶住了她,有力而沉稳。莫然似乎清晰的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手下意识扶住了来人的胳膊。莫然定神一看,是一个假期未见的韩明轩。面容依然清瘦,轮廓分明。如水的目光带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嘴角勾起一点不易觉察的弧度。

诗人的由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