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一家团聚

  “少爷,你在里面吗?老爷叫我送疗伤药来。”在洪天赐房外有个十三四岁少女手托着一个精美玉瓶,一对明亮的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洪天赐的房间紧闭的房门轻唤着。

“在,你进来吧。”在房里洪天赐躺在床上思索着回到家族把修为倒退之事解决后,接下来该怎么办时,一听到门外有人叫他,一个转身坐了起来,眼珠一转慢悠悠回应道。

“是,少爷。”少女听到洪天赐让她进去,回应一声,脸色微红的推.开9房门,三寸金莲般的走了进去。

少女来到房间,她偷偷瞄了洪天赐一眼,她发现洪天赐正笑呵呵的看着她,刷的一下,她那原本还算精致的脸蛋一下红得像个苹果。

“少爷这是老爷让我送来的疗伤药,我就放在桌上了。“少女感觉到自己的丑态,急忙将手上疗伤药放在洪天赐床前的书桌上,告诉洪天赐是他父亲让她送的药,快步向门口走去。

洪天赐见状一愣,接着反应过来苦笑道;“自己不就是想对家里人和气点,礼貌对待每一个下人吗?这少女怎么见我像是见到色狼似的,跑得比兔子还快,不行,看来我以后要装酷点。”洪天赐说着下床走到书桌上将少女送来的疗伤药拿起来。

洪天赐将玉瓶托在手上一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折实是把洪天赐吓一跳,这玉瓶在他刚开始修练时见过,而且他也服过一次。中品丹药【筑基丹】。

筑基丹是每个踏入修真界内刚开始修练所必须要服用的丹药,而筑基丹的主要功效是帮助人将体内全身经脉打通,达到可以容纳天地元气效果,而人还没修练时,全是筋脉是堵塞的,在服用了这筑基丹后再配上相应功法,就可以引渡天地元气入体内进行炼化,而一般没服筑基丹的,但靠自己修练,没有一年半载是不可能将天地元气引渡进体内。

这筑基丹还有另一功效修复全身筋脉的功效,一般和人斗法时只要全身筋脉不是尽断,只要服下筑基丹,快则三日,慢则七天,就会把全身筋脉修复得像原来那般强韧。

只是这种丹药的功效虽好,但造价却是高得吓人,只有一些低温深厚的家族才会有,像一般小家族可是连买都买不起。

这丹药的丹方就不说,说其他的吧,光是炼制一颗筑基丹的药材就多得让人头大,而且每种灵药少则几十年,重则几百上千年,而且灵药的年份和炼制出来丹药功效也是成比例的,用年份长的灵药来炼制,那丹药的的效果也是相当好,相反用年份较短的所炼制出来的筑基丹,那效果也会大打折扣。所以像一般的家族想要炼制一般的筑基丹,光是培养一株几百年的灵药要历经几代人才能养成,要是陪样一株上千年份,那么有可能要十几代人才能培养得出来。

据洪天赐所知这种丹药在他们家族也没多少,且,在族中只有一些位高权重的族人才会有那么一两颗给自己子女服用,其他族人子女都是靠自己慢慢苦修上来的。

像洪天赐他这样因自己父亲是族长的关系,他跟他妹妹洪雪晴在刚开始修炼时才服用过一颗,现在他父亲又送来一颗,洪天赐心中顿时流过一阵暖流,洪天赐暗自又下了个决定,等把修为哦倒退一是解决了,就闭关修炼。

他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只因自己和人斗法时遭反震,体内筋脉受损,就让下人拿来这么珍贵的疗伤药来。

拧开瓶盖,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闻到药香洪天赐精神一振,整个人一下精神了不少,拿着丹药看了一会,洪天赐咽了口沫,他实在不想就因体内这点伤就把这颗中品筑基丹用掉。

想了半天,到最后洪天赐才忍着痛将筑基丹服下,这丹药入腹即化,在洪天赐化做一股暖流慢慢流向全身筋脉慢慢将洪天赐体内因反震而受伤的筋脉快速修复起来。

这筑基丹虽会自动修复体内受伤筋脉,但它自己修复和炼化修复要慢上很多,洪天赐感觉到药液流向全身筋脉,他即刻在床上打坐炼化慢慢炼化起来。

时间转眼从洪天赐回到族中到现在已经大半天,这时已到半晚了。洪天赐的母亲陈惋惜因时洪天赐回来了,今天亲自下厨早早做好了一桌丰盛的饭菜,这时和洪啸天正坐在客厅里等着洪天赐他们出来吃饭。

“啸天,你说天儿在房里干嘛,饭菜都凉了,现在还不出来吃饭。”在大厅等了一会,陈惋惜推了下洪啸天有点担心的文问道。

“爹,娘,让你们就等了。”洪啸天刚想接陈惋惜的话,洪天赐人没到,声音就先到了,洪啸天一听,苦笑一声道;“说天赐,天赐就来了。”

洪天赐来到客厅刚一座下,洪雪晴也来了,一家四口在一起开开心心吃饭,那场面很是温馨。

饭过三巡,陈惋惜道;“今天是我这三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怎能没有酒呢!”说着向洪啸天眨下眼。

“咳咳,也是今天难得一家人都在,大家也都喝一杯吧。”洪啸天见自己妻子想喝酒,他也很无奈,毕竟她在洪天赐失踪后就开始饮酒,渐渐的她也会喝一点,现在洪天赐回来了,她想找借口喝点,洪啸天只有帮她找个借口了。

“可以啊。”洪雪晴她知道自己母亲会喝酒,而且她也想喝一点,她第一个赞成。

“娘,我看就算了吧,喝酒对身体不好。”洪天赐一听,连忙劝道。

陈惋惜一听洪天赐这样说就不愿意了,说什么洪天赐第一次外出回来了,说什么也要喝一点,拉着洪天赐不放,最后洪天赐实在是呦不过她,被她拉着整整喝了三大杯。

喝下三大杯后,第一次喝酒的洪天赐脸一下就红了起来,陈惋惜见洪天赐脸红,笑他男子汗大丈夫,喝这点酒就脸红了,接着洪天赐又被灌了三大杯,这下洪天赐有点醉了,而且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可他母亲不知是因为洪天赐回来高兴,还是喝醉了,拉着这他还想再喝,最后好在洪啸天出声,洪天赐才没有遭第一次喝酒就醉的下场。

一会后,一顿饭在温馨中吃完,陈惋惜喝到后来还真的最了,洪啸天只要交洪雪晴将她扶回去歇息,现在客厅就剩下洪天赐和他父亲两人,而且桌上餐具也被下人收拾干净。

“天儿,现在下人也都去休息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说。”洪啸天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洪天赐阴晴不定的眼神问道。

洪天赐一听他父亲这样说,虽然找有准备,当在听到后身子一颤,接着他看着洪啸天道;“爹,我下午有些事没说我现在跟你说下。请父亲一定要帮我。”洪天赐说着在洪啸天面前跪了下来。

洪啸天早就知道洪天赐有事瞒着他,但没想到这是会让洪天赐跪在来求他帮忙,他看了眼跪在跟前的洪天赐一眼,轻叹下气道;“天儿,你起来吧,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为父只要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洪天赐得到洪啸天的承诺后,他抬起头看着洪啸天道;“父亲,我历练时在山脉中那位老者说有一套功法合适我修炼,只是他也不知道这套功法现在那里,我想请父亲帮我去寻找。”

“哦,这功法叫什么名字?”洪啸天有点意外的回答道。

“五元逆天决!”

第一章,虽然看的人很少,但我会坚持,前面写得不好,后面我会加倍努力。从今天开始每天三更,不断更。

第二十四章 一家团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